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意外中枪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猝不及防间三名行动组成员受伤倒地,负责外围警戒的特警却早有准备,齐齐举起干粉灭火器:

    “扑——”

    几股白烟劈头盖脸将特种队员们笼罩其间,刹那间口鼻眼都被封住,加上干粉本身具有毒性,片刻全部丧失战斗力,蜷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痉挛、干呕、咳嗽,难受得无以复加。

    搜索仍在继续。

    通讯室里死一般寂静,包括方晟在内都紧张地盯着屏幕,唯恐漏掉一帧画面。

    终于,传来行动小组成员的声音:

    “发现疑似目标……”

    “目标确认中……”

    “确认目标!”

    又一个声音重复道:“确认目标!”

    霎时方晟长长吁了口气,身体摇晃两下险些摔倒,严华杰眼疾手快一把托住。

    人虽然抢到了,怎么回双江仍障碍重重。

    凭被击毁的无人机和最后那辆吉普车上特种队员发的警讯,邾江军区已得知车辆被劫,明知劫车者很可能来自双江军区,盛怒之下哪肯吃这种亏?特种大队倾巢出动,同时先期抵达机场的第一批车队立即返回,形成前后夹击!

    对于如何撤退,方晟事先做了充足准备。掀开两侧田野里伪装网,里面露出一排锃亮的大马力摩托车,紧接着行动小组成员纷纷上车,带着牧雨秋从田间小道呼啸而去。

    其中两辆摩托车穿过村庄,静静等机场方向车队经过后,迅速拐上大路,与前面不远的出租车会合,一路通行无阻直抵邾江机场!

    双江省公安厅十处两名同志早早候在机场,亮出证件后随即背着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牧雨秋登机,直飞朝明市。

    爱妮娅得到通知后密令亲手提携的公安厅副厅长到机场接应,随即带到隐蔽的度假山庄,此后销声匿迹仿佛从人间蒸发。

    躲过这一劫,惊魂未定的方晟专程赶到京都,到白老爷子面前狠狠告了一状。白老爷子何尝嗅不出其中利害,雷霆万钧,表示要让胡刚尝尝苦头!

    之后方晟请樊伟出来喝茶,也透露了惊心动魄的一天一夜经历。樊伟没说什么,只把胡刚的名字记了下来——那是樊老爷子要考虑的事,他不便表态。

    既然难得地单独相处,樊伟便详细解释了近几个月发生的一些事。

    首先是诸云林出逃事件。如方晟所料陇山省常务副省长宋远冬压力非常大,层层追责虽然到监狱局副局长这一级就轧然终止,但隐隐有人透露与宋远冬有关,陇山省委内部有人不想放过此事,不时就拿出来提一下,弄得宋家很难受。

    不过巫石卫事件险些波及宋家,关键时刻是方晟在京都穿针引线,弥合樊宋联盟,于老爷子更是率一班老同志到医院看望宋老爷子,之后宋仁槿升任晋西省省长,成为此轮较量中的既得利益者。

    想到方晟的作用,想到方晟背后庞大的人脉资源,宋家非但不打算声张,还劝樊伟不要告诉方晟,免得生出不愉快。

    其次便是鱼小婷执行追杀任务反被狙杀之事。

    诸云林出逃关系到国家层面安全,更牵涉宋远桥暗中打招呼违规操作问题,樊伟遂动了杀心,安排鱼小婷执行这桩任务。

    主要出于两层考虑,一是本身与鱼小婷有五年内三桩任务的约定;二是叶韵与方晟关系特殊,想借鱼小婷履行告知义务,免得事后叶韵没完没了搞报复。

    不料半路杀出个赏金猎人,又加之系统内部出了内奸,鱼小婷险遭不测,并由此产生严重后果,也就是樊伟重点说的最后一件事:

    方晟被耿哥绑架事件。

    “如果我早些坦诚说明鱼小婷误中圈套的原因,你就不会专门跑到银山跟红雨见面,完全能避免一场风波,那事儿我负有直接责任,一直想开口道歉又拉不下脸,今天总算……”

    “说哪里去了,”方晟连忙打断道,“理解你们情报系统的保密性,很多事确实宁可烂在肚子里也不能吐露一个字,要我在你位置上早就憋死了……”

    樊伟不觉笑起来,道:“有职业习惯因素,还有家丑不能外扬以及种种复杂考虑,总之要吸取教训,以后建立顺畅的沟通渠道,互通有无,共同进步。”

    “对,共同进步!”方晟展颜道。

    这席谈话除了加深两人之间感情,另一层作用是为鱼小婷前往英国做铺垫。

    听说去英国是赵尧尧的意思,鱼小婷竟有几分激动。

    一方面终于能看到宝贝女儿,实在是做妈妈最强烈的念想;另一方面相当于自己的身份被赵尧尧所承认,这个意义十分重大,对鱼小婷来说。

    即等于赵尧尧默许她长期陪伴在方晟身边!

    乘机去英国,鱼小婷当然使用伪造身份,但这一点瞒不过精明的樊伟。此次茶叙方晟虽没明说,樊伟是何许人,已从方晟隐隐卓卓谈话中察觉到鱼小婷即将出国。

    聪明人之间聊天其实是桩体力活。

    分别前,樊伟犹豫了一下,看似无意地说最近红雨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方晟顿时惊觉过来!

    连续快四十天了,樊红雨没主动联系过自己;每次打电话不是开会就是出差,似乎忙得不可开交。

    方晟还奇怪:自己在红河当管委会主任从没这么忙过,是不是经济发展起来了,摊子也大了,管的事情越来越多?

    现在想来樊红雨压根在回避自己!

    想到这里方晟冷汗都下来了。

    体制内领导干部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身体出毛病!

    小毛病没事,正好引起上级领导关心,叮嘱“工作不要太累,注意身体”;下级则是源源不绝地看望、慰问等等,增进与领导的感情等等。

    大毛病则是严防死守,坚决不泄露一丝风声,宁可倒在岗位上。

    从京都飞回潇南,落地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樊红雨,又是支支吾吾说下午有个现场会,抽不开身。

    见鬼!

    樊红雨是典型的空降干部风格,红河管委会干部员工百分之九十也都不是当地人,要么住省城,要么住银山,若非万不得已原因绝少双休日加班,更不用说周日下午还召开现场会。

    方晟不象平时听了之后很快PASS,而是很有耐心地询问什么现场会,哪些人参加,明月的表现如何等等。樊红雨其实不擅长撒谎,在他一再盘问下破绽百出,以旁边有人为由匆匆挂断。

    没过十秒钟,严华杰打来电话:“确定具体位置了,位于省城和红河交界的香榭国际花园……”

    “噢,我明白了,谢谢。”

    那是樊红雨租居的小套房,离红河不到二十分钟车程,去省城也很方便,方晟去过两三次,但没过宿——谨慎起见,两人基本都在酒店幽会。

    严华杰明知是樊红雨手机号,职业谨慎并不细问方晟要求定位的原因,更不问方晟要干什么,说声“不谢”便挂了电话。

    驱车来到香榭国际花园四幢1206室,轻轻敲门,里面传来樊红雨略带惊讶的声音:

    “哪位?”

    这套房子地点非常隐蔽,除她和方晟外,红河管委会没人知道。

    方晟沉声道:“我!”

    里面惊慌地“啊”一声,防盗门打开,露出她略显憔悴和苍白的脸。

    “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

    走进屋里,没闻到意想中的药味,厨房高压锅里炖着什么,隐隐飘来肉香。

    “周日下午,不到外面转转,躲在家里熬汤喝……”

    方晟狐疑打量着樊红雨,她则心虚地避过他的目光,含糊道:“身体不舒服嘛……”

    这可不是她的风格。

    方晟突然想起若干年前在省城见到爱妮娅的模样,心被狠狠刺了一下,失声道:“你……又怀孕了?!”

    仿佛被戳破的气球,樊红雨身子软绵绵倚到他怀里,低声道:“没注意怀上的,打掉了……”

    方晟心疼地搂紧她:“为什么打掉?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该好好休息的……”

    “有臻臻就足够,眼下形势不能生了,”她凄然道,“还是别到世上受苦吧,你的麻烦已够多了……”

    怜爱地抚摸她的卷发,方晟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回头我让人送些山里的东西补补,绿色环保,唉,以后必须小心再小心,不能让你受累了。”

    樊红雨伏在他膝盖上,苦笑道:“总算切身体会到一句话,享受的总是男人,吃苦的总是女人。恐怕你都回忆不起来到底哪次出了意外,对吧?”

    方晟坦率承认:“一点都没有印象,但不能怪我,每回见面都两三次,然后累得眼睛睁不开……”

    “还说!”樊红雨软弱无力捶了他一下,“虽说只是小小的流产手术,等于又做了回月子,成天懒洋洋提不起精神,要不是明月等几位副手给力,最近许玉贤又出国考察,真没法出去撑场面。”

    “照你的样子还得休息十天半个月,起码,要不要我出面打打招呼?”

    她下意识摸摸脸蛋:“我的样子……很难看吗?”

    “不是不是,我是觉得还很虚弱,必须静心滋养,”说到这里方晟起身到厨房转了转,摇头道,“光喝汤不行,还是靠食补,今天我不回鄞峡了,给你做顿晚饭。”

    “嗬,我都不知道你居然……”

    方晟似笑非笑:“你想表达的真正意思是,你领教过我的床上功夫,却从没领教过我的厨艺,对不对?”

    樊红雨嫣然一笑:“不,你说得还不够直白。我是说,我俩在一块儿时根本没工夫到厨房浪费时间,都在床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