第355章 坑深355米 劝你们别瞎折腾

作者:雏禾oO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官神极品小渔夫极品美女爱上我森林开发商极品全能学生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鉴宝金瞳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焦,来,多喝点鱼汤。”

    “小焦,来,多吃点鱼肉。”

    “小焦,来,多吃点鹿肉。”

    三连长对焦连长照顾殷勤,就是为了刺激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幕的蒋连长。

    蒋连长看得眼馋,看得眼红,看得火大,却绷着脸孔隐忍不发,也拉不下脸来凑过去跟那两位连长一块儿坐。

    定力摆在这儿,他像是那种经不住刺激的人吗?他像吗!

    在三个连长中,二连的焦连长是最年轻的,年纪可能比他自己手下的兵大不了多少。年纪轻轻的便位列连长,焦一平也算是一号厉害人物。他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跟连、蒋这两位文盲连长不一样,可能和大部分同级别的将领都不一样,他出身在一个思想觉悟都很高的家庭,上过军事大学受过专门的军事训练。

    这位年轻的焦连长把自己连队的兵丢一旁,自己跑三连来吃香的喝辣的,在三连长面前毫无形象的嘬着鱼骨头,吃的那叫一个香!

    他得卖力的配合三连长演出,把隔壁蒋连长的哈喇子都馋出来。

    吃饱喝足的焦连长说:“三连长,我今儿去团部报到,团长说你们三连捡了个宝贝蛋儿,是不是真的啊?”

    “是啊。”三连长大大方方的承认,随即向不远处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大魔王,过来!”

    看到过来的那一团黑影,焦连长不禁诧异。

    这不就是一条狗么!

    大魔王闻声上前来,坐等连长吩咐。

    焦连长这才看清大魔王不同寻常之处,不由得惊呼出口:“这狗长得好洋气啊!”

    就品种而言,大魔王的确算是一个宝贝蛋儿。

    三连长向焦连长炫耀:“大魔王,聪明的很,相当于三岁小孩儿的智商。”

    焦连长本是对养狗不太乐钟的人,可要是养一条像大魔王这样的犬,他倒是乐意之至。就是不知道三连长肯不肯割爱。

    虽然他觉得不太可能,不过他还是想开口一试,“三连长,你这条狗卖不卖?”

    三连长笑着摇头说:“这条狗可不是我的。”他看出焦连长对大魔王产生想法,便说了几句让他趁早打消念头的话,“大魔王不止长相好,还特别聪明,一般的笼子都关不住它。更重要的是,它对它的主人忠心耿耿,除了它主人喂它的东西,谁喂它东西它都不吃,哪怕你给它一根骨头它闻都不闻一下!”

    “哪有狗不爱啃骨头的。”说这话的焦连长明显不信。

    三连长说:“不信你试试。”

    焦连长不信邪,当即用手将啃得光秃秃的鱼骨头捏给大魔王,谁成想大魔王对他手上的鱼骨头根本不屑一顾。

    焦连长虽然被大魔王高冷对待,他对大魔王却是更加喜欢。

    蒋连长在一旁起哄,故意拆三连长的台,“老连,你们三连那个宝贝蛋儿女教官,你就别藏着掖着了,叫出来让我们大家都见识见识吧!”

    一听这话,焦一平就知道这里头有情况,双眼一亮,开始八卦起来,“三连长,你们三连啥时候多了个女教官?叫啥名字?今年多大了?长得漂不漂亮?”

    三连长恨不得照着蒋连长的那张大嘴巴上狠狠抽一下,看他话还多不多!

    三连长摸着大魔王的脑袋,对焦连长笑道:“我们连的女教官,就是这条狗的主人。”

    焦连长没有下限的开着玩笑:“这感情好啊,我要是把这位女教官追到手,那这条狗我也弄到手了!”

    三连长并不觉得这个玩笑有多好笑,但他还是陪着焦连长干声笑了笑。

    焦连长跟着蒋连长一块儿起哄:“三连长,把你们连的那个女教官叫出来,咱们一块儿说说话呗。”

    三连长为难道:“今儿赶了大半天的路,她累了,早早就已经回帐篷休息去了。”

    焦连长掩饰不住脸上的惋惜。

    苟小小早早就回帐篷了,不过她并没有歇下,而是在研究从郑国华那儿拿来的连队大比的赛程和参赛人员的名单。

    郑国华利用自己在团部的职务之便,接触参赛人员的名单是不费工夫的事情。

    今天小庄发现苟小小和郑国华在树林里接头,看到他俩互相交换了啥东西。郑国华给苟小小的,正是他偷偷从团部带出来的亲手抄写的名单。

    而苟小小给他的,是这些天她统计出来的有关于三连的排雷工作的数据和文字资料。

    可以说,她给郑国华的这份资料,比名单更重要。

    有时候,数据是能够说话的。她统计出来的真实数据,很好的反映出军犬班和扫雷班两两结合所展现出来的优势。

    郑国华将苟小小整理的这份资料拿给他们上级过目,如果那些首长上级不是草包,就可以从这份资料中看出军犬班存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军账外,不知哪个连队在唱军歌。

    三个连队和谐友好的关系,可能也只能维持到今天晚上。过了今晚,明天到了赛场上,他们就是互相较量的对手。

    天一亮,还没到赛场上,各个连队的士兵就互相较量起来。

    一连和二连起的最早,比着练操,看哪个连队的动作最整齐,听哪个连队的口号喊的最响亮。

    三连可就不一样了,懒懒散散一片,打水的打水,洗脸的洗脸,刷牙的刷牙,做饭的做饭,完全把营地当野餐的地儿了。

    蒋连长讽刺正刷牙的三连长,“老连,你带着你们连队,是来旅游的吧!”

    三连长笑:“这都被你看出来啦!”

    焦连长忍不住劝他:“三连长,我夜黑听政委说,今早上几位首长可能会过来视察。都这会儿了,我看你们三连还有人睡懒觉,这…影响不好吧!”

    三连长毫不在意,“你们两个连队出风头就行了,我们三连就不跟你们争了。去年连队大比上,我们三连落后了一大截,今年我也没指望。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哈哈——”

    焦连长对不争气的三连长摇头叹气,表示失望。

    蒋连长可不信三连长鬼话连篇,“老连,你这话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你们三连这回可能不是冲着奖状来的,但肯定有目的!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瞎折腾,省得到时候受处分,丢人!”

    三连长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不露破绽,“老蒋,你多心了。我们能有啥目的,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赶紧训你的兵去吧,别被二连给比下去了。首长们来视察的时候,一定要给他们留个好印象啊。”

    蒋连长不信他心里没鬼,忽的想起小庄昨天跟他报告的情况,不禁向三连的营帐巡视而去,似乎是在寻找某人的身影。

    “你们三连的那个女教官呢?”

    不管三连长有啥计划,蒋连长觉得苟小小都是他计划中举足轻重的一部分。

    “她早早就起来,到山上晨练去了。”三连长不怕将苟小小去向告诉他,故作茫然的样子,“你找她有事?”

    蒋连长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三连长,“你看看,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对自己的要求都这么高,再看看你们三连这些不中用的男的!跟她处一块儿,你们就不觉得丢人!”

    “丢人咋了,丢的又不是你的人,你那么激动干啥。”三连长把刷牙缸子里的水泼到蒋连长脚跟前,“赶紧训你的兵去吧!”

    郑国华从团部出来,到三连的营地前。

    郑国华对三连而言,就像是一颗照亮迷途人的启明星。

    蒋连长将他拉过来当帮手。

    “老郑,你看看他——”蒋连长指着一盘散沙似的三连,“你看看他都把三连带成啥样子了!你还不管管!”

    郑国华笑说:“这不离比赛还早么,适当的放轻松一下没关系。”

    蒋连长呈傻眼状。

    这…说好的启明星呢?

    郑国华哪给三连树立好形象了,分明就是跟三连这些不中用的孬货一个样!

    蒋连长对三连失望透顶,愤然而去。

    郑国华给三连长打了个眼色,三连长回他一个无奈的笑容。

    郑国华走到他跟前,“良子呢?”

    “可能往山上遛狗去了吧。”连长指了一个方向。

    郑国华往他手指的方向去,进到山林里,果然见不远处试验班的几个人凑在一块儿遛狗。

    “良子!”郑国华叫了一声,见任良看过来,他又招了招手。

    任良牵着大魔王往郑国华跟前走,没走两步,就被大魔王掌握了领路权,几乎是被拖着过去的。

    任良停在郑国华跟前,收紧了狗链。

    “政委,找我啥事儿?”

    郑国华神神秘秘的小声道:“你这回可要好好表现,依我是你爸的了解,你爸可能会过来看你的比赛。”

    任良不以为然,“他不可能会过来的。”

    他昨天听谁说,这次莅临团部参观比赛的首长中最高级别的就是一位师长。这个小连队间的比赛,能有一位师长来镇场就已经赚足了面子,怎么可能会惊动到军部的首长!

    “再咋说,你都是他唯一的儿子。他还指望你给你们老任家传宗接代,你别以为你爸不疼你不爱你。其实你从家到学校,又从学校跑出来,他一直在关注你。”郑国华能说他就是任爸关注任良的一条途径么,而且他也知道他不可能是唯一的途径。见任良仍是一脸不信的样子,他低声叹口气,“我过来就是给你提个醒儿,你好有时间做心理准备,别到时候你吓一跳!”

    “他?他可吓不住我。”任良一副没把他老子放在眼里的样子。

    瞧他这般目中无人,郑国华心里不禁担忧。这位小祖宗到时候要是跟那位老祖宗开撕起来咋办?

    这时,大魔王不知察觉到了啥,拖着任良朝一个方向欢快的狂奔而去。

    任良被突如其来的一股蛮力拽走,险些没跟上大魔王带的这一波节奏栽树坑里。

    苟小小从山上下来,脖子上搭着一条半湿的汗巾,额前的刘海儿湿漉漉的却恰如其分的分散在一起。

    她说话时有些气喘:“我刚才在山上看到一辆车停在路那沿儿,有两三个人从团部的侧门进去了。车上有个人好厉害啊,好像知道我在山上盯着他们看一样,直接就望过来了,那眼神——我的天,我都不知道该咋形容了,就好像一把利剑一样,嗖的一下飞过来,叫人防不胜防!”

    郑国华问:“就一辆车?”

    苟小小点头:“就一辆车。”

    “从侧门进去了…”郑国华喃喃自语的同时若有所思。

    这辆车从侧门进团部,不从正门走,可能就是不希望被三个连队看到。车上的人行事如此低调,根本不像是那几位旅长的作风…

    郑国华心中下了定论,不禁脱口而出:“可能是祁师长的车到了,我去看看!”

    郑国华快步向团部出发,不多会儿,便走远了。

    看着快速消失在视野的背影,苟小小突然冒出来一句:“我忘了说了,车上有个人,长得跟你很像。”

    任良不敢置信:“你是说那个人长的跟我像?”

    “是啊。”

    任良目瞪口呆,张成“O”型的嘴巴里能塞下一颗鸵鸟蛋。

    这么说,有点夸张。然鹅,此时此刻,再夸张的修辞也无法准确的形容出任良的震惊程度。

    苟小小把狗链从呆若木鸡的任良手中夺过来,然后把赛虎叫到身边来。

    赛虎蹲坐在她面前,认真的听她吩咐。

    苟小小把大魔王的狗链塞到赛虎嘴里,“赛虎,去,带大魔王找连长去。”

    把大魔王交给赛虎,苟小小很放心。赛虎在试验班的犬中那可是德高望重,连大魔王对听都十分尊敬,从不在赛虎面前撒野。

    赛虎咬着大魔王的狗链,领着大魔王小跑出树林。

    苟小小摘下汗巾,往任良背上鞭抽了一下。

    任良虎躯一震,回过神来,不悦的看着她。

    “就算你亲爹来,你也不要有心理压力,你可是三连的主力。我的计划能不能顺利进行,就看你的表现了。你要是坑了,我告诉你,以后我就叫你‘猪’!”

    “啥…啥玩意儿?啥计划?”

    “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碾碎他们!”苟小小手一甩,做了个出击的动作。

    “……”能告诉他,她到底有啥计划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