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姻缘

作者:玲珑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超维术士圣墟武炼巅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万古最强宗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年过完,年味还未散去,先是五房闻秀浩兄弟游学归来,一府人都跟着热闹了一天。然后第二天闻秀玉游学归来,一府人,再跟着热闹一天。闻秀玉平安归来,人长高了,黑了许多,瞧着都变了些模样,气质沉稳成熟许多,瞧得金氏掉泪过后,又欣慰的笑了。

    四房闻秀玉和五房闻秀浩兄弟,都是已决定参加科考的人。眼下,距离科考的日子,只有几十天了,为了三个孙儿用心在学业上面,闻老太爷直接下命令,府里暂时不许再行闹事。就这样,闻老太爷还有些不放心,直接提三个孙儿白日去他的书房深读,夜了,才放三个孙儿各自归家。不管是四房还是五房,都不敢拿闲杂事烦扰他们。林家原本提了年后就要来提亲的事,却因林老太爷年后病重一事,把日子往后拖了拖。

    闻大少奶奶亲自来四房,与金氏和闻春意说这番话时,她的眉头都染上轻愁。过年时,林家来人送礼到四房,也是按照一般人家交情的物件。闻朝青和金氏多少瞧明白一些事情,只不过两个人为了女儿着想,还是往好处多想了想,觉得林家这样的来往,算是守规矩的人家。金氏是照着林家的来礼,回了差不多的东西过去。她后来跟上门拜年的青寻说:“这门亲事,我心里说不出的味道。只是我信自家的女儿,只要男子不错,她就能把日子过得不错。”

    青寻待闻春意也有些不同,这两年来,店铺里遇难事,她自家又有各种如意的事。闲着时。她还是会寻金氏说话,她不过想寻一个让她安心倾诉人。金氏一向待她亲近,虽说久处在宅门里,可是她历是一个宽厚性子的人,遇事轻易不钻牛角尖。为人处事愿意往好处想。两人虽为主仆,可也是一起经过苦难的人,那份情意,自与别处不同。青寻每每与金氏说话过后,心里便开怀许多,待人处事也能放宽和几分。

    闻春意有时会常陪她们在一处。有时也会在一边,帮着青寻想一些点子。青寻最初当她是一个尚不知事的小姐性子,后来觉得反正是这般情景,用一用她的点子,试一下也差不到那里却。结果店铺里生意渐渐恢复起来。从那以后,青寻待下面想法奇多的店员,比往日要多些关注。青寻在外面,自是暗地里打听过林家的一些事情,她也觉得相对许对人家来说,林家对闻春意算得上是一门好的亲事。

    青寻自是劝了劝了金氏,她也知这样的事,是无法对平一个母亲对女儿将来的担心。她笑着说了听来的林家的事。又劝说:“小姐,从前大家大户里的小姐们,订亲也许早。可是成亲年纪一般都要到了十八岁过后。那时节,少有传出家中儿媳妇生育困难的事。可是这几年却不同起来,每年有好几起因生育早逝的女子。由不得我去打听,都知是成亲不久的媳妇。这身子还未长开,如何受得起生育的苦头。

    小小姐晚一些定亲,我瞧着是好事。林家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家。特别是嫡支人家,那儿子的亲事。总是要拖上一拖。小小姐人才样子都不错,林家自是瞧中了。过年时,才会送礼节过来。那样的人家,没有成事之前,重面子,自是不会行坏规矩的事。”青寻劝一劝金氏,她心里开怀许多。而闻春意没有太多的想法,林家这般行事,在她心里反而觉得是好事。有些事情,要时日久一些,才能瞧得出端倪。

    闻大少奶奶心里很是不安起来,她待闻春意又亲近几分,行为多少有些表露出来。惹得闻婷意在背地里嘲讽闻春意,说她是借着亲事上楼台,也不怕爬得太高,到时不由心摔倒下来,跌伤几根软骨头。闻春意听三丫和四丫提及闻婷意的话,她没有愤愤不平,而是一脸惊讶的神情问她们:“这般私下里的话,你们如何打听得到消息,还知道得这么明白?我可不许你们乱来,到时被人捉了你们的把柄,我怕自已无法解救你们两人。”

    三丫和四丫两人面上神色,都显得有些扭捏起来,两人的脸红了起来,低垂着头。三丫低声说:“十七小姐说话时,并没有避着太多人。她院子里人多口杂,那可能传不出风声。只不过大家碍着五夫人管教严格,私下里,也只在彼此可信的人传了传。”闻春意还是有些不信的瞧着她们,把这般话传了出来来,怎么都有一个挑拨离间的名头,一个不好,闻婷意院子里的丫头,全部是要发卖的下场。

    闻春意面上神情严肃起来,闻婷意是今年冬天要出嫁的人,她在闻府最后一年,不管如何都要平安度过。这事闹出去,不管如何,都会掀起一些风波。闻春意不希望自已牵涉进她的事情里面去,哪怕说的人是她。三丫和四丫都是跟随她多年的人,想一想,自是明白她想息事宁人的意思,四丫连忙开口说:“小姐,你安心。十七私下里说的话,她身边的大丫头馨姐儿,早出来警告过当时在院子里的人。”

    三丫见四丫这话说出来后,闻春意眼睛都睁得圆起来,她不得不开口红着脸说:“小姐,那传话给我们的人,那人绝对不会乱说话,她心里还想着、、、、、。”三丫脸红红的垂下头,仿佛后面的话,不管如何都说不出一样。闻春意瞧着她绯红的小脸,她突然明白了一些事。她记起来,前些日子,府里有人来问过三丫和四丫的事情。当时金氏来问过闻春意的意思,闻春意觉得她们两人跟自已这么些年,自是愿意她们能嫁进合适的人家。

    三丫和四丫虽然说是要放出去的人,可是她们还在闻府,在亲事上面,做主子的人,也能说得上话。只是闻春意不想搭理这样的终身大事,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她们两人自已去想,毕竟她们都将是自由身份的人。眼下瞧着三丫的神色,分明是有些意动起来。闻春意想了想,低声问:“三丫,你几时私下里见过那丫头的哥哥?”三丫被闻春意的话,吓得抬起头来,摇头说:“小姐,我不是那不知事的人,那敢私下里去见男子。

    我只不过远远的瞧过那人一面,我瞧着那人还不错,是一个稳重的人。”闻春意一直觉得两个丫头里面,三丫瞧着就是一个稳重的人,她没有想过,她会遇上一见钟情这般浪漫事情,就这么远远的一眼,她竟然瞧着就能钟情。四丫在一旁瞧着闻春意的神情,赶紧在一旁做见证的说:“小姐,那日我同三丫去大房归来,瞧见那人路过,随手帮粗妇搬重物。就远远的瞧一眼。我们听他的妹妹说,他在外面见过一次三丫,觉得三丫不错,就有了心思。”

    两人都有了心思,而且别人转着弯来打听,证明男家也同样存了心思。闻春意瞧着三丫,神色严肃的说:“你本是将要放出去的人,这样的大事,应该由你父母操心。”三丫和四丫跟外面的家人,并没有隔断亲情,听上去家人都盼着她们归家再论亲事。闻春意懒得去猜两个丫头长辈的心事,她只是瞧着三丫眼里的眼神暗了暗。这样的两家人,真要论起亲事,只怕两家各自都有得磨耗。

    闻府待下面的人,一向宽松,如果那家人有心,自是可以求主子恩典,日后也放出去。只是别人家在闻府日子过得如意的话,大约也不会愿意放了出去。闻春意就这么一想事,都觉得是一团乱麻的事。三丫和四丫都一脸紧张神情瞧着闻春意,她们两个都没有想过说着闲话,反而把三丫的事给套上去。四丫瞧上去,是要放松许多,她早提点过三丫,要她早些把事情说给闻春意听。

    闻春意低声说:“这般的大事,我做不了主,还要夫人听后决定。”三丫和四丫互相看了看,闻春意愿意这么说话,就是不会拦了三丫的事情,而金氏历来是温厚的人,自是不会拦了这种事情。三丫冲着闻春意就行礼起来,闻春意由着她行过礼后,轻摇头看着她说:“夫人同意,你这事也没有那么容易过。那家人要有心,还是去你娘家说说。你和四丫跟在我身边久了,我也盼着你们能过你们想要的日子。”

    三丫立时含泪说:“小姐,我会象青寻掌柜一样,陪着你到出嫁时。”闻春意好笑的瞧着她说:“你和青寻姨能一样吗?她的亲事,是夫人定亲之后,才有的事。可你的事,要是能成的话,只怕日子不会拖得太久。”三丫和四丫的年纪都比闻春意大,有人来打听她们的事后,金氏早透过话出来,让她们家人可以帮着寻合适的人家。金氏私下跟闻春意说:“雪朵,三丫和四丫都是你身边得用之人,她们比一般的人都了解你。

    这样的人,用得好,比亲姐妹还亲。这么多年的交情,要亲姐妹的情份,就不能阻她们的姻缘。”金氏很反对身边丫头成通房姨娘的事,她说乔姨娘为何能平安生下养大两个儿女,那是她比一般人更懂得金老夫人的忌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