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软

作者:玲珑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超维术士圣墟武炼巅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万古最强宗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年后,闻府的事情多了起来,闻春意要学的东西跟着多了起来。不过,她时常能接到钟池春递来的信,她也回信过去。两人自灯会之后,就不曾再见过面。然而经过灯会之后,闻春意便不再当钟池春是一个稚嫩的年轻人,他处事的方法,比闻秀玉还要来得老到。

    这样的钟池春,反而让闻春意稍稍放下一些心事。不管如何,这桩亲事,由他执意定下来,他将来多少会愿意护着身边人。何况钟家算得上家风清平的人家,比闻府的家风还要来得宁静。闻春意懒得再思量,为何钟池春会瞧上她这么一个无趣味的人,她只想着钟池春既然有心,那她一定要表示出她的友善出来。她不是那种快速加热的人,至少眼前还有时间,给她慢慢的热上去。

    春日里,闻秀玉娶妻,这是四房的大事,是闻府的喜事。闻雪意提前一天回了娘家,夜里一家人坐在一处,说着话,不知不觉中提起许多旧事,金氏很是感慨的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从前嫁过来时,我只盼着你们的父亲能容我安稳的活在后院,再生养两个孩子。如今你们一个个平安长大,玉儿明天都要娶亲了。我这心里乐啊,那曾家小姐,瞧着就是一个稳重识大体的人,玉儿,你千万别辜负人。”

    或者说是因为儿女大了,金氏胆子壮实了许多,有许多的话,再不如从前那般的忍下去。闻朝青瞧瞧儿女的神情,跟金氏低声说:“那时候年轻。我也从来不曾亏待过你。”闻雪意装做没有瞧见父母的互动,她笑着跟闻秀玉说:“玉弟,家宅安宁,就不能有妾这种玩意来败兴。只要弟妹是一个好的,你就不能纳什么妾进家门。你瞧瞧兄嫂们过的日子。面上瞧着和顺,内里那些烦乱,不用闹出来,我们瞧都能瞧见三分。

    我觉得还是大哥大嫂小日子过得最为舒心,夫妻两人一心一意教养着孩子。”闻秀桦夫妻融洽,四个儿子教养得出色。惹得闻老太爷已经暗示闻秀桦,争取再生下一女出来。闻大少奶奶自生下小儿子后,身上一直再没有动静。她有四个儿子,夫妻两人对子嗣就没有那般的上心。只是闻老太爷有话传了过来,闻大夫人不得不为闻大少奶奶请大夫上门来调理身体。不管如何,尽了心,成与不成就由老天决定。

    闻秀玉脸红着应下闻雪意的话,他低声说:“姐姐,我会跟大哥学,内宅一定会安宁,我们两人也会象大哥大嫂那般的孝顺爹娘。她也会象大嫂般待娘的。”闻大夫人和闻大少奶奶处得如同母女一般的关系,闻雪意瞧着都有几分羡慕。闻雪意听闻秀玉的话。想想自家母亲的性情,她笑着摇头说:“大伯母和大嫂处得投契,这种缘份相当难得。我相信弟妹会待娘亲近。只是象不了大嫂待大伯母那般,事事商量着行事。

    娘可是早就想做闲散的人,有她进了门,等雪朵出嫁之后,她管着家事,娘正好有空去我那住上几天。”金氏早早言明只要媳妇是合适的人。四房这个家,还是由她早早当起来。当然要等闻春意出嫁后。才会把家里的事,交到曾家小姐的手里。闻朝青没有任何的意见。曾家小姐的嫁妆厚重,那样人家出来的女子,也不会贪图婆家的小利。何况四房这个家,娶了媳妇,接着又嫁女儿,实在没有什么余财。

    闻朝青和金氏早透话给曾家了,也实打实的说了四房的经济情况。曾家父母原本担心金氏是庶女出身的人,心里只有上不了台面的小算计,哪怕别人都说金氏为人低调不是那处乱来的人,他们心里多少都有些顾忌。而闻朝青夫妻这么一交待,说穿了曾家小姐当家时,家里也是一穷二白,需靠公中生活的家境。而金氏年纪渐大,手艺上的活计,一年比一年做得少起来,到时候还需要曾家小姐准备两个弟弟的婚娶大事。

    曾家小姐的母亲不担心女儿受经济苦,她就担心女儿嫁进闻府四房,私下里受婆婆的磋磨。闻春意虽说要出嫁,可毕竟要在家里呆了一些日子,曾母跟女儿说,一定要多容忍小姑无事找事。她这话听得曾家小姐好笑的瞧着她,说:“母亲,从前父亲为我寻这一门亲事时,你也说家境是差了许多,可是家里人口简单。婆婆是好性子,我过去后,孝顺着她,事事尊重她。她自个的日子过得舒服,也不会有心思来折腾我。

    十八那个人,你也见过两次,你瞧她会是多事的人吗?秀玉跟我说了,她待兄弟和姐姐是难得的大方人。姐姐成亲时,嫁妆准备时,她就尽其所有拿出存下的月例。轮到秀玉时,虽说她也到定亲事时,她还是尽其所有拿出存下的月例。”曾母白眼冲着女儿去,喷她:“她一个小小女子的月例能有多少?那能说尽其所有?我瞧姑爷是疼爱妹妹的人,你可跟着要让她一二。”

    曾家小姐笑起来,想了想,终是挨近曾母的耳边,把闻秀玉说给她听的事,悄悄的跟曾母说了一遍,她觉得不管怎样,曾母都不会是多言的人。她不想让自家母亲误会闻春意是一个面子光光,内里其实无的人。曾母听曾家小姐的话,惊异的瞧着她,说:“她还有这样一份才气和本事,难怪钟家小子能相中她。闻府的家风不错,遇上这样的好事好名头,一府的人也能忍得下去,由着她名声不阴不阳下去。

    这样说来他们六房人还是齐心,这一桩事情可不曾传出过风声,瞧得出闻府的人,品性都不差。你在闻府里敬着长辈,亲近着兄嫂们,爱护弟妹和侄儿侄女、、、、、、”临到女儿要出嫁了,曾母觉得有太多的话要交待她。有些事,也只有做母亲的人,才会为女儿考虑得周全。曾母低声问女儿:“可要把你祖母帮你备下的两个丫头带过去?”曾家小姐连连摇头,红着脸说:“他说,喜欢过他大哥大嫂那样的生活,不喜欢内宅里,多些是非人。”

    闻秀玉成亲的正日子,大清早,四房打开了院子门,挨近院子门的两侧,早已摆上开得灿烂得鲜花。这一天里,四房却是人来人往不会停息下来。由大房里,专门抽来五个能干的妇人和五个大丫头管着内宅事务,还叫来几个机灵的小厮,专管着跑腿的活计。早晨过后,曾家传来消息,午后,要开始送嫁妆过来。闻秀玉是已经定下亲事的人,自是不能跟着去迎亲,她安排的活计,就是招呼来四房的女客。

    闻朝青和金氏在大喜的日子,自是要到正厅招呼客人。麻家姐夫和闻雪意同样安排了事情,他们的孩子都早早送到四房来,交到闻秀节这个做小舅舅的手里。闻秀节带着孩子们,在后院里赏菜,站在前院里,都能听到后院里孩子们奔跑欢笑的声音。闻春意和闻秀节姐弟带着孩子们用了中餐,又哄着他们睡觉。闻秀节心思乱起来,跟闻春意商量着说:“姐姐,趁着他们要睡觉,我去正厅瞧一瞧动静,我很快就回来。”

    闻春意痛快的点了头,这个时节,大家都心思浮动不已。新嫂子是认识的人,闻春意觉得接受度高。闻春意心静不下来,自然是睡不了午觉,她在前院里打着转转。钟池春行进四房的院子门,恰巧瞧见她轻快的身影,他的眉眼舒展开去。他笑着走近过来,笑着说:“十八。”闻春意回头望见到钟池春,非常诧异的瞧着他说:“你不是说,只能来用餐吗?”钟家人对钟池春参加科考的态度,非常的珍重护持周到。

    钟池春瞧着闻春意,他的眉眼都是笑意,他笑着说:“我父亲许我早些出来,说哥哥迎亲的事,怎能少了我这个做妹夫的人。我刚刚跟姐夫和玉哥打过商量,我来和你说一说话,就要赶过去,准备跟着去迎嫂子进门。”钟池春炯炯眼神瞧得闻春意有些受不了,她略微闪躲开去,低头小声说:“我要在院子里候着,一会客人们来四房,要招待她们。我去给你倒茶水出来,你喝了茶,再去。”

    闻春意匆忙跑去给钟池春倒茶水,她没有瞧见钟池春微笑的眼眸。钟池春的眼神追着她去,他努力了这么些日子,闻春意总算有软化的动向。闻春意端着茶水出来,钟池春连着喝了两杯停下来后,他跟闻春意招呼说:“十八,大表哥早安排我,在酒席上,要帮着玉哥挡事和挡人,可能宴会上吃不了什么东西,你可不可以帮我备一些点心,留着我到时过来用。”闻春意听他的话,立时点头,笑着说:“昨日,我们厨房就备下了点心,我去拿一些给先用,先垫一下肚子也好。”

    钟池春用了点心后,匆匆忙忙赶去主院。而闻春意这边,已经听见孩子们醒来的动静,她同样急急进去照顾孩子们。(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