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多种组合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次换届时方晟任江业县长,那时虽然关心更多出于好奇,都懒得打听其中曲折只想知道结果而已,主要精力用在江业新城的构思,以及与鱼小婷厮混,换届前后刚好被她灌醉后上床,之后一有空她便开车从工地赶到江业……

    这回又面临换届,成天陪在身边的居然还是鱼小婷,人生境遇何等奇妙?

    关于换届,方晟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想法:一是权力中心之深不可测,官场前途坎坷险恶,应该远离为上;一是觉得与其让别人掌控自己的命运,不如化被动为主动,争取掌控所有人的命运!

    应了那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普通家庭出身的他,第一步走得很低,仅仅是黄海最偏远的三滩镇又是最偏远的方塘村的大学生村官,后来因缘际会当然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努力,历经艰辛做到正厅级市长职务。

    民间流传官场定律:村长靠打,镇长靠喝,县长靠买,市长靠命,省长靠生。这种说法某种程度反映了官场存在的弊病,却非全部,不能以少数不正常现象覆盖群体。

    官场跟所有生态圈一样,靠谁都不管用,核心是靠“能力”,能力不强,靠山再硬也走不了多远。

    以方晟为例,从三滩镇打拚到鄞峡,靠的仅仅是通过赵尧尧和白翎获得京都两大家族支持吗?恰恰相反,于、白两家打心眼里都是反对的,尤其于家间接导致了第一次双规,方晟险些刚出道就倒下。

    正因为他的能力,他的政绩,他在地方的口碑赢得两个家族尊重,特别以一对三击败京都空降部队,于铁涯败走黄海,使得于家不得不紧急调整策略。

    官场固然充斥贪官污吏,查不完抓不完杀不完,但沉默大多数是正派正直的,他们才是真正支撑起官场的脊梁。

    按“市长靠命”的说法,方晟以草根阶层坐到这个位置应该心满意足,然而有爱妮娅为榜样,他不会止步不前。

    方晟今年虚龄三十八岁,档案年龄三十七,他不象爱妮娅有名牌大学身份,也不象陈皎、徐璃、姜姝等人自带优良基因,放眼内地官场,象他这样做到正厅级的草根阶层出身者凤毛麟角,或许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他的短期小目标是真正主政地级市,按自己的意图打造“方晟模式”的地方经济体。在鄞峡,一是凡事必须征得吴郁明同意,缚手缚脚,二是这里底子太薄经不起折腾,要让外界看到成绩只能不遗余力抓数据。

    长远目标呢?方晟有些迷茫。

    原先他的理想是做威风八面的省委书记,让偌大省份都贯彻自己的意图,创造出独特而繁荣的正治经济生态。

    然而从冯卫军到肖挺,从李大明到沈燃,方晟方才惊觉原来省委书记如此不堪一击!

    不管你在地方做了多少实事,不管你拥有多么耀眼的政绩,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一纸任免通知便从天堂打入地狱!

    看来省委书记也不足以自保……

    头一次,方晟把目光放到京都那个二十多人的“局”,入局者自带光环,虽说没有免死铁券,总不至于象省委书记那样任人摆布吧?

    再回头想想,于白两家煞费苦心支持自己,目标仅仅是省委书记吗?倘若如此当初在于道明身上多花了心思就行了。

    记得于老爷子说过,于家不缺省长,那么,缺的是什么呢?

    出了省委机关大院,鬼使神差地,方晟没有直接回鄞峡,而是驱车来到省城与银山交界处找了家酒店住下,打电话给樊红雨。

    “刚刚给你发了个酒店定位,赶紧过来。”他命令道。

    樊红雨心情很好地说:“干什么?”

    “办理红河未完的交接工作。”

    “好啊,起码两次。”

    “来了再说。”

    十多分钟后樊红雨香风扑面地闪进房间——经过小产休养、减肥成功,她愈发显得娇艳靓丽,骨子里透出妩媚性感的味道。

    与鄞峡相似,去年也是红河辉煌腾飞的一年。

    一方面方晟在任时完善的工业布局和整体规划逐渐发挥厚度效应,落户企业产能、销售配比日趋合理,凭借倚靠省城和银山强大的中转功能,效益蒸蒸日上;另一方面许玉贤对樊红雨颇为关照,几项重点工程和项目都放在红河,加上朱正阳主导的扩大包邮区议题也以徐靖遥的大型快递分捡中心为核心,多重因素推动下,红河各项经济指标再度呈井喷之势,跃至银山各县区之首。

    于道明出于对宋家的善意,大力在常委会里推介;京都层面则有宋樊两家摇旗呐喊,中组部将樊红雨正式列入后备干部名单,并暗示有可能破格提拔!

    欢爱滋润、仕途顺畅,樊红雨心情特好,皮肤也紧致光滑如少女,腻在方晟身上显得惑力十足。

    与樊红雨欢爱,方晟格外撒野和痛快,因为她遇强则强能迸发出巨大能量,而且激情四溢,奔放如草原上的小母驹,无拘无束肆意奔驰,仿佛全身每个部位都参与运动,每每令方晟愉悦度上升两个等级!

    今晚同样如此,抵达巅尖的她搂得方晟喘不气来,剧烈颤栗如同地震,受此强烈刺激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守住,洪水暴倾而出,她显然感觉到了,把他搂得透不过气来!

    心满意足吻吻他,歇了会儿樊红雨道:“你那个银山的女朋友真去京都党校封闭学习?”

    看来她也很纳闷徐璃学习半年的事,毕竟大违常理,久在官场混的都觉得奇怪。

    方晟装糊涂:“我在银山有好几个女朋友,也包括你。”

    “姓徐的!”樊红雨狠狠咬了他一口。

    “哎哟!”方晟失声叫道,“轻点行不行?!”

    “轻点叫吻,不是咬。”

    “的确去了,我请陈皎查过这一期半年班学员班名单,有她的名字。”

    樊红雨不知怎地突然恼怒起来,又狠狠咬了他一口,道:“从白翎到徐璃,还有鱼小婷都可以光明正大称作你的情人,唯独我永远不见天日!”

    钻心的疼!

    真是无名之火啊。

    方晟龇牙咧嘴揉揉痛处,苦笑道:“你……你不是有正牌老公吗?看到宋仁槿我就好像矮一截,那种感觉也不好受。”

    “官做得越大,越摆脱不了那桩可恶的婚姻,我……”樊红雨长长叹息,用力搂紧他道,“可我生命里只有你一个男人,是么?”

    “是……我很抱歉,到现在都没亲手抱几次臻臻,的确枉为人父。”

    “他原本只是我交差的副产品,”她幽幽道,“都说先结婚后恋爱,咱俩算是先生儿子后恋爱吧?做爱越多,爱得越深,是不是?”

    还有鱼小婷也是如此。

    当鱼小婷灌醉他并主动献身时,并没有象后来那样爱得深切,只是出于报复和主动出轨的想法,然而男女间情爱就是这样,总与欢爱密不可分。

    方晟无言地抚摸她的长头,细细长长的脖子,还有高耸的山丘……

    “我多想退休后跟你开开心心依偎在一块儿,可你有那么多女人,我却顶着宋夫人的头衔,我……”

    “女人虽多,四面八方啊。”方晟忍不住吐露心声。

    “好哇,你是找不到女人了才约我?”

    “不是不是,鱼小婷还在鄞峡……”

    真是错上加错!

    樊红雨柳眉倒竖,翻身坐到他身上,双手扼住他颈脖道:“原来你夜夜春宵,跟我只是扶贫?!”

    方晟哭笑不得:“瞧我这状态象夜夜春宵吗?不信再试试?”

    “试就试!”

    两人随即转入第二轮,一番云雨之后……

    “还行?”

    “还行。”

    “要是夜夜春宵,恐怕顶不住吧?”

    樊红雨扑哧笑道:“算你蒙混过关……要不就是鱼小婷实力太弱,一个人对付不了你。”

    “她能以一敌十!”

    “我是说床上!不服气叫她来比试比试?”

    方晟暗想以鱼小婷神出鬼没的身手,没准早观摩过两人的欢爱秀了,遂道:“肯定得有顺序问题,先跟你,接下来准得歇菜;先跟她,后面咱俩还有一拚。”

    樊红雨与他鼻尖对鼻尖,目光闪烁不定:“哟,你真想过这事儿?”

    不仅想过,几乎付诸实施了!

    但方晟知道樊红雨绝对不可能接受!

    一方面樊红雨是比鱼小婷、徐璃、白翎等更正宗的大家闺秀,自幼接受的教育,长期养成的气质和理念,本身副厅级身份,都决定了她不会跟别的女人躺到一张床上。

    另一方面轮战斗力,樊红雨在他经历的所有女人当中绝对独占鏊头,段位甩徐璃、鱼小婷等人一大截。无论之前探讨过的徐鱼组合,还是有段时间考虑的白翎加姜姝,方晟自信都能对付,唯独樊红雨跟谁组合都不行,因为她一个就让方晟招架不住。

    “没,从未想过,也不敢想。”方晟坚定地说。

    樊红雨将修长的大长腿搁在他身上,悠悠道:“想又不犯法,可以想的。你那一大帮女人其实我都不顺眼,就合适叶韵,甜甜的、笑眯眯的很喜容,想必上了床也笑个不停,好有趣哟。”

    “她出身可疑,樊伟和白翎正在抓捕中。”方晟故意板着脸说。

    “别逗了,告诉你吧真要是樊伟想抓的只要在中国肯定逃不出他手心,除非他半心半意,”她一拍方晟柔软的肚子,“就这么说定了,加叶韵三人行,我乐意奉陪!”

    “哎哟!”方晟第三次惨叫,不满地说,“太重了!你真不怕她是间谍,将来拿欢爱光碟要挟?”

    “对于身材和床上表现,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她敢抖露光碟,我正好跑到日本当群众演员,会很火哟。”

    “亏你想得出……”

    对她的异想天开,方晟简直无语。

    闲聊了会儿,樊红雨突然微微笑道:“我又不相信你没有夜夜春宵了。”

    “这……”

    难道又要用身体证明一次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