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2.苏子衿你最好别逼我……

作者:浮华尽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擎宇安静的点燃了一颗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进去,又缓慢的吐出烟雾。

    “我不认为这件事我对你能有所帮助。”左擎宇淡漠的说道。

    夏雨霏突然抬起头,对上左擎宇的眸子,激动的说道:“不,你能,而且只有你一个人能!”

    “……”左擎宇夹着烟的手顿了顿,目光对上夏雨霏。

    夏雨霏自知情绪有些过激,尴尬的挽起嘴角:“对不起,我有些过于激动了。骟”

    “没事。”左擎宇淡淡应着,等待着夏雨霏继续说。

    夏雨霏垂下目光,低声道:“我在这之前曾找人调查过苏子衿,知道她家境并不好,我想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少铮。可接触过几次后才发现,这女人性子拗的很,我觉得她根本不会接受。铪”

    对于这一点,左擎宇倒是赞同,他眼里的苏子衿的确是这样。

    夏雨霏突然抬起头,眼中一丝希望闪过,对着左擎宇说:“可在调查她的过程中,让我发现了一件事。”

    左擎宇的嘴角微微抿了起来,却不是在笑:“什么事?”

    “她和你外甥景谪的关系……”

    左擎宇的脸色阴沉了起来,道:“她和景谪什么关系?”

    夏雨霏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左擎宇的脸色,继续说着:“据我所知,苏子衿和景谪好像并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哦?那是什么?”左擎宇问道。

    夏雨霏找回了脸上的自信,将咖啡杯拿起,抿了一口,皱了皱眉头后,放下,推到一旁。道:“景谪对外宣称苏子衿是他的女朋友,而且据说还被景谪带回去见了你的家人……”

    左擎宇闻言愣住,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可这么突然被夏雨霏提起,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忍不住的有了两分惊讶。

    夏雨霏仔细的观察着左擎宇的表情,似乎想从他的脸上找到自己所要找的东西。

    可惜,她什么也没找到……

    左擎宇除了一点点诧异以外,依旧面无表情,淡淡的抬起头,看向夏雨霏:“就算是这样,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夏雨霏愣住了,反应过来后,才开口道:“这样的事,你不奇怪吗?”

    左擎宇随意笑笑:“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不是更好?”

    夏雨霏不满左擎宇的态度,惊讶道:“可这不一样!”

    “哦?有什么不一样?”左擎宇弯起眸子,一脸平静的注视着夏雨霏。

    夏雨霏平静了一下情绪,说道:“景谪是你的亲外甥,而苏子衿是你最好朋友的未婚妻,你就不怕将来闹出什么绯闻来,两边都会很尴尬吗?”

    “你想利用这一点?”左擎宇直言不讳。

    夏雨霏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道:“擎宇,我不是这个意思。”

    左擎宇但笑不语。

    夏雨霏双手摩挲着咖啡杯,沉了口气后,说:“不如直说了吧,这次我废了这么大的功夫,求了我父亲把这个项目让给了少铮,陆家对我一定会心存感激,可即便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夏雨霏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想要的是陆家人能够真正的接受我。”

    “你的意思,如果这件事被陆家知道,陆家会对苏子衿大失所望,从而接受你?”左擎宇问道。

    “擎宇,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今天我之所以找到你,就是希望你能帮我,以少铮的脾气如果知道我私下去调查苏子衿的事,他一定会不高兴的。所以我更希望你能出面,毕竟景谪是你外甥,如果是你站在景谪的角度上,将这件事给挑明,只需陆家知道即可,这样对大家都好……毕竟你也不希望景谪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的,对吗?”

    左擎宇笑了起来,阴郁的眸子里却有化不开的森冷。

    他讨厌眼前这个女人。

    为了能让自己受益,她不惜用了这样的手段,却又要在人前装作良善,一开口就把这个麻烦直接推给了他,还恬不知耻的说这是为了景谪好。

    即使她想出的办法的确能让苏子衿和陆家的界限分的一清二楚,可左擎宇依旧不屑。

    冷冷的注视着她,左擎宇笑着问道:“夏小姐是不是觉得我很闲?闲到要出面去管少铮的私事?”

    “呃?!”夏雨霏傻了眼,没想到左擎宇会是这样的一副态度。

    “说到少铮,你们既然这么深的感情,你觉得他会处理不好与他父母之间的分歧吗?还是你本就担心少铮心里已经有了别人?”

    左擎宇很高兴看到夏雨霏眼中慌乱。

    也许他说对了,比起陆家人对夏雨霏的态度,夏雨霏更重视的是陆少铮对她的态度,她这样的不自信,说明了什么?!

    左擎宇平静起身,看着身前一口没动过的咖啡,对着夏雨霏说道:“谢谢你的咖啡,不过,景谪的事不需要外人来操心,也同样不需要我来操心,他成年了……哦,还有,很抱歉你的忙我帮不上……”

    夏雨霏的脸瞬间涨红,她从没有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他不是该愤怒才对吗?苏子衿的身份毕竟还是陆少铮的未婚妻,却又勾.引了他的外甥,他竟然能坐视不理?!

    左擎宇优雅的从钱夹里抽出几张百元钞,放在了桌上,淡淡道:“我还不太习惯被女人请,夏小姐,再见。”

    看着左擎宇离开的背影,夏雨霏愤怒的将手里的咖啡匙扔到桌子上,发出“咣当”的一声响。

    “左擎宇,在我面前摆什么臭脸?找你来商量,不过是看在你和少铮有几分交情的份上,没你的助力,我也一样能把苏子衿赶的远远的。”

    说完,夏雨霏起身,拿起座位上的手包,愤愤离去。

    ……

    苏子衿从机场出来,就遇到了以前大学里的老师方斌。

    方斌早已经不做大学老师,而是拥有一家本田的4S车店,经营的还算不错。

    在机场看到苏子衿,他们俩都很惊讶。

    方斌正好顺路,决定带苏子衿一程。而苏子衿也并没有拒绝,直接上了他的车。

    方斌年纪比苏子衿大6岁,今年29,长相斯文,可说起话来,总喜欢开玩笑。

    大学里他挺喜欢这个学生。苏子衿的课业成绩一直都好,而学习好的学生老师都比较偏爱。

    黑色的本田四平八稳,车窗外零星的飘起了雪花。

    方斌一边开车,一边回头看了眼苏子衿,问道:“你和陆少最近还好?”

    “嗯,挺好的……”苏子衿淡淡答道。

    “那一定不好。”方斌打断道。

    苏子衿惊讶的回过头。

    而方斌则笑的一脸自然:“苏子衿,你忘了,我是你的心理学老师。”

    苏子衿笑了起来,是啊,自己的心理学专业老师又怎会看不出自己心里想的是些什么呢?

    见苏子衿只是笑,方斌也跟着笑了起来。

    “苏子衿,其实人的一生要遭遇很多种失败,无论是爱情上,事业上,还是生活里里的,多到你想也想不到。可当你遭遇了这些,理智就会随着你的情绪而变的薄弱,面对和逃避,选择起来就会变的异常困难,你不抽离出来,永远看不清事实的本质。”

    “方老师,你能做到无欲无求吗?”苏子衿抬起头,看着自己曾经的老师。

    方斌笑,却有些落寞:“怎么可能……”

    苏子衿低下头。

    包里的手机在震动,苏子衿将手机拿了出来。

    看着上面的号码,她皱了眉头。

    “怎么不接?”方斌回过头问道。

    苏子衿笑笑,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左先生。”

    电话那头有一两秒的停顿,左擎宇的声音才响起来:“你在哪?”

    苏子衿有些莫名其妙,她在哪跟左擎宇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儿,苏子衿语气清冷的对着手机说道:“左先生,您找我有事?”

    “景谪的事。”左擎宇回答的干脆利落。

    苏子衿揉了揉额头:“我已经不是景谪的心理辅导老师,找我还能有什么事?”

    “如果你不喜欢他,就请和他保持距离,或许你并不知道,已经有人想利用你和他的私生活,来给他制造困扰,作为他的舅舅,我不希望明早的娱乐头条,是陆氏继承人的未婚妻和我的外甥的事被媒体诟病。”

    在左擎宇面前,苏子衿总是很难控制自己的脾气,对着电话怒道:“左擎宇,我和景谪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既然你也知道我和陆少铮的事,就应该清楚的知道我是不可能可景谪在一起的。”

    “……”电话那头沉默着。

    苏子衿继续道:“当初景谪帮我解决了燃眉之急,我也是没办法才答应要假装他的女朋友,他无非是想做做样子给你看,可我没想到他会把我带到你的家人面前去,更没想到他会有别的想法,这些并不是我能控制的……”

    “别的想法?”左擎宇在重复这句话时,声调里明显带了丝阴鸷。

    苏子衿头疼,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便对着手机说道:“是的,的确是这样,也许是我忽略了,我从没想过景谪会喜欢上我这样的人,他的世界是超离现实的,而我又是这样现实的一个人,而且,我也已经明确表示,我和他之间是不会有任何可能的……”

    苏子衿对电话发着脾气,可她不知道的是,左擎宇正对着手机微笑。

    这一刻左擎宇的心情是轻松的,至少他知道苏子衿从没有一刻是喜欢自己外甥的,知道这些,他异常的舒服。

    苏子衿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才发现方斌正在一旁看着她。

    脸色微微有些尴尬,苏子衿勉强挑起嘴角,将手机放进了手提包里。

    “又有追求你的男孩给你带来困扰了?”方斌语气恬淡的说道。

    这个话题,苏子衿不知道该怎么接,就只好笑笑。

    方斌舒了口气,看着前面的红灯,自顾自说道:“也难怪,以你的性格,会有很多人喜欢也在所难免。”

    “老师……”

    方斌及时的收敛的神色,转头对苏子衿笑笑,道:“我是说,大学里那会儿,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喜欢你呢,只是陆少铮那样的人往你面前一站,我估计着那些男生也就知难而退了。”

    苏子衿的脸有些红,不去看方斌的眼睛。

    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能跟自己的老师谈论起这些事情。

    “陆少铮的花边新闻不断,我很难想象曾经清冷孤傲的你,是怎样忍受这些的,我印象中的苏子衿不是这样的……”方斌轻声说道。

    苏子衿深深的吸了口气:“老师,其实,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什么?!”

    方斌刚刚启动了引擎,却又一脚刹车踩住了,苏子衿的头重重的撞在一旁的车门上。

    后面传来了陆陆续续的叫骂声,苏子衿揉着额头,朝着身后看去。

    方斌赶忙将车驶离,拐到一旁的路旁停了下来。

    “你没事吧?”方斌担忧的朝着苏子衿的额头上看去。

    苏子衿勉强的摇了摇头,很快额头上有了个青色的印迹。

    “我没事,方老师。”

    “以后别叫我老师了,叫我方斌吧,我已经不是老师。”方斌一边检查苏子衿额头的伤痕,一边说道。

    苏子衿笑了笑:“那怎么行,你始终是我的老师。”

    方斌的神色黯了黯,却也没说什么,从一旁的药箱里拿出药水递给苏子衿,道:“消肿的药水……很抱歉,我没有控制好车速。”

    苏子衿伸手接过,笑道:“真的没事。”

    说完对着后视镜,将药水涂抹在青紫的擦伤处。

    苏子衿在顾楠家的楼下让方斌把车停了下来,方斌留了她的手机号,看着她上了楼后,才调转车头离开。

    顾楠看着苏子衿额头的青紫大呼小叫。

    直到苏子衿将带回来的礼物塞到她手里后,才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晚饭是顾楠下的面条,苏子衿实在没力气再去煮饭。

    面条吃了一半,门铃就被人从外面按响。

    顾楠手里托着个碗,另一只手还拎着筷子就朝着门口走去。

    当把门打开,看到陆少铮出现在门口时,顾楠才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对着他吼道:“你来干什么?”

    苏子衿随着顾楠的声音,回头朝门外看去。

    当看到陆少铮正一身西装革履,不请自来的绕过顾楠,苏子衿起身。

    “陆少铮?”

    陆少铮笑的一脸邪气,不见外的一屁股坐进沙发,看着饭桌前的苏子衿,说道:“晚饭你就吃这个?”

    不等苏子衿开口,顾楠已经冲上前,怒道:“陆少铮,欺负人也得有个限度,如今你还算是子衿什么人?我们吃什么管你什么事?”

    陆少铮一脸的邪佞,看着脸上还沾满酱汁的顾楠,颇有些嫌弃的说道:“我是她未婚夫,怎么,你忘了?”

    “未婚夫?!陆少铮你还真好意思,你把女人都领回了家,还口口声声说是她的未婚夫?你就不臊的慌吗?”

    面对顾楠的辱骂,陆少铮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根本不想和她一般见识。

    转过头,看向苏子衿,他懒懒的说道:“苏子衿,跟我结婚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子衿看着满满的一碗面条顿时食欲全无。

    走到他身前,苏子衿直视着曾经让她疯狂迷恋着的那张脸,说道:“陆少铮,如果我要求你将夏雨霏从你的生活中赶出去,你能做到吗?”

    陆少铮的脸色多少有些难看,并不回答。

    苏子衿笑笑,对上他异常好看的眸子:“既然你做不到,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必须和你结婚?陆少铮,你死心吧,我宁可等待法庭里的传召,也不想和你结婚。”

    苏子衿的态度似乎早已经在陆少铮的预料当中。

    陆少铮不急不躁,反倒是是将手里的东西随意的扔到她面前的桌子上,缓慢说道:“苏子衿,你最好别逼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