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

作者:双面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个来租家什物件的人家是办红喜事,娶儿媳妇,热闹了三天,结束后将锅碗瓢盆清洗干净送来,除了租金三百文,还送了两包果子,笑容满面地告诉张硕夫妇,这样干净整齐地摆出来,凡是来客没有不赞的,都说体面大方。

    有了第一家,自然就有第二家,办红白喜事虽是费钱的事儿,但和酒席相比就微不足道了,而且人皆好颜面,都喜欢办得好看。

    张硕去铺子里时,秀姑不绣花的时候,也常带两个小儿子过去。

    不过,到底是女眷,并不管此事,而是由老张管着。

    借出去时清点明白,归还时亦清点明白,若有损坏,租借者按原价赔偿。秀姑特地准备一个小册子,上面以蝇头小楷记着各家借了多少桌椅杯盘,用了几日等等,账目一目了然。

    极熟悉常来往的人家来租借时就不用留下押金,面生的须得请人作保。

    渐渐地,名声就传出去了,城里和城外十里八乡的殷实之家都来他们家租借东西,而且春天办喜事的人家极多,有的人来晚了一步,张家早没东西可租了,其盛况可见一斑,三个月后一算账,足足进账二十来吊钱,果子点心也收了不少。

    老张目瞪口呆,道:“壮壮娘没进门前,咱家杀猪卖肉才赚几个钱?现在弄些家什物件,竟有这么些进项。我今儿才算明白了,这读书识字的,见识就高,心思也灵活。”

    不是吗?江家苏家如今红红火火的瓜果菜蔬生意可都是秀姑出的点子。

    张硕拉过颈中的手巾擦汗,笑道:“爹觉得好?”

    “好极了,我从来没想过租家什物件给人使也能赚钱,怪道有些儿酒楼也往外租这些东西。”老张拍膝大笑,“夏天办喜事的人家少,眼前这些家什物件就够用了,恐怕还绰绰有余,就是等秋后忙完,冬春两季办事的人多,今年春天这些东西就不大够用,有不少人让我多置办一些,要不,咱们再弄几套?”

    张硕道:“我已跟天瑞定了十套碗碟杯筷,也找岳父定做十套圆桌长凳,铁铺里明儿就把我定的锅盆等物送来,再多就不能了,没必要。”

    老张细想不错,再置办十套就差不多了。

    正说着,就有人来铺子跟前问道:“听说你们这儿可以租借桌椅杯盘,是真的吗?”

    老张忙点头道:“是我们家,桌椅杯盘、锅碗瓢盆、包括火炉等等家里都有,色、色齐全,相同花色式样的细瓷碗盘摆在桌子上,又体面又大方,连鱼盘都有呢,精细的青花鱼盘盛着整条鱼,何等赏心悦目。”

    来人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想看看了。”

    老张瞧了他一眼,不认识,张硕道:“原来是林大哥,多时未见了。”

    这位林大哥笑嘻嘻地道:“我前儿才来你这里订肉,明后儿用,怎么就多时未见了?定是你希望天天见到我,好做生意。”

    张硕大笑。

    林大哥又道:“上回在主簿家尝到的卤味着实好,我吃了一回就念念不忘到如今,今儿忽然想起来,你家既有这样的手艺,何不在铺子里单摆出一张大案,卖些卤味?后儿我家办喜事,也从你们这里进些卤味切盘,又省事又体面。”

    张硕道:“我们家只有我媳妇有独门手艺,别人做的都不是那个味儿,因此除了自己家吃,她平常不爱弄这些,我也觉得太累了些。”

    林大哥笑道:“你们家不是没有伙计长工,哪里需要累到弟妹了?你想想我说的有道理没有,现今做卤味都有秘方,扔在锅里了谁知道秘方里用了哪些东西?现在天渐渐地热了,许多人家都热得不想做饭,吃些卤味正好。”

    张硕笑道:“回头我想想。”却没有一口答应。

    林大哥说道:“想好了就早些弄,说不定后儿我们家办喜事还能赶得上。”

    经张硕说明,老张才知道这人是林主簿的堂兄,名叫林大壮,家道极殷实,后日要娶儿媳妇,已早早地跟张硕订了许多鸡鸭鹅肉和猪肉羊肉等,明天量少倒还好说,后日凌晨则来拉新鲜的肉,赶回去烹将出来,免得明天弄好大菜,隔一夜却馊了。

    闲话完,看过张家的家什物件,林大哥满口称赞。

    按照到时候来的亲戚人口数目,林大壮家里该办十八桌酒席,但他们家担心不够,预备了二十桌席面,就着两拨吃,因此只定十套桌椅杯盘和两套锅盆。

    既是熟人,便不用请人作保收押金了,只立了字据。

    既知道林大壮娶儿媳妇,到了后天的良辰吉日,凌晨将林家所需之肉装好后,张硕近晌午时分少不得去了一趟,上了一吊钱的礼,比林主簿家低一等。至于林大壮提议他们卖卤味的事情,终究没有下定决心。

    秀姑听了林大壮的提议,原本觉得有几分道理,她只需握着腌渍之法和卤制之法的调料,其他活计都交给伙计干,凤英现在开卤肉店也是这样,除了配调料,其他都是伙计动手。

    夏天的确是卖卤味的好时节。

    很多人嫌热,夏天都不大爱吃热菜,买上一盘卤味就解决了烦恼。

    不过,隔壁是于掌柜家的卤肉店,自己家摆案卖卤味,这不是抢了他家的生意吗?倒不好。秀姑对自己卤肉的手艺很有自信,于家卖的卤肉远远不如自己做的味道好,所以他们家想吃的时候都是自己卤制,从来不去隔壁买。

    张硕认为有理,暂时就将想法搁置,他们家不缺钱,没必要为了开店伤了情分。

    谁知,没两日,就听于掌柜说要卖掉铺子。

    张硕和秀姑吓了一跳,忙询问究竟,于娘子在家里收拾猪头以及下水时,突然口吐白沫地栽倒在地,嘴歪眼斜,面容僵硬,幸亏于掌柜就在跟前,急急请了大夫来看,说是很严重的中风,下半辈子就要在床上度过了。

    于掌柜感激妻子这些年的不离不弃,他富裕过,落魄过,于娘子都不曾有半句怨言。

    因此,于掌柜打算卖了铺子,一心一意地伺候瘫痪的妻子,攒了这么几十年,他手里的钱足够度过余生,而且家里还有几十亩地,也不算是坐吃山空。同时,他向张硕致歉,以后没法子买下张家的猪头和猪蹄下水等物了。

    秀姑猜测,于娘子极肥胖,加之家里做卤肉生意,没少吃猪头肉一类肥腻之物,可能是血压陡然升高,致使脑血管破损,影响神经而瘫。

    她不是大夫,仅是揣测而已。

    夫妻两个既感慨于娘子之病,又感慨于掌柜之情,探视过于娘子后,当即决定花八十两银子买下于掌柜卖的铺子,打通两间铺子,那里以后单卖卤味,自己家铺子里的猪头下水等物也算有了着落,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于掌柜听说后,有些担心他们做得不好,反倒误了常来这里买卤味的顾客。

    秀姑索性亲自做了几样卤味,给他品尝。

    尝过后,于掌柜忍不住长叹一声,感激地道:“原来你们家竟藏着这样的手艺,好吃得让我恨不得把舌头吞下去,倒和府城里周记卤肉店的味儿有些仿佛。亏得你们仁义,这么些年都没和我们相争,倘若你们开店卖卤味,哪里有我们家的容身之地?”

    不必担心张家猪头等物的出路,不必担心老顾客吃不到卤味,又卖掉铺子得了八十两银子,于掌柜心中块石落地,收拾完东西,带着妻子离开。

    两家铺子打通后,里外打扫干净,摆上新的案板器具,张记卤肉店悄然开张。

    秀姑秘方所制的卤味确是一绝,且夏天容易卖,尤其是猪头肉,切成薄片不用凉拌就已经美味无比了,吃过一回后,鲜少没有不回头来买的,其他卤鸡也都卖得很好,竟渐渐红火起来,致使张家不得不多雇了两个伙计。

    屈指算来,连同长工,张家竟已雇了十二人。

    因秀姑以前提过,将来可能阖家进京,谁都知道天子脚下什么东西都贵,所以齐心合力,多多地赚钱,以免到了跟前钱不够后悔。

    就这样,老张负责家什物件的租借,张硕管着猪肉铺子,秀姑则管着卤肉店。当然,卤肉店的生意,秀姑是极少出面,横竖里外都有伙计,她只需配秘料即可,依旧在家里绣花带孩子,倒是将帐子绣完了。

    展开时,百花齐放,争相斗艳。

    因是双面透绣,秀姑费了不少功夫,夏天正好挂上这样的纱帐。

    耿李氏果然喜悦非常,念着秀姑这些年只顾着给自己绣东西,每一回都十分用心,家里又出了一个年纪轻轻的秀才公,前程自不必说,于是工钱又加厚了一成,并且还从自己珍爱之物中挑选了两件东西给她。

    一件是名家法帖,一件是紫檀扇骨的折扇,扇面出自前朝名家手笔。

    秀姑爱不释手,法帖几个孩子都可以临摹练习,扇子却可以给壮壮使用。天热,她在城里常见到大批学子手拿折扇,好不风流,虽给壮壮买了几把扇子,画的还不如自己。

    “娘,我要!”小四抱着秀姑的双腿,伸手去抓扇子,哦,不,扇子上的坠子。

    一个红玛瑙雕刻的扇坠儿。

    秀姑抬高手,假装解开,实则从袖中掏出一个鎏金的银坠子与他顽。

    手里有了东西,且是一只花生大小、栩栩如生的小猪崽子,小四就不闹腾了,也没留意自己要的红坠子变成了黄坠子。

    秀姑把扇子放回长条形的锦盒,合上盖子。

    银珠正逗弄小三,笑道:“这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起了名字没有?”两个孩子已经一岁零七个月了,走路稳当,依旧是小三板板正正地坐在凉榻上,小四上蹿下跳,跑得满头大汗,虽然长相一模一样,却很好分辨,所以银珠每回来了,总是逗弄不大爱动的这个。

    秀姑道:“起了,再不起名,如何上户籍?周岁时他们爷爷给起了小名,过后我和他们爹给起了大名。小名是阿麒、阿麟,取自麒麟儿,大名则叫张乾、张坤。”

    小三是阿麒,大名张乾。

    小厮名阿麟,大名张坤。

    麒麟儿,乾坤子。

    虽然都不如小野猪的大名有气势,但是壮壮却很高兴,他们都是单字为名,恼得小野猪说自己名字和他们不像兄弟,要改成张疆,最后被张硕和秀姑打回了念头。

    银珠听了这节故事,笑得肚子疼。

    “对了,大嫂,你们家的卤味,前儿送了些给我们家,尝着味儿竟好得很,不比周记卤肉店的差。冬天还罢了,夏天热得很,派人去府城里买回来味儿就不正了,偏生我们家太太奶奶们都爱吃。嫂子明儿一早弄些新鲜干净的,每一样都弄些,我叫人过来拿回去孝敬主子们,他们若觉得好,以后天天都来买,不必赶去府城了。”

    秀姑笑应,道:“你放心,我家的东西都干净,我生平最厌那些当作别人不知道就故意敷衍了事而做的食物,所以家里伙计弄时,我都时常检查。”

    “那就更好了,更放心。”

    次日一早将将备好,银珠就命人来取走了,精明如她,并没有赊欠,吩咐那下人依旧按铺子里的定价付账,秀姑坦然收下。

    不是周家出来的人,很少有人能尝出不同人做出卤味的细微异样。

    李家上下品尝过后,都觉得和周记相同,当即命人过来下定,每日定下大量卤味。李家不止主子爱吃,仆人也爱吃,所以需求很大,几乎有店里平时卖掉的一半之多了。同时,他们多付两倍的价钱,叫店里单给他们弄,弄得干净些。

    秀姑听了,满口答应,自己店里做的卤味很多,那么些足够单独一锅了。

    不曾想,月底一算账,卤肉店的进账竟然比猪肉铺子还多。

    这是因为猪肉铺子夏天生意不大好,而且卤肉店用肉用料都没付钱,如果将肉钱付给猪肉铺子的话,猪肉铺子的进账就超过卤肉店了。

    夏日既来,秋日便不远了。

    壮壮和满仓兄弟两个并不是考中秀才就万事大吉,只等着参加下一次的秋闱,他们必须参加岁考,由学政主持的岁考。

    每一位秀才,都很害怕岁考。

    虽然这时候没有鲁迅之言,但是这种人人都知道这个说法。

    岁考不通过,或者最终的成绩不好,有的一等癝生就会被剥夺癝生的资格,降为二三等生员,取消钱粮供应,甚至有的秀才会被剥夺秀才的功名。而成绩好的,考上了一等,就可以领取朝廷供应的钱粮,称之为癝生。

    《明史》中有云:“提学官在任三岁,两试诸生。先以六等试诸生优劣,谓之岁考。一等前列者,视癝膳生有缺,一次充补,其次补赠广生。一二等皆给赏,三等如常,四等挞责,五等则癝、增递降一等,附生降为青衣,六等黜革。”

    本朝和明朝规定十分相似,不同的是每年一试,而非三年两试,而且学政也不能常常到各州府巡视,故他们彭城的岁考定于八月,院试之前,在彭城举行。

    壮壮和满仓考中秀才时,满仓二等,是为增生,低癝生一等。

    壮壮却是三等,称之为附生。

    如果满仓岁考得一等或者二等,就有机会升为癝生,每年领取朝廷发下来的钱粮,反之,如果考得不好,只得五等,就要降为附生,六等则会被免去功名。壮壮也一样,他本身就比满仓差些,考五等的话,蓝衫银雀顶都不能穿戴了,六等也会被罢黜功名。

    因此,两个孩子格外用心,秀姑变着花样做饭给他们补身子。

    满仓只比粮山大一岁,奈何粮山在书院的成绩一直都在中等偏下,倒是酷好拳脚,因此今年他没有参加任何科举考试,打算过几年再试试。

    为了这件事,阖家少不得更忙碌了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