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最后的日军

作者:且听沧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远听见邓鸿这么说,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你说什么?”

    邓鸿说道:“你不记得二战中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了吗?当时英法联军被压在敦刻尔克港口上,希特勒只要命令他的装甲部队继续前进,就能把三十万英法联军全部消灭,可是他却鬼使神差地下了停止进攻的命令,给了英法联军逃跑的机会。”

    林远听了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是这样考虑的,日军的战斗力,尤其是原来旅顺守军的战斗力,几乎没有多大的削弱,我们如果继续进攻的话,一定会受不小的损失,日军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撤退逃跑,我们不一样,我们打完了日本人,还有老毛子要打,所以我们应该保存实力。”

    邓鸿笑道:“我懂了,你是想等他们上了船,再一举消灭他们吗?”

    林远又笑了,说道:“不会的,我要留着他们的战舰,发挥更大的用途!”

    就在此时,有传令兵来报:“奉天城中日军已经准备从东门撤退,几位将军请示是否追击?”

    林远说道:“命令各部,不要追击,迅速休整。”因为林远知道,日军很快就能撤进山地之中,追击也不会取得多大的战果。就这样,大山岩带领着残兵败将沿着山间的道路回到朝鲜,昌图的日军听说奉天的日军已经败退,也向北经集安撤回朝鲜。

    等到大山岩的进入朝鲜之后,山间的通道因为深入敌后,没有其他的防御支点,战略上处于清军包围之中,对于守军是否要撤退的问题,日军高层也产生了不少争论,有的认为如果林远命令旅顺的守军直接进攻安东(“安东”是“丹东”的旧称)的话,一但安东有失,这一线的日军将会全军覆没,也有人认为,留住这一线的日军,为以后反攻满洲做准备,而且安东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林远想啃,不留下几颗牙,不可能啃下肉来!

    最终决定,这一线的日军不撤回,留在东北境内,依托有利地形,进行长期的驻守。

    而林远的目光,也落在了这一线的日军身上,接下来的主要作战对象就是俄国人了,在自己的后方留下这么一批敌人,简直难以想象!

    林远看着眼前的地图,这一线上都是山地,供大部队行进的公路在山谷之中,日军占领了两边的山谷和通道上的几个重要村镇,这些村镇在以前都是军事要塞,所以还留有前朝的城墙,想夺回来肯定不会容易。

    林远也把视线落在了那座叫安东的小城上,它北通沈阳,南达朝鲜,西抵旅顺,东临高山,谁控制住了这里,谁就控制了西部朝鲜半岛进出的通道,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的时候,就有相当一部分的部队从这里进入朝鲜。对于林远来说,攻下安东,最重要的意义是:直接掐死了在东北的日军返回朝鲜的通道,这样一来,他们将不战自溃。

    不过,日军的将领也清楚安东的重要性,所以一定会派重兵防御,如果强攻的话,说不定会打成持久战,这是林远不愿意看到的,围三缺一也好,放走日军也罢,都是林远为了保存实力,不愿意和日军死磕的结果,现在更不可能把兵力消耗在攻城上,林远心想:“能不能再一次形成以多打少呢?”

    就在林远面对着地图沉思的时候,邓鸿说话了:“舰长,你是不是在想该如何打剩下的鬼子,我有个好办法。”

    林远问道:“是什么?”

    邓鸿用手在驻守日军的那一线山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说道:“让我们的飞机在这里投下燃烧弹,投成一个叉形,这样无论风往哪个方向吹,都能把他们烧个干净!”林远笑道:“这个法子,等到我们打日本本土的时候再用吧,我想把安东打下来,可是又不想耗费太多的兵力。”

    邓鸿说道:“要想这样的话,就得控制安东的敌人数量,如果他们大幅度增兵的话,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打击难度!

    林远说道:“你说的很对,安东和朝鲜之间隔着鸭绿江,现在是四月份,江面已经开始融化,不可能从上面运送粮食和兵力了,日军特地修建了一座大桥,我们要想挡住敌人,就要把那座桥炸掉。”

    正说话间,帐帘一掀,陈飞捂着肚子走了进来,一眼看见邓鸿,惊讶地说:“老邓,你也来了?”

    邓鸿见到陈飞捂着肚子,愁眉苦脸,调笑道:“老陈,你捂着肚子干什么?怀孕了?”

    陈飞笑道:“我得用手捂着点,免得肚子爆炸。”

    邓鸿和林远相视一笑,陈飞接着说:“还不是那个高玉,回来之后整天给我做好吃的。”

    林远笑道:“那你也不用吃成这样啊。”

    陈飞苦笑道:“她把吃的送来之后,就放在桌子上,然后眼巴巴地瞅着你,那感觉就像你不把做的东西吃光她就去自杀一样!不过她做的东西的确挺好吃的……”

    林远故意咳嗽一声,笑道:“行了,别在我们面前秀恩爱了!”

    陈飞笑道:“我来是想,你给我个任务吧,让我走得远远的,再留在这里,总有一天我得撑死!你们不是要炸桥吗?正好,我带着人去炸!”

    邓鸿笑道:“要炸桥也不用你去,我们有飞机呢。”陈飞的收起了笑容,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在筹备这个方法,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拿飞机炸桥这种事情,行不通!”

    林远也没有认真思考过派飞机炸桥的事情,见到陈飞这样说,于是问道:“那好,你说说为什么不能用飞机炸桥?”陈飞说道:“我们现在的飞行小时数可是用一点就少一点,所以不能浪费,日军在江面上修了一座桥,我们把它炸掉,完全没有困难,可是日军还会接着造啊,他们不需要修筑大型的桥,他们完全可以只修浮桥,炸了一条可以再修一条,我们的飞机可和他们耗不起啊!”

    陈飞接着说道:“不仅仅是这样,我们的飞机很有可能完全没有效果,因为我们不可能让战斗机全天候在江面上巡视,只能由无人机巡视,再通知舰载机,舰载机飞过来就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段时间里,日军的浮桥已经建设完了,兵力和弹药都已经运送过来了。”

    林远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看来我们是需要派你们去炸桥,并且在江边守候。”

    主意打定,邓鸿又说道:“我们阻断援军只是一个方面,要想形成以多打少,必须要把安东的守军给调开,我们怎么能让安东的守军离开安东,去到别的地方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