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顾忌

作者:玲珑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超维术士圣墟武炼巅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万古最强宗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钟池春微微笑瞧着她说:“我记得我跟峻弟说过,家里带来的酒水,比池南小城本地的酒水味道正。”闻春意啼笑皆非的瞧着他说:“我已经写信给我父亲了,说你们一再夸他会买酒水。顺便和他打听过,如果再有的话,我们还想要要几壶来。”

    钟池春一脸赞同的神情瞧着闻春意,瞧得她相当无语,只能快步行到方成家的身边,跟她商量起晚餐加菜的事情。后来,还是方成家的执意抢着去的地窖,拿了一壶酒水出来。闻春意安排妥当晚餐的事情,她转过来,晨哥儿用完了餐,那对父子两人已经去了外院书房。奶娘跟闻春意说起时,她直接愣了愣,晨哥儿这般小的孩子,话都不曾开口说过一个字,现在跟着父亲进书房,行吗?

    奶娘瞧着闻春意的神情,很是肯定的再说了一次。闻春意听后微微点头,她想着还是要先去准备衣裳和热水,随时准备那对父子一身狼籍的归来。闻春意直接进了房,奶娘一脸担心的神情站在屋檐下面,主子们这般的行事,她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按她男人的话,主人们都是好人,她就直接照着主子们的话行事,用不着东想西想误了主子们的本意。奶娘深吸一口气,赶紧回房去瞧一瞧为晨哥儿备下的热水,是不是还保着温。

    闻春意从房里出来,她提着针线箩,心静安静了许多。奶娘一样提着针线箩出来,两人互相望一望,再瞧一瞧外院的方向,低下头打起络子。细雨飘飘,院子里少了晨哥儿的娃娃依呀声音。显得格外的宁静起来。闻春意十指翻动得快速,这般凉快的天气,正好做一些络子。她如今打的络子,都是池南小城特有的款式,瞧着每一股每个节扣都显得小巧玲珑,可是综合起来成一套络子,却显得别致得动人心。

    申时刚过。钟池春怀抱着晨哥儿。从外院行了进来,他的身侧跟着闻秀峻和两位表弟三人。他们父子的衣裳稍稍显得有些零乱,可瞧着他还是一派的坦然自若行了进来。晨哥儿瞧见闻春意立时呀呀的招呼起来。那双小手拼了命的冲着闻春意伸了过去,惹得给他们父子撑伞的闻秀峻,直接小声音骂道:“小没有良心,舅舅回来时。你瞧见我,就当成没有瞧见一样。抬眼望一望,就不搭理了。这才多久没有见你娘,瞧着你的神情,就象怎么离了多时一样。”

    钟池春侧眼望一望他。低声说:“峻弟,可是你的功课太过轻松,你的日子过得太过无聊。这才起了心眼,跟你的小外甥计较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位表弟听了钟池春的话语。两人都忍笑起来,见到闻秀峻回头打量过来,他们赶紧装成互相低语的模样,以掩饰他们并没有注意他们所说的话。闻秀峻瞧着他们两人的神情,叹息着说:“你们想笑就笑吧,用不着装模作样忍着难受。”

    “噗”两位表弟立时笑了起来,大表弟笑着说:“峻爷,我瞧着你也是功课应付的太过轻松了,所以闲来无事才会对晨哥儿这般的上心去逗乐他。”钟池春微微皱眉回看他们三人,说:“学院里先生们的课,你们都能轻松的应付自如?”两位表弟赶紧摇头否认说:“表哥,我们觉得要跟先生们学的太多,有时候会觉得有些难度。只是峻爷的天分比我们好,他应付得轻松自如。”

    闻秀峻赶紧否认起来,他跟钟池春说:“眼下先生们讲的课目,是我曾经听过的知识。不过先生们又讲出了一番新意,我听着觉得还行。”钟池春还是一脸深思的神情瞧向闻秀峻说:“峻弟,我院子里的两位先生都是跟我祖父多年的人,他们的实务经验,我都佩服不已。你闲下来,就多向他们请教一番吧。”闻秀峻轻摸了摸头,知道再说下去,只怕钟池春会亲自出手给他布置功课,他笑着应承下来。

    闻春意瞧着怀抱着孩子,都不减清俊神容的钟池春,面上露出微微的笑容,庆幸他不是一个多情人。闻春意吩咐方成家的开两桌出来,就直接摆在屋檐面。按钟池春的意思是同桌用餐,而闻春意却觉得没有了屏风相隔,大家分开着用餐,各自都能安然自在,她顺带可以带着晨哥儿一块用餐。钟池春得到屋檐下,瞧见两张桌子的布置,他抬眼质疑的瞧了瞧闻春意,换得她一个安然轻松的笑意。

    他瞧见闻春意的目光,落在桌上的酒壶上面,他转而微微笑着跟她轻点了点头。闻春意走近他,伸手把晨哥儿接了过来。晨哥儿扑进闻春意的怀里,立时凑近她的脸连接着亲了好几下后,猛然间,他退开去后拍手大笑起来。闻春意笑瞧着她,面上神情柔和如同春水一样,笑着嗔怪的说:“晨哥儿,你调皮了。”钟池春示意弟弟们坐下来,他瞧着满脸欢喜神情的晨哥儿,笑着跟闻秀峻说:“峻弟,外甥象舅,晨哥儿的性子,大约是象你。”

    闻秀峻瞧着在闻春意怀里欢笑着的晨哥儿,他细想一下童年时的钟池春和闻春意两人,也不得不同意钟池春的看法,晨哥儿的性情,大约是有些象他这般的跳跃。他笑着跟钟池春说:“姐夫,晨哥儿象我,好。要是象你一样,你从小就是太过正经的人,瞧着都没有活出什么乐趣出来。要是象我姐姐,她从前那种性情,恨不得把人都冷在一旁闷呆着。”“哼”钟池春赶紧提醒一个说话无所顾忌的人,闻春意在一旁轻轻问:“峻弟,我几时冷待过别人?”

    闻秀峻瞧一眼忍着笑意的三人,他笑着转头跟闻春意说:“姐姐,我说错了话,你一般都不屑于冷眼瞧人。”闻春意瞧着他轻摇头,说:“又胡说,我只不过那时年纪小,还没有学会跟不认识的人去打交道说话,才会惹来那么多的误会。”闻秀峻不敢反驳她的话,他很是痛快的认可下来。而两位表弟的神情瞧上去,也是分外的相信闻春意的实话,觉得别人都误解了行事体贴的表嫂。(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