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三战皆败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才没落到发言机会的韦升宏仿佛急于表态,忙不迭道:“十块就十块,让到鄞峡的投资者都有参与机会,免得大打出手,争抢到头破血流的程度。”

    冷场几秒钟,吴郁明故作轻松地说:“看样子方市长要解放思想了,四块还十块,没有本质性区别嘛。”

    方晟听出他暗示的意思,也报以微笑,道:“大家没见过鄞峡有这么高的房价,着急了,巴不得把家底子都抛出去套现,其实在林部长眼里算什么?十块就十块吧,具体实施步骤再讨论。”

    第二个议题以方晟失败告终。

    最后一个议题关于鄞坪山风景区为核心的生态功能区建设的实施细则,首先要结合鄞洲水库做大生态功能区,这部分方案由鄞洲县正府主导出台,基本贯彻了前期方晟现场指示精神和主要想法,即拉伸对面主体公园覆盖范围,水库一侧做观景台,一侧引入水流做水上乐园,前后则修建观光道、绿化带,突出“绿色鄞峡”、“生态鄞峡”构想。

    争议在于,鄞洲县正府建议建成后的大生态区纳入鄞坪山风景区管理,实施大门票制后二八分账;而鄞洲电厂提出异议,认为水库是大生态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既然你们利用水库环境和生态资源,电厂也应该参与分账。

    方晟冷笑:“我还认为电厂是水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呢,正府有权利参与电厂经营利润分成,行得通吗?它是经营类企业,老老实实做好发电、供电工作,有了钱赶紧搞技术改造、设备更新,少在别处打歪心思!”

    “这个……”耿大同公然唱起了对台戏,“事实上多年以来电厂实际承担水库维护、修缮等方面工作,一般溺死在水库里的儿童,都是电厂负责赔钱。有义务就有权利,不在于分账多少,该给的还得给。”

    房朝阳反驳道:“电厂承担的这些不属于管理权,而是当初合同规定的管理义务,是受正府委托所做的事。你电厂要觉得委屈,正府可以连同经营权一起收回,找愿意承担义务却不参与分账的投资商干!”

    “要尊重历史事实嘛,我们的政策必须保持延续性,千万不能给外界特别是投资者造成新官不认旧账的印象,否则招商工作难以维继,”窦康斟字酌句道,“你说合同规定内容,也没有溺水儿童归电厂赔偿的条款,完全是正府做电厂的思想工作,出面责任兜底,不然苦主揪住正府不放赔偿金额更高,对不对?我认为电厂有充分理由参与分账!”

    成槿芳口无遮拦道:“大景区连乔娜那种大明星都请来了,怎会赚不到钱?有钱大家分分嘛,别小家子气。”

    韦升宏再度主动杀出来:“哪怕分一成,象征性姿态嘛,其实双方都不在于那点钱的。”

    眼看又将形成碾压之势,吴郁明赶紧打住话头,道:“市场问题要由市场来解决,作为地方正府我们原则认同电厂的诉求,但到底怎么分,分多少,由将来的景区管委会跟电厂协商,我们不做包公也不做和事佬,就这样吧!”

    市委书记这么说,常委们也不便再辩解,反正同意电厂分账就意味着取得初步胜利,接下来慢慢磨。

    总之三个议题讨论结束,回过头一梳理才发现吴郁明、方晟竟三连败,无一取得成功!

    即便马天晓、蒲英江在常委会的时候,都没取得过如此碾压的胜利!

    散会后,吴郁明踱进了市长办公室,劈头就说:

    “咱俩跑京都开会,后方被人抄了,形势很不乐观。”

    方晟道:“韦升宏绝对是被拖了回去;魏昌成、梅秋可能子女有小辫子被慕达抓在手里;林枫暂时看不出名堂,至少表面没投靠他们。”

    “接下来要办的大事很多,不能被这伙人拴着鼻子走,”吴郁明干脆利落地说,“咱俩来个承包责任制,我负责韦升宏、魏昌成;你负责梅秋、林枫,怎么样?”

    魏昌成和梅秋属于中立派临时转向,好处理些;韦升宏原本属于本土派,尚不清楚陷得有多深,是个硬骨头;林枫背景相对清白,但有省城领导干部的傲气,沟通较难。

    这样分配确实不欺公平。

    方晟展颜道:“好啊,吴书记分配工作有没有限期?三天?一周?”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吴郁明难得幽默,“顶多三天吧。”

    “我觉得也是,不尽快解决夜里睡不着啊。”方晟叹道。

    说干就干,吃完午饭方晟顾不上休息,分别将齐垚、小司、蔡雨佳等人叫到办公室密议,再与省城的严华杰通了四十分钟电话,忙忙碌碌到傍晚,看看还有十几分钟下班,信步踱到统战部林枫办公室。

    见方晟进来,林枫暗知八成为上午常委会的事儿,上门众师问罪来了,当下也不起身相迎,也没说话,简洁地吩咐秘书泡茶,径自静静看着对方。

    等秘书出去并带上门,方晟慢悠悠呷了口茶,道:“林部长不太喜欢品茶?”

    “正常只喝咖啡不喝茶,这会儿太晚了,所以没喝咖啡。”林枫平淡无奇地说,暗示下班时间不要谈工作。

    方晟微微一笑,不谈工作就谈私事,转而轻轻松松道:“记得程庚明吗?昨天刚提拔省正府副秘书长。”

    林枫一愣:“最近省里没人事变动啊,再说他……”

    “他去了原山省。”

    “噢——”林枫脑子一转便想到陈皎在那边当副省长,表情复杂地说,“不容易啊……”

    吉艳萍同时与程庚明、林枫等人保持情人关系,用民间戏谑之辞,两人也算连襟。不知为何,林枫对吉艳萍就是恨不起来,当然更不会敌视程庚明,相反有同病相怜的感觉。

    “说不容易其实也容易,不就是正处到副厅吗?副省长有充分建议权。”方晟翘着二郎脚道。

    林枫看着他的样子一股怒气涌上心头,勉强克制住自己,道:“方市长如果来炫耀程庚明的仕途,那么不好意思,我准备下班了。”

    “下班去哪儿?”方晟微笑着问,“闷在宿舍看电视还是回省城?嫂夫人早搬回娘家,两人形同分居了吧?”

    林枫终于怒不可遏,用力一拍桌子:“你不走,我走!”

    说罢离座气冲冲往外面走,方晟身子一动不动,等林枫手碰到门把手时才说:

    “这一切可以改变!”

    林枫停下来看他,等他继续说。

    方晟道:“生活作风不算大不了的问题,凭什么陷在鄞峡一辈子?如果能干出点成绩弄出点特色,起码回省城是有把握的。”

    “方市长什么时候擅长开起空头支票了?”林枫目光中充满疑惑。

    “我不清楚窦康他们跟你谈了些什么,两者权衡,我的份量总比他们加起来重一点吧?”方晟直言不讳道。

    林枫没吱声,表情流露的意思似乎不太认同方晟的话。

    方晟脑子急速转动,补充道:“仕途无望,多捞点实惠不枉来鄞峡一趟是不是?窦康、慕达这帮人的钱不好拿,有腥味儿,将来翻旧账要倒霉的,到那时不止发配穷边远那么简单!”

    “听说过统战部长收礼收贿吗?压根不可能的事!”林枫冷笑道。

    “利益输送也算收礼收贿的。”

    这句话似乎点中林枫穴道,僵在原地半晌没说话。

    “除了钱,窦康能向你保证什么?”方晟续道,“在我们遏制打击下,本土派经营领域愈发萎缩,大概最能诱惑你的就剩房子吧?不错,神仙池商品房位于黄金地段,学区房,升值空间大,经历过省城房价过山车的你自然不会错过良机,对吧?”

    林枫低低叹了口气,缓缓转身回到座位坐下,双目呆滞看着桌上的地球仪,面色颓丧。

    “但我可以提前给你透个信儿,省城那一幕在鄞峡决不会重演,绝对不会!”方晟铿锵有力地说。

    办公室里出现令人不安的沉默。

    “请教方市长,统战工作能搞出啥特色?”林枫终于开口问道。

    “要看你往哪个方向发展,譬如经济,可以利用海外关系开拓招商渠道,成为鄞峡招商引资亮点;譬如党建,加强非公企业党员培训和组织渠道建设,也是亮点;再譬如……”

    林枫目光一闪,道:“你好像没做过统战部长?”

    “参加那么多次常委会,统战部长也汇报工作嘛,多少总能学到点。”

    “不对!”林枫摇摇手指,“加强非公企业组织渠道建设是我目前正策划的项目,双江没有先例!你从哪儿打听到的?”

    方晟神情自若:“我哪有工夫到处打听别人的事儿?非公企业归统战部门管,是党建工作空白点,这么一联系不是很显然吗?”

    “海外关系开拓招商渠道呢?”林枫愈发狐疑。

    “早就开拓海外关系招商引资很多资金了,没归类而已,”方晟大笑道,“所谓工作亮点都是人为总结的,林部长也深黯其道吧。”

    “坦白说我是打算这么做,但统计了一下,相比内地,海外资金比较零碎,规模不大,拎不上台面,倘若有千万以上的投资就好办了,顺势召开恳谈会、海内外亲友联谊会等等,能把声势做上去。”

    方晟沉思片刻:“原来是内地人,后来改为香港身份也算?”

    林枫微笑:“解释权在统战部,怎么有利于宣传工作怎么解释。”

    “那就行,过阵子帮你介绍两位,绝对都是千万级以上。”

    “拜托方市长了,”林枫收敛笑容,正色道,“后面需要我林枫的地方,方市长尽管开口。”

    方晟再次大笑:“当然当然,我会经常开口的,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