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

作者:双面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生了?

    堂屋里陪着父母和族中长辈说话的张硕蓦地站起,起得太猛带翻了身后的椅子,砰地一声,惊得屋内说话声戛然而止。

    见张硕脸色煞白手足无措,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老张恨铁不成钢地道:“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请稳婆,顺便告知你岳母一声,请她过来帮忙。”他们家除了秀姑就爷们仨个,都没法子进产房,苏母来坐镇最合适。

    “哎!我这就去!婶子们好好照料我媳妇!”

    张硕手忙脚乱,转身出门,身后跟着壮壮,“爹,我去叫姥姥!”

    父子二人,分头行事。

    屋内众人听到秀姑要生了,老族长挥挥手,“走了,走了,硕哥媳妇要生了,一会子进进出出的,咱们这些爷们就别在这里添麻烦了,叫里头几个做婶子的好好张罗。”

    别说老族长发话了,就是不说,几个做婶娘的也不会袖手旁观。

    “硕哥媳妇,别急,别急啊,这才刚发动,得好一会子呢!”四婶原本想说秀姑生过两个孩子应该知道这些,但想到两个孩子都已夭折,便急急住口。

    她和二婶、三婶妯娌两个带着子侄辈的媳妇赶紧出来忙活,堂屋中除了走来走去的老张,其他人都离开了,她们跟老张招呼了一声,问明厨房里的东西,进厨房烧水的烧水,做饭的做饭,抱稻草进屋的抱稻草,扒草木灰的扒草木灰,张三婶带着两个族里的媳妇匆匆把稻草厚厚地铺在床边地上,底下洒着草木灰。

    秀姑原身记忆里在周家的两个孩子都是生在这样的稻草上,原因非常简单,百姓家贫,无论如何都舍不得让妇人在床上生产,弄脏被褥,因此都是生在草堆上。

    “三婶子,衣柜底下有个大红碎花的薄褥子,拿来铺在稻草上。”秀姑忍着一阵一阵的剧痛说道。她无法忍受自己在只晒未煮的稻草堆上生产,早早准备了一张薄褥子,旧布旧棉花,正月前布料用开水煮过了做好,收在柜子里。

    张三婶一怔,“哪里用得着褥子?”

    随即她就想到张家不难于此,既然秀姑坚持,她便打开柜子把褥子找出来铺上,又按照秀姑的指点,把进正月后用开水煮过的衣裳鞋袜尿戒子和前几天才晒过的包被、棉衣都找出来,生产后自己更换的里外衣裳鞋袜等也都找了出来。

    张三婶又和人帮秀姑把棉裤褪下来,免得羊水破了之后湿透棉裤不容易褪下。

    原身生产过两次,秀姑却没有任何经验,她努力搜索原身的记忆,按照记忆不急着躺在草堆上,而是扶着腰慢慢地在屋里走动。

    四婶端来一大碗麻油炒鸡蛋,秀姑吃得干干净净。

    等苏母、苏大嫂和稳婆相继赶到,马桶、子孙桶等都已经预备齐全了。

    幸亏先前预备了三位稳婆,张硕赶过去时,张家族里离他们家最近的胡婆婆帮村南的人家接生去了,昨日去今日尚未回,想必尚未生下来,幸而苏家的陈婆婆在家,张硕直接给背了过来,在半道上遇到和壮壮赶过来的苏母婆媳,一起到家,苏大嫂去厨房忙活。

    都是熟人,不必客气,陈婆婆仔细检查秀姑宫口,然后检查一遍屋里准备的东西,外头厨房也烧着热水,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我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最后屋里只留了苏母和四婶、张三婶,以及陈婆婆,其他人陆续出去。

    张硕急得满头大汗,加上去请稳婆时跑得快,头顶冒着丝丝热气,一双利眼紧紧地盯着西间卧室门上的棉帘子,一个劲地问:“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二婶大喇喇地道:“硕哥,你急啥?生孩子又不是屙屎放屁,一下子就出来了!”

    听她说得粗俗,在场诸妇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三婶拎着一桶热水进去,片刻后出来,忍不住说道:“二嫂,你不会说话就别张嘴,瞧你说的啥话,也不怕孩子学了嘴。硕哥,你别急,陈婆婆说你媳妇胎位正得很,现在正走着,定然很顺利。你有在这里站着的工夫,不如去给陈婆婆准备红封。”

    听到胎正会很顺利几个字,张硕略略放心,听到红封,他拍了一下头,他们家的钱都在自己和秀姑的卧室里,现今卧室作产房,压根进不去。

    事到临头倒没平素半分的冷静了,脑子都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老张瞪了团团转的儿子一眼,进自己卧室拿了一串大红短绳穿着的铜钱串子,又把花了十几吊钱买的半两人参从自己柜中拿出来,叫张硕切了片,托二婶送进去让秀姑噙在嘴里,免得生产时没力气。

    二婶大呼小叫地走进产房,道:“硕哥媳妇,你公爹和阿硕可真疼你,居然舍得给你买人参!”虽然只有一小截,但是在有病都无钱看大夫的大青山村里,人参不啻是救命之物。

    秀姑痛得抽了一口气,勉强道:“那是京城的袁大伯那年送东西时给我公爹的一点子人参,我公爹没舍得吃,留到现在。光凭我们家,哪里有钱买这金贵物?便是有钱,都没处买。何况硕哥现今又没了杀猪的营生,日子过得越发艰难了,更加没钱买。”

    他们家从宋大夫那里拿到人参后就统一口径,若生产时有人问起,一律推到远在京城又富贵的袁霸头上。当然,拿人参时,张硕没忘拜托宋大夫。

    陈婆婆道:“他二婶,让秀姑她娘拿着,还没生呢,便是生了,也没到需要用人参的地步。”她做了三四十年稳婆,眼光毒得很,秀姑胎位很正,身子骨也好,宫口开得也快,不像有些人看似强壮内里其实早就被掏空了。同处一村,又嫁在苏家,她一直都知道秀姑极聪明,身子调理得特别好,月月都请自己帮她摸一回胎位,再没有比她更细致的人了。

    秀姑痛叫一声,陈婆婆忙上前查看,“已开了四指了,秀姑,躺下吧。”

    痛楚如潮水般涌来,秀姑觉得浑身无一处不痛,她本不想叫出声,可痛到极致,痛呼声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从唇齿间逸出。

    里头响起一声声痛呼,外间张硕就抖了几抖。

    老张瞧得都烦了,把他摁在椅子上坐着,瞅着送热水的进进出出,堂屋和西间之间隔着一间,门上俱都挂着帘子,他们啥都瞧不见。

    各家媳妇见苏母和苏大嫂来时就相继告辞了,只剩产房里的苏母、四婶和张三婶,厨房里忙活的三婶和苏大嫂,再算上稳婆,竟是六个人,谁家媳妇生孩子也没有这阵仗,幸亏是正月,乍暖还寒时候,并不需要忙农活。

    秀姑痛得快晕过去了,努力保持清醒,按照陈婆婆的吩咐呼吸。

    “看到头了,再使劲,再使劲,头都露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秀姑一个用力,觉得有物滑出,同时听到房内众人统统松了一口气,再然后就是孩子的啼哭声。

    “小子,是个胖小子!”苏母惊喜大叫,笑得见牙不见眼。

    “恭喜恭喜,秀姑有福气,给俺们老张家添了个胖小子!”张三婶赶紧道贺,仔细瞄一眼刚出娘胎的婴儿,忍不住赞了一句,虽然皱巴巴的暂时瞧不清楚面目,但是却比壮壮生下来时胖了不少,壮壮生下来时又瘦又弱,故名张壮,盼他长得壮实。

    陈婆婆是接生的老手,有条不紊地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在子孙桶里洗干净婴儿,接过苏母递来的衣服尿戒子包被等,捆绑好了,往秤盘里一放,去掉早就称过的包被衣服尿布的分量,“哟,真是个货真价实的胖小子,足足六斤六两!”壮壮也是她接生的,生下来才五斤,在村里也算比较重的了,但比起眼前这个胖小子却是瘦多了。

    苏母抱着哭泣的外孙子,张三婶隔着帘子对外头道:“阿硕,你媳妇生了,是个胖小子,六斤六两的胖小子!”

    老张和张硕顿时喜出望外,一颗心安然落地。

    壮壮挥舞着拳头,高兴地大叫道:“我有弟弟了!”

    熬好小米粥并继续往屋里送热水的苏大嫂听了这个好消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小姑子嫁到张家两年,虽说日子一直过得不错,但有了儿子才算站稳脚跟。

    陈婆婆接着给秀姑清理,排出来的胎盘等物悉数扔进马桶里。

    胎盘娩出后,秀姑明显发现肚子平坦了不少。

    她更衣上床躺好,众人慢慢地清理产房,褥子稻草草木灰连同马桶、子孙桶悉数弄出去,苏大嫂又端了些热水把青砖地面擦了擦,屋里的血腥味淡了不少。

    “陈婆婆、三婶子、三婶、四婶、大嫂,辛苦你们了。”侧头看着枕畔襁褓里已经不哭了的儿子,小小的一团,皱巴巴,红通通,像个刚出生的小猴子,秀姑分娩过后有些苍白的脸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有得子的喜悦,有对众人的感激。

    一刻钟后,陈婆婆拿到红封和张三婶等人都走了,张硕才得到允许进来。

    “媳妇,辛苦你了。”他凑到床前,既怜惜妻子的辛苦,又欣喜儿子的平安出世。

    秀姑微微一笑,“见到他,就一点不觉辛苦了,你和爹得给孩子起个好名儿。”

    张硕点头道:“放心,等咱儿子满月,请老族长给起个小名儿,老族长长寿,人又识字,定能给咱儿子取个不好听的小名儿。”

    满月后才起名?为什么?秀姑心生一丝疑惑,查看一下原身的记忆才知道村里的孩子不好养活,夭折率极高,满月之前都不起名,免得被鬼差叫了去,满月后或者几个月后才起名,也都是先起小名,大名都不急。原身的两个孩子都没养到百日,化作了箢箕鬼。

    苏大嫂端着热腾腾的小米粥进来,笑道:“先吃点东西吧。”

    “大嫂辛苦了!”张硕道了一声谢,忙接过来喂给秀姑吃,他熟练的动作,惹得苏大嫂微微颔首,姑爷对小姑子真好。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苏母叮嘱了他们夫妻几句,和端着空碗的苏大嫂一起出来,走到堂屋对和壮壮喋喋不休说话的老张道:“亲家公,咱们一家不说两家话,秀姑她婆婆不在了,我来伺候秀姑坐月子。”

    “有劳亲家母了。”老张感激不尽。

    “那是我闺女,有啥有劳的?”

    老张也笑了,道:“那行,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亲家母。给壮壮娘坐月子的红糖小米鸡蛋家里早就预备好了,鸡圈里还养着十几只鸡,亲家母只管做了给壮壮娘吃,等能吃鲫鱼汤和猪脚汤了,跟我说一声,我想法子弄新鲜的来。”

    他现在能干,直接去沟里打渔,多少能弄一点子上来,弄不上来就去城里买。至于猪蹄子,他们家之前天天杀猪,压根不用愁,奈何如今没了生意,只能另想法子。好在张硕人缘好,纵使周家在里头捣鬼,弄猪蹄子回来也容易,直接跟于掌柜和于娘子说一声就行了,他们做卤菜,常买猪蹄子,以后请他们每日多买一对即可。

    亲家公大方,女儿享福,自己家也不能小气不是?苏母笑容满面地道:“自从秀姑有了身子,我们家里养的鸡和鸡蛋没舍得卖,早就商量好了,就留着给她坐月子吃,咱们两家的鸡加在一起,一天杀一只都够了。”

    她不想听老张说推辞的客气话,紧接着说道:“亲家公,你添了孙子,快去向邻里乡亲报喜吧,报喜时别忘记向一百户人家讨要一块碎布,凑足一百块碎布片儿回来,我给你孙子缝一件百衲衣,保佑他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百衲衣,就是百家衣,向一百户人家讨要碎布片拼凑在一起做衣裳。

    老张拍了一下大腿,“我咋没想到,我这就去,亲家母,辛苦你了啊!”把家里的一些事情交代完,急急忙忙就去报喜。

    壮壮一蹦一跳地跟着道:“我也去,我也去,阿爷你不好意思开口,我问他们要!”

    虽然不少村民为攀附周家而疏远自己家,但是他们在村里的人缘不差,而且周家毕竟不住在村子里了,爷孙二人又跑了一趟隔壁的沙头村,晚上回家带了一百块五颜六色、或新或旧的碎布片,各家都有被人讨要的经验,给的碎布以蓝色居多,而老张也特意向程、刘、陈、蓝等人家讨要。

    蓝音拦,刘音留,程、陈皆音成,长大成人的成。

    拿到百家碎布,苏母很快就缝了一件五色斑斓的百家衣,按照秀姑的意思用开水煮过晒干,才与外孙子穿上,并且裹上干净的尿戒子。

    张硕不用忙生意,在家忙前忙后地伺候秀姑,吃粥喝汤亲自送到嘴里。

    张家对秀姑一点都不吝啬,小米粥、红糖鸡蛋、鲫鱼汤、猪蹄汤、母鸡汤等等一直都没断过,一日五六顿,顿顿都是这些。

    秀姑的奶水很充足,下来得也快,胖儿子每天都能吃饱。

    不过,夜间就比较辛苦了。

    这个胖儿子饿了尿了立即哇哇大哭,有时候一夜两三次,就像这时候,大半夜秀姑睡得正香,耳畔就响起一阵哭声,顿时惊醒。

    不等她起身,张硕就下床点了油灯,他已有了经验,往儿子襁褓里一模,果然手里一阵潮湿,笑骂道:“臭小子,又尿了。”

    接下来,他根本不让秀姑动手,就着昏暗的灯光,麻利地解开襁褓,擦净儿子沾了尿的小屁股,包上干爽的尿戒子,襁褓重新绑好后才把儿子送到秀姑跟前,小嘴巴碰到乳、头,他立刻大口大口地吸吮起来。

    秀姑眼皮子直打架,等到胖儿子吃饱喝足呼呼大睡,她才得以歇息,沾枕即睡。

    次日是吃喜面的日子,娘家大哥送粥米过来,翠姑身上有孝就没过来,却托苏大嫂送了两百钱给外甥,连同红糖馓子鸡蛋等物。

    秀姑生子时丽娘病了,不敢来张家,如今痊愈,又是吃喜面的日子,她才和江玉堂一起过来,私底下把早就准备好的银项圈、银制长命锁和银脚镯银手镯硬塞给秀姑,壮壮已经开学了不在家,属于壮壮的银项圈和长命锁也由秀姑收着。

    张家设宴,族中人等都到了,没有半点冷清的迹象。

    丽娘瞧着襁褓中露出来的百家衣,稀奇地道:“这件衣裳倒是做得精致,就是拼凑在一起的布料有新有旧,未免参差不齐,若是一色新的碎布做出来更好看。”

    苏大嫂笑道:“这是百家衣,村里几家有新布?”

    丽娘不解,待了解到何谓百家衣方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说法,果然处处有学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