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限期限职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育斌道:“我简要说明一下情况。连大军是十六年前担任市胶管厂长,十年一前生了场重病,当时市里以为他挺不过去了,遂在他生病期间重新委派厂长。不料半年后连大军奇迹般复苏,精神抖擞要回胶管厂主持工作!任免文件都发了怎好收回?再说市领导对他能否正常工作也有疑虑,就反复做思想工作,最后让他承包水杉林作为补偿……”

    “工资享受厂长待遇?”方晟问。

    “是的。”

    “胶管厂破产,他工资福利有没有影响?”

    “不再担任厂长后,他一直挂在市国资委下面,后来按处级干部标准办了离休手续。”

    “砰!”

    方晟又一次猛拍桌子,在场负责人们重重一震,心里明白又出岔子了!

    这时穆局长和印总进来,一脸内疚地说刚刚把事情问清楚了:是连大军托关系让人私自供电供水,主要用于水杉林的灌溉养护,当初承诺费用自理,实质账都记在未注销的胶管厂户头上。至于三户违章建筑乱拉乱接水电,连大军睁只眼闭只眼,反正不用他掏钱……

    听到这里,方晟揶喻地说:“破产清算组现在有钱了,该不会顺便帮连大军把账结了吧?”

    “专款专用,专款专用。”傅育斌尴尬地说。

    穆局长和印总接着汇报已经指示相关部门立即停水断电,任何人打招呼说情都没用。

    “不单如此,我要追究连大军的问题了!”方晟手指敲击桌面道,“身为处级领导干部,拿着公务员的钱做水杉生意,胶管厂经营正常倒也罢了,破产八年工人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工资都发不出,他还有心情胡搅蛮缠,哪有半点党员觉悟?党性跑哪里去了?生病期间市领导重新任命厂长是对的,一大摊子事不能总你痊愈归来!拿这个要挟组织,要挟胶管厂,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傅育斌飞快地记录。

    凭经验他知道这件事还得自己出面,此刻方晟说的每句话都是依据,拿市长的名头压连大军是最佳武器。

    “明天,不,今晚傅组长就要约谈连大军,两条路,”方晟竖起两个指头,“一是接受基建办提出的补偿金,一周内把水杉都砍了运走,当然了,之前欠的水电费要从补偿金里扣除,不答应就扣离休工资!二是不接受,那很好办,胶管厂已经破产了,工程队没有帮他看守水杉林的义务,随便外人进去砍,原胶管厂工人优先,谁砍走算谁的……”

    部门负责人们发出含义不明的笑声,暗想这招够缺德的,是堂堂市长干的事儿吗?

    方晟接下来一句话把所有人都打入地狱,再也笑不出来了。

    “双休日大家辛苦一下,以三天为限,下周二上午我再到这儿看,违章建筑应该已经拆除,水杉林起码砍掉四分之一,否则,”方晟目光炯炯扫视会议室,“身为市长,我要对在座各位进行问责!没能力完成市长交办的工作,还继续坐这个位置干嘛?早点让给有能力的人干!”

    此言一出屋里死一般寂静。

    郑拓及时跟进,道:“断水断电,清理街道,严格交通管理,卫生、检疫、城管、工商各部门协调,我看不出那三家有继续赖下去的必要!何况,我们不是一赶了事,事先就承诺安置附近门店、补贴租金和费用,并非扫地出门嘛!会后大家拿个具体方案出来,明天做什么、后天做什么,周一做什么,每个时间节点要确定责任部门,落实责任人,哪个环节落后记到哪个头上,最后算总账!”

    “少数领导干部热衷于权利,热衷于捞钱,见到好处抢着做,见到困难绕开走,很多原本简直的小事酿成大问题,就因为推诿扯皮、效率低下!”方晟冷冷道,“今天各位的名字我都记下了,老实说我都不熟,但下周二上午看不到实质性进展,全部给我停职反省,每天到我那边报到,到时就熟了!会办会就开到这儿,你们继续讨论!”

    说罢方晟快步走出会议室。

    手机响起,是韦升宏打来的,说下午会同耿大同与滕存海详细探讨了投资计划和赞助方案,就其中七个方面事项达成合作协议,吴书记的意思是晚上一起庆贺一下。

    方晟眉头一皱,说我在胶管厂这边开现场会,关系到我母校的工程,大概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那帮庸官可我把气坏了,下周非得拿两个开刀不可……你们先进行,来得及的话我赶回去敬个酒。

    噢噢——

    韦升宏隐隐听说胶管厂厂区拆迁受阻的事,知道方晟对此极为看重,也没勉强。

    当晚乔娜打来电话,问滕存海到鄞峡投资拍电影,方晟到底知不知道,这事儿是谁联系的?

    方晟说谁联系与你主演有关系么?反正你按规矩拿片酬,该多少就多少。

    乔娜说不是这样的,本身我今年的档期都排满了,可以一口拒绝,滕存海就算生气也没办法,他可以找相关导演证实嘛。但如果你主导的项目,我违约其它剧组也要过去,意义不一样的。

    想了会儿,方晟说目前为止我没有介入,基本是吴郁明做的主,你呢按你的思路处理,不必顾虑太多。

    我明白了!乔娜干脆利落答道。

    周六上午落实卫君胜等人行程时,吴郁明幽幽说了一句“乔娜来不了”,方晟故作惊讶说为什么,姓滕的不是言之凿凿肯定能请过来吗?

    吴郁明摇摇头说影视圈都这样,牛皮吹到前面,之后一点点弱化你的期望值,后来换了个也算一线明星,名气比乔娜差一点点而已。

    方晟都没兴趣问那位明星的名字,径直说刚才核实过了,除卫君胜、童光辉夫妇外还有两位,一位是达建集团总经理左明,还有一位语焉不详只说是朋友,男女都不知道。

    吴郁明笑道越含糊越有问题,八成新泡的马子,这小子……嘿!

    上午十点多钟,省城那边的消息是卫君胜一行已经抵达,省委省正府两位副秘书长前去接机,参与接待的省委常委有:于道明、田泽、岳君光和李涛。

    于道明和田泽出身京都,与卫君胜、童光辉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岳君光某种程度代表省委和沈高,李涛则负责宣传和外联,接待是份内事。

    这样的接待规格,卫君胜还是比较满意的。

    由于初次到访,双方只有大致合作方向,没有具体操作线路,很多东西需要低两三级层面会商,拿实施计划和步骤。

    卫君胜承诺到双江创建重型机械基地,童光辉表示立即着手进行设置分行的可行性报告,乔莲则提出在双江寻求合作商开展联营业务。

    还有位小鸟依人的女孩很少说话,始终不离卫君胜左右,身份奇特。卫君胜介绍是“冯小姐”,童光辉夫妇笑谓“冯秘书”,左明尊称为“冯老师”。

    在座都是老江湖,两三个回合下来就明白了,敢情她啥都不是,就是卫君胜的情人!

    把小情人带到这种场合,卫君胜胆子够肥的。

    想想自己找了位美发师还被查得东躲西藏,被老爷子蔑称为“剃头匠”,安置费用还得找方晟开支,于道明觉得满嘴苦涩,深感人不能比人,太计较的话会被气死。

    中午适量饮酒人均两壶,宴罢田泽提议到潇南市区转转,私心想趁机落实重型机械基地,为自己政绩增添光彩。不料卫君胜委婉地说下次再参观,马上就得动身去鄞峡,田泽、岳君光、李涛都“喔”了一声,暗想鄞峡俩小子下手好快,这么短时间就跟炙手可热的子弟兵达上关系了。

    虽然只有五个人,岳君光还是调了辆豪华商务大巴——这是省委常委们下基层坐的,送他们去鄞峡。

    吴郁明、方晟早早来到高速路口迎接,动身前一再踌躇,吴郁明还是叫上了房朝阳,原因在于省里都出动四位常委,小小的鄞峡却只有两位常委未免太寒酸。

    方晟笑道其实也没关系,本来嘛卫君胜就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态,不然不可能把小情人带身边。

    话虽如此总觉得……吴郁明叹息道。

    接待卫君胜一行,吴郁明可以说真是勉为其难,上午京都传来的都是坏消息:

    对于吴家四处奔走,于家表现出少有的低调平和,未置一辞;但詹家意见很大,发牢骚说六年正厅算什么,其中五年当的是市长,咱家詹印结结实实做了六年市委书记,凭什么一碗水端不平?邱家出人意料地跳出来,说六年市委书记够本了,咱邱家子弟一个厅级都没有,哪来的一碗水?碗都没有!

    另一方面,吴家通过庞大人脉秘密联系田泽,田泽却兴趣泛泛,连接碴都不愿意,更不用说深谈了;其他省委常委要么心存顾忌,不想得罪于道明,要么压根被沿海派气势所慑,不愿卷入其中,总之目前为止没人答应在常委会提“吴郁明”三个字。

    “要不……你直接跟方晟谈,请于道明助一臂之力,他日我们吴家决不会亏待。”吴曦说。

    吴郁明长叹:“我能给他什么承诺?吴家又能给他什么承诺?没底牌,根本不可能和他坐一块儿!”

    吴曦也叹息不已。虽说还在一线,享受副国级待遇,国际影响力只增不减,但与政务院相比管辖范围比较单一,不可同日而语。

    商务大巴缓缓下了高速,吴郁明、方晟同时拉开车门满面笑容迎了上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