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 暗中来袭的恶意

作者:如倾如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京涩谷,阴阳塾。

    这里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跟之前一样,即显得先进,又有种带着古老韵味的感觉。

    可是,若是有阴阳师在这里仔细观察,那就会发现,此时此刻里,阴阳塾表面的结界比平时显得更加绚丽,其中流动的咒力更是比平日里充沛许多,令得结界的强度都提升了好几个等级,非常的坚固。

    如此坚固的结界,在整个咒术界里,估计都只有阴阳厅本部那边可以媲美而已吧?

    由此可见,阴阳塾的结界有多么的高级。

    现在,这个结界便全力的运转了起来。

    东京发生激烈的灵灾现象,甚至还有好几个Phase3诞生的事情,祓魔局早已传达了下来,让市民们去避难了。

    不仅如此,祓魔局还将几个灵灾状况特别严重的地方用驱人的结界给隔离,不允许市民的进入。

    在这样的情况下,阴阳塾的塾生们同样在避难,却不需要前往别的地方避难,而是在阴阳塾里就能起到避难的作用。

    原因就出在于这个结界。

    有仅次于阴阳厅的这个坚固的结界守护,阴阳塾绝对是全东京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所以,所有的塾生跟讲师就都在阴阳塾里避难着,没有离开。

    鵺便有如察觉到了这里的灵气有所异常似的,来到了这儿。

    “Ooooooooooo————!”

    能够唤醒人内心深处的恐惧的咆哮从其口中响彻而开,令得其身上的瘴气都在周围里弥漫了开来。

    鵺便有如打算发泄之前在罗真和镜伶路那里遭遇到的一切一样,饱含愤怒的进攻了阴阳塾。

    “嘭!”

    沉重的拳头落在阴阳塾的塾舍上,一边激起瘴气,一边激起结界的反应,令得透明的屏障在阴阳塾的塾舍前出现,仿佛干涉着鵺的进攻一样,让鵺的全身都出现了裂核现象。

    “Oooooooo...!”

    鵺便为此感到愤怒不已,却拿阴阳塾的结界无可奈何,只能奋力的咆哮。

    照这样下去,鵺应该会因为奈何不了阴阳塾的结界而铩羽而归吧?

    只可惜,这里并不是只有鵺而已。

    “甚好,甚好。”

    一名持着拐杖的老人便站在离阴阳塾有一段距离的一栋大楼的天台上,看着在阴阳塾的塾舍前愤怒的咆哮的鵺,僵硬如死人般的脸上没有表情,口中却吐露出意外年轻的声音。

    “所谓的「咒」便是如此,有阴便必有阳,有阳便必有阴,既然自称阴阳塾,那只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可无法得到充分的成长,有时候,磨难也是必要的啊。”

    老人就这么愉快的笑着,无论是话语还是身姿都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

    “真想让那位鬼王也来看看这一幕,那只鵺再怎么说也跟他是同类,那里又有着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人,错过这样的好戏,实在可惜。”

    老人如此自言自语。

    这位老人正是近一年前和被其称为鬼王的存在一起目击了罗真在咒术界的出道的那一位存在。

    所以,在知道鬼王的存在的这位老人看来,鵺虽然与其是同类,都是鬼,但实在是稚嫩幼小得不像话。

    “可是,既然对手是初出茅庐的乌鸦,那这种程度的鬼也刚好足以成为试炼。”

    老人的语气就显得非常的悠哉。

    显然,在老人这种等级的存在看来,即使是专业的阴阳师都为之畏惧的Phase3都跟路边的小动物没有什么两样。

    包括这一次降临在东京里的灾难,在老人看来都只不过是一场比较热闹的好戏而已。

    “遗憾的是,老朽不是一个愿意在一旁看戏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也想亲自参与进去啊。”

    老人那鲜红的太阳眼镜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阴阳塾的方向,吐露出来的是这般危险的话语。

    而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老人真的出手,那就太糟糕了。

    老人就拥有着这样的能力。

    因此,阴阳塾内唯一且最先发现老人的存在的人物只能硬着头皮的来到这阻止他。

    “可以的话,能否请您别做那种事情呢?”

    伴随着有些无奈又有些轻佻的声音,第二个拄着拐杖的人来到了天台。

    “嚯?”

    老人貌似早就发现了对方,一点都不惊讶,却装作很惊讶的样子,一边笑着,一边转过头来,看向来者。

    来者正是大友阵。

    “果然是汝啊。”

    老人如同看到什么熟人一样,嘎嘎笑着。

    而大友阵的脸上虽然写满了无奈,眼神却极为的慎重,如同对待着什么值得敬畏的事物一般,向着老人执礼。

    “真是好久不见了,法师。”

    这一刻里,大友阵的语气充满了敬意跟凛然,完全不见平时的不正经。

    看这两人的模样,果然双方是互相认识的存在。

    只是,老人很明显居于上位。

    并且,还这般说了。

    “没想到,当年那个为了在老朽的面前逃跑而不惜自断一条腿的小子现在居然敢主动找上门,真是令人惊讶啊。”

    老人说出这番令人惊愕的事情来。

    而对此,大友阵却并没有否认。

    “法师大驾光临,在下自然得出来迎接。”大友阵保持着礼节,并苦笑道:“再说,在下现在已经是阴阳塾的讲师,既然得知法师在一旁虎视眈眈,就算得丢掉另外一条腿,那也只能前来阻止您了。”

    闻言,被称为法师的老人不由得哈哈大笑。

    “真是失礼,老朽可还没出手,居然就已经将老朽当成犯人来对待吗?”

    老人这样子揶揄。

    这让大友阵的口吻显得更加的苦涩。

    “只是「还没出手」而不是「不打算出手」啊?”大友阵看出了老人话中的隐意,如是道:“能否请您高抬贵手,放过那群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孩子呢?那里面也许会有将来能够让法师满意的人才存在哦?”

    “嗯,老朽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一点。”老人老实的点头,却道:“不过,没有磨炼的成长是不完全的,汝既然为人师,应该能明白吧?”

    “真是诚惶诚恐。”大友阵直视向老人,道:“但法师亲自出手的话,这个磨炼就未免太过于困难,还请不要做出这种扼杀的行为好吗?”

    “嗯,确实老朽自己出手的话就有点过分了。”老人似乎也有所反省,紧接着笑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就仅限一次,老朽来给予难度适中的试炼吧。”

    话音一落...

    “嗡!”

    阴阳塾的方向,一直维持着的结界突然颤动了起来。

    “法师!”

    大友阵发现了这一点,不由得面色一变,对着老人喊出声。

    “嘎嘎嘎。”老人全身颤抖似的笑了起来,愉快的道:“其实,老朽的「式」刚好也在阴阳塾中,但本人自称是老朽的弟子,所以,如果是在内部解除结界,那还是能够办得到的吧?”

    说着这样的话,老人在大友阵难看的表情下,如是表述。

    “不成熟的乌鸦们准备接收试炼了,汝就在这里陪着老朽吧。”

    听到这句话,大友阵就知道,自己离不开了。

    “真是...”

    大友阵只能沉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阴阳塾的结界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消失了。

    灾难,降临了那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