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护

作者:玲珑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超维术士圣墟武炼巅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万古最强宗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气一日热过一日,每到午时,闻春意会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只好让人端水盘放在身侧降温。店铺新开张,店名钟池春取的,非常直接的店名‘杂记货行’。闻春意很是满意这个店名,通俗易懂,雅俗共赏。

    店面开了起来后,最初几日,生意很是清淡,进来的人也不多。方成和三子两人就有了想法,把有些货物,直接摆在店门口卖,顺带吸引客人。闻春意由着他们行事,她觉得要是太过伸手,反而让管事的人,手足无措乱了章法。还不如放手由着他们自行安排,等到八月中旬,方成来跟闻春意说,人手不够,要请一个小工时。闻春意都有些惊讶起来,问:“店里面生意好转起来了?”

    方成欢喜的笑起来点头,说:“少奶奶,现在来店里的人多了起来,我和三子两人商量过,两人不能死守在店里,方便时,就用牛车运一些日常货物,去四周村子路口转转,能卖得出去,当然好,就是一时卖不出去,至少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店面在何处。”闻春意想一想跟他说:“你们这样会太过辛苦,如果一定要这般行事,一定要寻一个妥当的本地车夫。”方成是满脸欢喜的离开,闻春意在人事方面,交给他们自行安排,她只管每月看帐本。

    而钟池春这些日子,见到闻春意不再出门,他的心里跟着安稳许多,面上笑容也多了起来。他如今行走都觉得脚步轻快许多,与下面的人相处时,也不介意跟稍稍亲近起来的人,请教一些有关怀孕妇人的忌讳事情。闻春意每日里瞧着钟池春春风满面的神情,她也稍稍安心下来,至少钟池春在池南小城能慢慢的开始站稳脚。夫妻两人都觉得目前的日子不错,瞧着就是安定快乐的日子。

    然而,有一天,钟池春回来后,他黑沉着一张脸,用餐时,只用半碗饭,就放下碗筷。闻春意开口寻问他,他一语不发,只顾着闷闷不乐沉着一张脸。闻春意没有法子,只能借着他去内室的机会,赶紧叫来圆周,让她去问一问外院跟钟池春出门的小子,今天官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圆周听闻春意的话,立时往外院跑去。冷若瞧着闻春意的面色,她想了想,低声说:“少奶奶,大约是有人惹烦了少爷,而少爷不知如何跟你说那些烦人的事。”

    闻春意瞪大眼瞧着冷若,四周的邻居知道她略懂一些医术之后,遇到小毛病,直接上门来问冷若。一来二去,尽管冷若性子不擅长与人亲近相处,可是她是这一片人缘最好的人之一。冷若瞧着闻春意的神色,赶紧低声解释说:“前天,张家小毛流鼻水,我教张夫人用土法煮热汤给孩子饮。张家厨房里的嫂嫂是本地人,她跟我说,现在许多的小女子,躲在官府四周等着少爷从她们面前经过。有些小女子都不要脸,放话说愿意不要名分也要跟在少爷的身边。”

    闻春意怔愕过后,她有些好笑起来,冷若瞧着她分明没有放在心上的笑脸,她有些着急的说:“少奶奶,那位嫂嫂说,有些小女子生得娇俏美丽,而且是她们年纪小,什么都不要,男人最易上这类小女子的当。”闻春意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又听了听房里的动静,见到冷若是真心的为她着急,她笑着说:“冷若,在安城,都少见有女子的容颜,比你家少爷生得美。池南小城的女子一个个是生得不错,只是比你家少爷只怕还是稍逊一筹。”

    钟池春不是没有见过美貌女子的人,他如今心怀大志,心思绝对不会放在旁处去。而真正绝美的女子,骨子里总有几分骄傲存在,绝对做不出当街守男人的举止。一般的小花,是入不了钟池春的眼。冷若的心渐渐的安宁下来,她也不想钟池春和闻春意两人之间多些事故,虽说她只跟在他们两人身边两人,两位主子都不是为难下人的性情。冷若瞧着闻春意自信的眉眼,她更加安心下来,钟池春待闻春意的亲近,她有眼瞧得分明。

    圆周很快的从外院回来,她满脸气愤神情进来,冲着闻春意说:“小姐,原来池南小城的女子这般的不要脸。”闻春意听她的话,立时伸手摸一摸头,到底是闻府里出来的人,只要遇到紧张的事,面对她时,直接以小姐称呼。冷若瞪眼瞧着圆周,结果挡不住她的话,只听她一气往下说:“姑爷都避了开去,那女子竟然直接挡在马车前哭泣,说如何的倾慕姑爷,如何的对姑爷相思不已。”

    “哼”闻春意身后的房门打开了,钟池春黑着脸瞧着房门外的主仆三人。闻春意赶紧冲着冷若赶紧摆摆手,示意她拉住还要往下说话的圆周快速离开。她笑着跟钟池春说:“天气太热,冷若备了消暑茶,我现在不能喝,我泡给你饮,好吗?”钟池春的神色稍稍好看一些,沉声说:“夜了,外面蚊蝇多了起来,你进房吧。你身子不便,把茶料拿出来,我自个泡。”闻春意见到他愿意开口说话,心里也跟着放松一口气,她可不是那种很会安慰人的人。

    两人坐回了房,闻春意喝了一杯温开水,又安静的等着钟池春泡好一壶消暑茶,她便以一种听讲书的态度,等候钟池春正式开讲。钟池春原本郁闷的心情,瞧见她这般的神态自若,他气过之后也有些好笑起来,瞧着她说:“十八,你如今已经能这般的相信你的夫君,抵得过那些外面的诱惑?”闻春意抬眼瞧着他,她想一想,很是一脸正色的跟钟池春说:“相比外人来说,我自然信你。

    池南小城的小女子们生得是美,可是夫君你又不是那从来没有见过美人的人。你就是天性喜欢美好的事物,喜欢观赏美人,有那闲功夫,还不如每日清晨,你用片刻光阴仔细的在镜子里瞧一瞧你自已的容颜。你立身正,别人再想挨过来,都寻不到根由。再说,外人就是因她们不当的举止,而引起对你许多的误会。时日一长,只要跟夫君相处过的人,都会明白那些只是谣传。你不是喜欢行那*添香雅事的人,而我不会做那种分夫婿给人的贤良人。”

    闻春意怀孕的事情,并没有隐瞒多久,毕竟那一日,医馆里的人太多。自她怀孕以后,便有人寻着借口来打听消息,转着弯来劝闻春意,要立志做一个为夫婿处处着想的贤良妻子。闻春意只是轻淡的笑笑,过后便以怀孕为借口,直接将有心多事好心人拒之门外。而钟池春对闻春意这种行为,听幕僚提过这事之后,他一笑而过。他直接跟两位幕僚说:“这也是我家娘子天性善良,才由得人在她面前胡说地一通。

    要我说,这么没有眼色的客人,没有当时就直接赶人走,还算是我家娘子修养不错。我跟三宝说过,近期内,我们家会拒一些不认识的客人上门。”两位幕僚细想一想,觉得钟池春在池南小城虽说比不过知县大人的官职,官位也算排得上号,作风强势些并没有什么坏处。钟池春抬眼瞧一瞧闻春意,见到她的神色端正,他好笑的瞧着她说:“你这下总算了解自已夫婿容颜的绝美,从前,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过。”

    闻春意瞧着他头大起来,这人眼下心情好转起来,竟然不跟她说外面的事情,而有心跟她算儿时的旧帐。闻春意轻叹一声说:“池春,你每一次都要来提醒我,提醒我年幼无知,我那时要是早早懂得欣赏美人,也许你今天的身边人就不是我了。池春,先跟我说外面的事情,说完之后,你再来跟我算少时我淡漠你的旧帐。”钟池春飘一眼她的神色,脸微微红起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今天撞见一个不要脸想直接扑上来赖给我的女人。

    十八,我当时就想直接出手解决她。现在想一想,幸好我没有冲动,而是让人把她扭送回家,让她家里人,好好教导她良家女子的规矩。”闻春意听他的话后,也觉得那个小女子不知是无知呢,还是真正情意方面的勇士,竟然不顾忌世俗的认知,直接挡在钟池春的车马前面,诚恳的要求钟池春接受她的一番情意。而当钟池春冷声拒绝她后,她竟然趁人不注意,想扑上车来亲近钟池春,却在挨近车门时,就被钟池春用一茶碗把人砸了。

    钟池春冲着闻春意伸开手,表功说:“十八,我没有让她挨到我的边。我很庆幸祖父请人教导我功夫,年纪小时,我觉得辛苦不肯认真跟师傅学习,祖父唯一的一次,重重的打了我。现在我明白祖父的苦心,我这般的容貌,要是一个真正的文弱书生,只怕被人连肉带骨头全啃光。而如今,我能自保,也能护得住你和我们将来的孩子。”你正在阅读,如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