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同舟共济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续七次思想汇报没过关,找到省委书记哭诉都没用,公安厅长、常务副厅长、省经侦大队长等人撑不下去了,主动打报告自请处分!

    爱妮娅等的就是这个,随即拿着一叠报告找省委组织部商量公安厅人事调整问题。

    省委常委会上,尽管窦德贤反复强调“要保持公安队伍的稳定和连续性”,应留生壮着胆子说了句“不能一棒子打死人”,爱妮娅双目含怒扫了两眼,冷冷说“从前期省经侦大队经济责任审计情况看公安系统问题非常严重,引咎调离是最好的出路”,众人均听得心中一凛,没人敢接话。

    谁都知道爱妮娅真敢掀盖子!

    讨论的结果是,公安厅、省经侦大队领导班子大换血,有的去人大政协,有的调到司法局、法制办、政法委,有的贬至基层任职。不是说凡事推给集体研究就没事,集体研究那就集体承担责任,来个一锅端!

    爱妮娅就要给朝明官场包括省委常委们造成这种影响:别惹我,我是睚眦必报的!

    朝明官场因为房晓真被抓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方晟却一身轻松来到京都,此次要专题答谢卫君胜并邀沈直华出席,然后飞到白吉,与久违的徐璃重聚!

    大半年时间没见徐璃,那清冷的俏脸,那细腻入微的温暖,那令人疯狂的“名器”,想想都有难抑的兴奋。

    周五晚上抵达于家大院已近十一点,老爷子吃安眠药睡着了,伴着粗浊的呼吸和咳嗽声,方晟悄悄进去看了会儿便退出。

    “风蚀残年,爷爷身体愈发不行了,”于云复从阴影里踱出来,低声道,“从你上次看望后,爷爷只起床到院里转过两回,绝大多数时间躺在床上。”

    “要不要住院边观察边治疗?万一有突发情况,家里医疗条件终究不够。”

    “我们都建议过,爷爷说要死在家里,唉,不勉强,”于云复话锋一转,“吴郁明近来情绪怎样?”

    “有大祸临头的感觉,也承认吴曦正四处活动。”

    “跟我来。”

    翁婿二人走进小院子,反锁好门进了书房,再反锁好,于云复在书桌前坐下,脸色凝重地说:

    “估计难逃一劫!”

    “这么严重?”方晟吃惊地说,“我还以为——不单我,恐怕吴郁明也觉得顶多通报批评,背个处分就算非常严重了,毕竟张荣是自杀。”

    于云复沉重地说:“开始大家都这么认为,吴曦闲谈时还开玩笑说下属抑郁自杀领导都要背责任,以后要有心理师资格才能做一把手。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方晟念如电转,脱口道:“就是燕慎所说的话,最高层要报一箭之仇!”

    “可能,最高层本来要拿你开刀,张荣的死正好是突破口,吴郁明既然脱不了干系就替你挡枪了!”

    “真是侥幸……”方晟喃喃道。

    “桑首长的风格……今后大家都要适应,不能轻举妄动,他对派系是严厉打压的,连沿海派都未能幸免,说明大趋势是不唯出身只论政绩,长远来看是好事,短期对我们难免有影响,改革的阵痛嘛,不能临到自家才晓得喊疼,都得忍着。”

    方晟还关心吴郁明的命运:“报仇会到什么程度?”

    于云复摇摇头:“难说,吴曦是竭力避免翻车,关系都找到最高层——跟于家一样他也输不起了。”

    话语中隐隐有某种悲凉。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从目前形势看套用成“官不过三代”也通,不管如何努力总会被视为祖荫庇护,哪怕明显凭借自身实力上位的方晟都难以摆脱这种原罪。

    接下来于云复难得透露了一些近期京都高层的活动,有的印证了民间传闻不是传闻,有的则令方晟瞠目结舌,深感混官场之不易。

    当夜很晚才睡,第二天清晨再去老爷子那边,被告知仍在熟睡不必打扰,遂雷打不动送小贝练高尔夫,中午在附近吃了简餐后再送回于家大院,马不停蹄赶到白家大院。

    见白老爷子神采弈弈在后院草坪散步,不由松了口气,到底经历过战火考验,身子板硬朗得多。

    “听说最近于老身体不太舒服,没大问题吧?”白老爷子关切地问。

    “主要是支气管炎引发哮喘,气息不匀后全身都难受,提不起精神,查过了心脑血管和内脏都正常。”

    “年纪大了尤如老化的机器,不是这儿出毛病就是那儿有故障,很正常,有力气起来运动运动,运动能治百病,这不是医生说的,而是我几十年总结的经验,比医生靠谱。”

    “我就羡慕爷爷豁达自在的心态。”方晟拍了一句。

    白老爷子摇摇头:“该放手就放手,什么事儿都想争没用,套句部队里的话说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吧?”

    方晟知白家对于云复、吴曦留任不以为然,觉得赖在位置不退没多大意义,笑了笑没说什么。

    “人家心里有火当然要发泄,闷在肚里伤身体,还好,吴郁明主动替你挡了枪眼;但官场不可能总这么幸运,你的账还记着一分都少不了,以后留点神;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规矩,你得遵守,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

    “谢谢爷爷教诲,我会注意约束自己的行为。”

    白老爷子在草坪上走了几步,道:“吴家这道坎……很难过。”

    跟于云复的判断一模一样,方晟连忙问:“爷爷听到什么内幕?”

    “这种事还用内幕?正常思维就能推断出来,”白老爷子沉吟道,“我的建议是于家、宋家还有詹家不能袖手旁观,有一份力出一份力,尽可能替吴郁明解除危机,哪怕从轻处理也好。”

    “噢,爷爷是这样想的?”

    方晟颇有些惊讶。吴郁明要为张荣的死负责,包括于云复在内都乐见其成,既有趁势清理一个竞争对手的心理,还有就是鄞峡经济布局已奠定基础,经济增长局面基本形成,此时踢开吴郁明,方晟便可将功劳揽为己有,实在是有利无弊的好事。

    “不错,吴郁明是你的竞争对手,今年以来随着经济形势好转也琢磨单飞,拍电影自我宣传和撤区建区都有捞取政绩的意思,按说不值得同情,”白老爷子沉声道,“我是军人,我不懂正治,仅从军事角度来分析……想想看,秦国为什么能击败那么多诸侯国统一中国?”

    “兵强马壮,锐意改革,还有远交近攻、集中优势兵力……”方晟把历史书上的内容都搬出来,却见老爷子脸上没赞同的表情,脑子急转之下蓦地叫道,“对了,关键在于分化离间六国联盟,各个击破!”

    “对,各个击破!”

    白老爷子双手负在背后,遥望不远处巍峨耸立的城楼,道:“没坐到省委书记位置之前,谁都不能说自己是希望之星,包括你,吴郁明、詹印,也包括沈直华、陈皎、宋仁槿等等,只有到那个位置,最高层才不会随便动也不敢随便动,否则你们就是棋盘上的兵卒,任由差遣!”

    早在大换届前后方晟也有类似想法,遂深深点头称是。

    “在这个过程中,你们相当于集团军联袂对阵地发动冲锋,每倒下一个就意味着整体实力减弱一分,也相当于赵、齐、楚等诸侯国先被秦国灭掉一个,接下来对手岂非愈发游刃有余?”

    方晟恍然大悟:“所以局势又回到宋老爷子去世那阵子,必须携手共度难关!”

    白老爷子指点说:“你不要出头了,否则调转枪口打你!让于云复、吴曦、宋寒枫他们向前冲,还有詹家也得拖着,反正都退得差不多了还在乎什么?”

    “好,好,我今天就做工作。”

    小宝正在接受家庭教师辅导,白翎坐在角落边玩手机边监督,见方晟进来赶紧迎上去,到院里聊了会儿。

    白翎悄声说各种迹象表明吴家上下都有大祸临头的感觉,因为从最高层飘出的片言断语来看,处分力度有可能是空前的!

    “空前到什么程序,吴郁明悲观到降级降职的程度,”白翎说,“倘若落到那个境地,他的下场跟于铁涯没什么区别,正治生命基本结束!”

    方晟重重一震,摇头道:“领导干部对下级自杀负责到这种地步简直……以后还有谁敢当领导?”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不干自有人干,何况解释权在上面,未必每个领导都要这样负责。”

    “如此说来,爷爷的建议非常正确,几个家族的确不能袖手旁观,因为吴郁明的今天会是我和詹印的明天!”

    “这几天吴郁明一直在京都,詹印则是上午刚回来,”白翎郑重地说,“你们几个最好聊聊,不碍事的,加上卫君胜一块儿不算私下搞串连。”

    方晟稍作迟疑:“还有沈直华呢,落到外界眼里岂不成了新生代子弟聚会?”

    “相信我,他不会参加的。”

    “嗯,我也考虑过这个可能,可万一他去呢?”

    “那就把燕慎拉过去,以大学教授身份参加可以避免正治味道。”

    “不错!”方晟赞许地拍拍她的肩,四下瞟了一眼低声道,“做好准备,今晚……”

    白翎啐道:“别喝得烂醉逃避检查。”

    “交警又不查这种酒后驾驶。”方晟涎着脸说。

    中午提前赶到约定的酒店,途中打电话给燕慎说明情况,虽说早有安排,燕慎还是很爽快地答应“救场”,身为官宦子弟很清楚方晟等人当下处境以及避嫌的重要性。

    进了包厢,卫君胜正在来回边踱步边打电话,然后无奈地说:

    “直华有事绊住了说来不了,让我向你转达歉意,日后有机会再聚。”

    早猜到这个结果,方晟耸耸肩笑道:“没事儿,过阵子咱俩一块去白山打秋风,对了,横竖没人,索性把郁明和詹印叫来喝个小酒,行不?”

    卫君胜眼珠一转就猜到缘由,笑道:“没问题,我再看看燕慎有没有空。”

    鬼精灵,数年央企董事长真不是白当的!

    “未经允许我已经约了。”方晟笑道。

    吴郁明不知在哪儿谈话,背景非常安静,听方晟邀请欣然答应,说半小时内赶到;詹印接到电话略有些惊讶,从嘈杂声看已在某个酒店,当听说还有“郁明和君胜”当即明白怎么回事,毫不犹豫说立即动身!

    等待的间隙,卫君胜影影卓卓问:“老弟又打算插手?”

    “不然怎么办?”

    仔细想了好一会儿,卫君胜低低叹息,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官场比央企复杂一百倍,我宁可在海里跟鲨鱼搏斗,都不上岸跟官员勾心斗角。”

    【作者***】:为增强交流,及时了解沟通朋友们的意见建议,本人创建“官场先锋书友会”微信群,微信号:jimesha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