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旧账重提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韵沉浸在喜悦之中没五分钟,旋即接到鱼小婷的电话,然后便将后续工作委托给手下,神秘从鄞峡失踪。

    三小时后,两辆车在银山高速路口会合,相继驶入岔道深处的小树林里。

    由于时间仓促没来得及换衣服,叶韵仍是竞标时端庄修身的都市白领丽人打扮;鱼小婷则穿着黑白格子外套、牛仔裤,既显得身材窈窕修长,又休闲而写意,加上遮挡大半脸的墨镜,根本看不出其真实身份。

    “小婷姐很少用‘急事’两个字,我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叶韵迎上前笑道。

    两人并肩来到杂草丛生的河堤边,放眼望去方圆数里寥无人迹。

    “诸云林畏罪潜逃。”

    短短七个字如同晴天霹雳重重打在叶韵心口,她倒退两步面色惨白,怔怔好一会儿才问:

    “方晟知道这事?”

    鱼小婷点点头。

    “惨了,我把他害惨了!”叶韵喃喃道,“为保外就医他找了省部级领导,要是追究责任……”

    “那是他的事,现在问题是如何挽回!”

    “你……他们派你抓捕?”

    “最了解他的人是你,没你配合不行。”

    叶韵脸色更坏。

    嘴里念念有辞在河边走了五六分钟,猛地抬头道:“他是我的初恋情人!”

    鱼小婷徐徐道:“方晟说过。”

    叶韵惨然笑道:“那是我告诉他的……还有件事我没好意思说,我的第一次就给了他……很多第一次,初恋、初吻还有处女身子……”

    “你俩在英国结识的?”

    “对,之前我没恋爱过。听起来不可思议吧,象我这么漂亮、性格活跃而且讨男孩子喜欢的女孩,在国内中学、大学居然没有恋爱史。”

    鱼小婷好奇问道:“你也上的军校?”

    “差不多,警校,”叶韵苦笑道,“男女生分开教学、分开训练,周末出校门要经过严格繁琐的请假程序,找男朋友?看到男生都难呐。”

    “直到现在,你还深深爱着他?”

    “我觉得……我说不清什么叫爱,从英国回来后发生了很多变故,分手时并没有生死离别的感觉,不过就好像熟得不能再熟的老朋友,任何消息都会让心脏剧烈跳动那种……”

    鱼小婷思忖有顷,道:“看来我不该找你,再见!”

    说完大步往河堤上走。

    “等等!”叶韵大声叫道,飞快地追上去,“但我愿意帮你抓他归案!”

    鱼小婷深深凝视她:“你想清楚了,正府对潜逃犯从不手软,何况他涉及国家安全!”

    “我必须给方晟一个交待,好心要有好报,不能坑人家。”

    “他坑了两个体系,一是从陇山那位省部级高官开始的各级领导、监狱官员;一是医院上上下下的保卫安全,一旦抓捕他归案,起码几十人被处分、撤职乃至开除公职!”

    “一旦抓捕……”叶韵咀嚼她这句话,脊梁透过一股寒意,“你压根不打算活捉,而是就地正法,对不对?”

    鱼小婷反问道:“不然呢?你总不至于天真地以为相关部门没有任何前提的情况下重新启用退役人员吧?”

    叶韵“卟嗵”坐到草地上,双手捂面,肩头一耸一耸,隐约有泪水从指缝间冒出来。

    鱼小婷静静伫立在旁边,一言不发。

    此时安慰、解释都没用,唯有接受残酷的现实。

    哀哀哭了近十分钟,叶韵突然冷静下来,擦干眼泪,站起身道:“哭完了,走吧!”

    “想通了?”鱼小婷并不意外。

    “嗯,象他这样的人即便不死于你手,也不可能活着逃出中国。”

    “另一层含意是,没有一个情报机构愿意对暴露身份且负罪在身的间谍提供庇护。”

    “很现实,也很合理,身为间谍从入行起就必须熟悉这些准则。”叶韵似有无限感慨。

    鱼小婷默然,仍未挪步。

    叶韵奇怪地看着她,道:“怎么了?”

    “有件事,在此次行动之前必须说清楚。”

    “小婷姐怕我临阵反水?我发誓绝对不会,除了不会亲自开枪之外,我愿意配合你一切行动!”

    “我说的就是配合,”鱼小婷缓缓道,“上次与GK交手之后,感谢你的不杀之恩……”

    听到这里叶韵脸色大变,急剧后退的同时闪电般从腰际间拔枪!

    然而动作只做了一半,冷冰冰乌黑锃亮的枪口已抵住她太阳穴上!

    “小婷姐听我解释……”叶韵全身僵硬,语气颤抖地说。

    鱼小婷脸上古波不兴,淡淡道:“好,你说我听。”

    “首先你没死,其次我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有就是如果类似局面再有第二次,我的选择依然如此,最后,我很怀念顺坝你、白翎和我仨人出生入死的经历。”

    鱼小婷不为所动,道:“继续说。”

    “为什么要杀你?其实是一时冲动,当时突然想如果你死了,方晟或许会接受我,因为我身手也很高啊,白翎又不在他身边,那样机会岂不是更多?但我又否决了这个荒唐的想法,因为在江业你没出现的时候我也有很多机会的……可见不是机会多与少的问题,关键在于他是否真正接受。”

    “说法有点牵强。”

    “我本可以编出听起来更完美的理由,那有啥意义?”

    鱼小婷收回手枪:“信你一回,这件事翻篇了,以后谁也别提。”

    “可是……我明白了,当时天花板上有摄像头!”叶韵试探道,“是不是方晟告诉你的?”

    “与他无关,而是我的习惯,”鱼小婷道,“每次行动后我都会潜回现场消除痕迹,包括监控,然后那次发觉正好那段记录被人为抹掉,经过一番调查才知道与你有关。”

    “谁抹掉的?”叶韵吃惊地问。

    “别管了。”

    两人回到车里,一前一后驶入银山……

    周三上午,京都方面仍未有消息,各方面信息源也象哑巴似的。中午,鄞峡迎来省城一批尊贵的客人。

    潇南市教育局会同五所省城名校校长到访鄞峡,主旨是共同研讨提高山区中小学教育水平,带队的居然是正府秘书长徐璃!

    这是于道明去京都前临时交办的任务,要求徐璃做好桥梁纽带作用,尽力促成省城名校与鄞峡合作办学。

    窦康等本土派都蒙在鼓里,成槿芳等则为张泽松兴师动众而来仓促离去感到不安,挖空心思打探消息无暇顾及。

    吴郁明因为之前与方晟会商过此事,心中有数,照例又率领市领导班子盛情款待。

    关于方晟与徐璃的暧昧,省府大院传得沸沸扬扬,但鄞峡当地知之者甚少。吴郁明虽略有耳闻,但他不太喜欢八卦,加之男女关系这种事儿,平时开开玩笑可以,真的反而不能说。

    午宴之后,方晟亲自主持两地教育局的研讨会,略略透露了合作办学的设想,暗示为解决资金问题可能要引入第三方投资。这个创意引起与会会广泛兴趣,接下来进行了热烈而深入的讨论。

    下午闻讯赶来的牧雨秋、芮芸等人以潇南巨隆科研发展基金会理事身份加入讨论,表示对合作办学前景看好。

    按方晟的规划,第一步点到为止就够了,要留点空间让鄞峡官场、教育界消化接受,出台一系列政策和措施规范引导合作办学。

    下午四点半左右研讨会进入尾声,徐璃打算发表讲话后率团离开,偏偏传来消息,正在绵兰指导科技工作的副省长姜源冲原计划直奔舟顿,听说徐璃正在鄞峡主持教育研讨会,特意绕过来看看。

    这个“看看”自然有充分的理由,因为姜源冲就分管教育!

    上周方晟在于道明面前提了合作办学的设想后,于道明随即跟姜源冲通过气,都觉得是个很好的办学方向,值得探索和推广。

    但于道明毕竟不是省长,不能要求姜源冲亲自出面推动,且以分管教育副省长身份也不便过早介入探索性议题,便提议让徐璃率队,然后假装“路过”,体现省领导“关心”。

    为保持微妙的分寸感和距离,姜源冲抵达会场后没有就研讨话题发表意见,仅仅讲了一段教育与科技方面的提纲挈领的话,然后与参会人员合影留念。

    活动结束夜色朦胧,考虑到山路不便,方晟建议都留下吃顿便饭明早再走。姜源冲本来就有替方晟撑腰、消除张泽松视察的负面影响,“欣然应允”。

    徐璃有些不太乐意。

    她宁愿和方晟悄悄躲在爱巢里厮混,也不想在鄞峡冒着风险偷偷摸摸。但姜源冲发了话也没办法,在一干副省长当中,姜源冲排名靠前颇有影响力。

    牧雨秋和芮芸也被挽留下来,主要是省城名校的校长们很感兴趣,想私下讨论合作办学和扩大办学规模等规划。

    他俩倒很乐意利用难得的机会多接触教育界人士,为下一步具体实施宏远计划打下坚实基础。

    副省长作客,自然不可能“便饭”,吴郁明随即通知领导班子再度“全体出席”,照例又是“盛大晚宴”。

    成槿芳联系不上张泽松,意兴阑跚地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假;马天晓、慕达等常委对教育以及姜源冲兴趣泛泛,均以不同理由婉拒出席。

    吴郁明无所谓。

    他们都不参加才好呢,正好让省领导看看鄞峡领导班子不团结、不合作到什么程度。

    晚宴前,姜源冲与方晟单独谈了二十分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