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如坐针毡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道格醒来时发现自己赤身裸体泡在满是冷水的浴缸里,四肢被牛皮绳绑得死紧不能动弹,恐惧和极度寒冷让他差点发疯!

    “我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他大吼道。

    戴着鬼头面具的鱼小婷站在浴缸边,冷冷道:“你家,但下一刻是你的坟墓!”

    “等等,等等!”道格脑中急剧盘算,“我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或许,或许我们可以谈谈……随便怎么开价都行,总之双方都要冷静!”

    “我很冷静,所以不要钱!”鱼小婷突然亮出苗圃修剪树枝的大剪刀,“你下面的玩意儿惹了祸,我想把它割下来腌着,随时拿出来欣赏欣赏!”

    说罢真的张开剪刀快速伸入浴缸,夹住那根黑乎乎的东西剪了下去!

    “等等!”

    道格疯狂地嘶叫道,锋利的刀刃已剪破油皮,他相信这个鬼脸没撒谎,铁了心要自己的老二,忙不迭哀求道,“你不要钱,但……但但但世上总有你喜欢的东西,只要开口我我我绝对帮你找到,绝对,请相信我!”

    “真的?”

    看到有转机可能,道格仿佛抓到救命稻草,急急道:“绝对不撒谎,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我我我……”

    “我要知道真相!”

    “给你真相!”道格毫不犹豫道,“只要我知道的,绝不隐瞒半个字!”

    “电视台付巨额封口费的那个男孩,你对他做了什么?”

    “哦,上帝!”

    道格惊叫道,眨巴着眼睛想推脱,霎时大剪刀发又一次准确无误夹住他老二!

    “我说!我说!”他惊恐地说,“我我我……对他做了不该做的事……”

    “说清楚点!”

    “那天我把他叫到办公室,当面脱下裤子……我的意思是包括内裤,然后命令他跪下,张开嘴……”

    道格详细描述了侵害那个男孩的经过,内容之恶心,鱼小婷好几次差点真下手夹断那根东西!

    “除了那个男孩还有哪些?说他们的名字和具体时间地点!”鱼小婷命令道。

    人为刀俎,此时根本没有抵赖余地,道格老老实实交待了另外五个男孩,都是录制节目时诱骗上钩,继而遭到他的侵害,事后有的男孩保持缄默,有的告诉父母后私下和解。

    鱼小婷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针对有可能产生的疑问,详细逼他交待若干细节,直至榨干最后一点点秘密。

    离开别墅时,鱼小婷自然不会帮他松绑,相反还往浴缸里扔了两大块冰块,等明早天亮绑在树上的保镖被垂钓者发现,赶到别墅时,冰块应该早已融化。

    那根丑恶的东西也没用了吧。鱼小婷恶趣味地想道。

    回到市区,鱼小婷随便闯入一幢办公楼,利用电脑将刚才盘问的视频稍加编辑后发到英国各大论坛、网站!

    然后都懒得看反应,火速赶回赵尧尧家。

    不出所料,赵尧尧依旧独自坐在黑漆漆里的客厅里等消息,鱼小婷一刻不回来,她一刻不得安宁。

    不单收购案闯关,她更担心鱼小婷安危,倘若在伦敦出事,自己百口难辩。

    鱼小婷飘然现身,坐下时将茶几上的茶一饮而尽,道:“好了。”

    悬在嗓子眼的石头终于落地,赵尧尧展颜道:“人还活着?”

    “与死无异……”

    鱼小婷详细讲述了逼供的经过,赵尧尧越听越敬佩,急忙打开电脑,不用搜索,屏幕上自动跳出各大网站推送的消息,一律都是道格躺在浴缸里说话的画面!

    “那天我把他叫到办公室……”

    “他无助地哭泣……”

    “一笔钱,很大金额的钱,我不清楚细节,那是电视台给的……”

    “……受到了警告,是的,给予我很厉害的告诫……”

    每个屏幕飘窗跳动、闪现道格断断续续的自述,这是欧美世界最忌讳、最敏感、最招黑的丑恶行径!

    明知道格很可能在胁迫下交待,但受害者名字、侵害时间地点、和解细节都一目了然,很容易便能核实清楚,无论怎么辩解都没用。

    赵尧尧长长舒了口气,黑暗中举杯与鱼小婷轻轻碰了一下,含笑道:

    “不想说谢,可还是要说……”

    “谈到谢,应该我说才对,几年来越越在你身边……”

    “那个更没必要,事实上楚楚很喜欢有个小妹妹陪着,独生子女的孤独你我都尝过,看着两个女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我很高兴;反而是你,这几年真的受苦了。”

    鱼小婷深深吸了口气:“苦,是我自己的选择,再苦也怨不得别人,在我而言苦也是乐,因为突破原来困局无比艰难……我永远记得你救了我一命,那次险些跟詹姆士同归于尽,若非你及时赶到真的……”

    “过去的事别说了,”赵尧尧拍拍她的肩道,“最近还好吧?一直在鄞峡?”

    潜台词是问鱼小婷是否在方晟身边。

    鱼小婷摇头道:“FBI阴魂不散,去年起发生了很多事,我一直在外面打打杀杀,无暇顾及方晟,目前是樊伟派的人负责保护任务,接到来伦敦的通知时我正在深山做体能恢复训练。”

    “身边没人照顾怎行?”赵尧尧蹙眉道。

    这个问题鱼小婷哪敢接话,假装埋头喝茶,心想最合理的做法是你从伦敦回国,老老实实守在方晟身边,除了我哪怕白翎都不敢随便登门,那样就天下太平了,关键是可能吗?人家在伦敦在十多项收购呢,连方晟都不便说什么。

    琢磨半晌,赵尧尧缓缓道:“小婷,方晟最信任你,我也是。实话告诉我,白翎不算,还有哪些女人确实跟他好过?谁适合陪在他身边?”

    即便面对詹姆士、杰森,以及赏金猎人耿哥,鱼小婷都没这么紧张过,期期艾艾好半天,道:

    “尧尧,心肠软、重情义、不懂得拒绝是方晟的优点也是缺点,正因为此交到很多铁杆朋友,象朱正阳、严华杰、燕慎等等;在女人方面,有时把握不住分寸和尺度就……要说最适合人选,我觉得莫过于白翎,她那种霸气真是谁都学不来,当然也就尧尧不在场,对于你,她始终低半个头的。”

    这话半真半假,最重要的是烘托出赵尧尧至高无上的地位,委婉表明所有人包括白翎和自己都不敢越俎代庖的意思。

    赵尧尧听得受用,她的性格也容易被转移话题,遂问道:“那个叶韵怎么没消息了?”

    又是一言难尽的话题。

    鱼小婷简洁地说:“遇到点麻烦,藏到外省暂避下风头。”

    “小婷,你毕竟不是体制中人无须受种种约束,有时间尽量多陪陪他,免得不三不四的女人打主意……他的确不懂得拒绝,长期独居终究不行的。”

    “明白。”

    鱼小婷回答得更加简洁,唯恐多说一个字而引起误会,不由哀叹古代后宫娘娘妃子们真是度日如年,不但要看皇后脸色,说话还得赔着小心,心累。

    从赵尧尧这方面讲,其实鱼小婷真是想多了。

    在人情世故方面赵尧尧单纯透彻,与其在证券市场冷静睿智可谓天壤之别。之所以深更半夜聊这些,是因为在她心目中鱼小婷值得信赖,更想多了解关于方晟的事情,纯粹闲聊,没有任何深层次的想法。

    要是赵尧尧醋意足、容不下方晟跟别的女人有染,根本不可能救鱼小婷。

    赵尧尧是真心实意希望有靠谱的女人陪着方晟,比如白翎,比如鱼小婷,哪怕叶韵也行,至于徐璃、姜姝,她了解不多无从谈起。

    “听说姜姝患了抑郁症,怎么回事?燕家会不会觉得跟方晟有关?”大家族出身的赵尧尧最担心这个。

    “最主要原因就是双方父母逼她生孩子,姜姝基因有缺陷不能生育,接着没完没了做试管婴儿手术,大概还是基因作怪吧,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但双方父母执著地坚持,就在这个过程中她情绪恶化,慢慢累积起来形成抑郁……要硬怪方晟,那就是这期间他正好调到鄞峡,开局极其困难工作压力很大,自然而然陪姜姝的时间也少了,燕家很讲道理的,这一点没法怪他。”

    “得了抑郁症,这辈子就算废了吧?”

    “听说到朝明省挂个正厅职……”

    “爱妮娅在朝明啊,”赵尧尧想到那层关系,侧过脸道,“你觉得她跟方晟到底什么关系?”

    “良师益友。”鱼小婷斩钉截铁地说。

    “唔……”

    赵尧尧还想说什么,突然卧室门打开,越越睡意朦胧冲出来扑向鱼小婷怀中,喊道:

    “妈妈!”

    尽管声音压得很低,还是被睡得心神不宁的越越听到,这回抱得死死的怎么也不肯放,唯恐妈妈又不知不觉失踪。

    也给鱼小婷解了围。

    跟赵尧尧谈论方晟,谈论他的女人,鱼小婷简直如坐针毡,全身冒汗。

    舒舒服服睡到中午,外面舆论早就炸开锅,大清早就有数千人自发包围森林卫士电视台抗议,看到愤怒如潮的人群,从台长到员工都吓得让得老远,不敢上前触霉头。

    至于道格,被保镖和闻讯赶来的警察从浴缸里救出来后,近乎虚脱,哆嗦着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但头脑仍保持清醒,毕竟在冷水里浸泡这么长时间。

    道格首先坚持撤销报案,再三强调只不过是Mischief(恶作剧),匆匆将警察打发走。

    然后迅速收拾细软,清点财物,打电话委托给律师全权处理。

    又打了几个必要的电话后,道格强忍身体不适驱车直奔机场,随机购买了张去美国的机票,二十分钟后永远离开伦敦。

    道格很清楚,娈-童事件逾越了欧美主流社会的道德底线,一万条理由都不足为自己辩解,不管森林卫士电视台还是温高集团,关键时刻只能弃子自保,与卑劣无耻行径划清界限。

    结束了,自己的主持生涯,虽然到目前都不清楚栽在哪方面势力手里,谁叫平时得罪的人太多呢?

    终日打雁终有被鸟啄的时候,一切都是报应!

    【作者***】:请关注岑寨散人的公众号:亭外下雨的文学屋。公众号主要刊登岑寨散人其它中长篇作品,敬请关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