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02.就说你是多管闲事吧?说不定这女人是自愿的

作者:浮华尽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是一阵寂静的沉默……

    片刻后,苏子衿终于抬起头,问:“那别墅是你买给我妈妈的吗?”

    景津陌有些讶异,却也摇了摇头。

    苏子衿依旧目光不移的看着他,道:“那为什么你的太太要和我妈来争它的产权?”

    …锎…

    和景津陌在咖啡店坐了很久。

    当苏子衿回到医院的时候,容秀薇已经醒了郎。

    看着表情凝重的苏子衿走进来,容秀薇声音低沉的问道:“你昨晚去哪了?”

    苏子衿面上表情僵了僵,一边脱去外套一边说道:“回顾微那洗了个澡,睡的太沉,没听到手机响。”

    容秀薇不语,沉默着将目光放在苏子衿耳侧的淤痕上面。

    很快,病房内洗手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苏子衿闻声转过头去。

    当陆少铮正从里面走出来时,苏子衿彻底的傻了眼。

    “你怎么会在这儿?”苏子衿皱起眉头,语气十分不好的问道。

    陆少铮甩着手上的水,回身用鞋尖把门带上,笑的一脸邪魅,道:“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你是我未婚妻,病床上的是我未来的丈母娘,我来看看,有什么问题吗?”

    苏子衿咬碎牙根,走到陆少铮身前,怒道:“陆少铮,我和你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几天不见,我以为你终于想通了,你又来这干什么?就不怕夏雨霏知道和你闹?”

    陆少铮嘴角处始终缀着一抹邪气的笑,看着还会冲着自己发怒的苏子衿,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慵懒说道:“是啊,还真是几天没见了,你就不想我?”

    苏子衿恨不能一个巴掌抽过去,可容秀薇面前,她不能。

    “子衿,你和少铮到底怎么了?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身后容秀薇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两人间沉重的气氛。

    苏子衿别过头去,自己生着闷气。

    而陆少铮则满脸是笑的转过身,对着容秀薇说道:“阿姨,这病房条件实在惨不忍睹,刚刚我已经联系过院长,明天一早就把您送到VIP加护病房去。”

    “不用了,我住这里挺好。”容秀薇淡淡拒绝。

    苏子衿目光和容秀薇对上,她从来没想过那么势力的容秀薇这一刻竟然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陆少铮的笑停滞在了脸上,不过很快就恢复常态,暧昧的看向苏子衿,道:“其实我也是心疼子衿,毕竟都由她一个人来照顾,身体上难免会吃不消,VIP加护病房有专业的护士陪护,所以,对您的病情恢复是最有利的。”

    “陆少铮,你还要不要脸?!”苏子衿彻底被激怒。

    昨晚他就在隔壁的房间里和夏雨霏上演着情-欲大戏,今天一早又跑到这里和她上演鹣鲽情深,想到这儿,苏子衿甚至觉得一阵阵的恶心。

    当陆少铮的目光落在苏子衿被气的涨红了的脖子上时,脸上的笑开始一分分的冷了下来,最后彻底的青了脸。

    不等苏子衿反应过来,陆少铮已经伸出手臂,一把拽起苏子衿的胳膊,将她整个人往门外拖。

    语调阴冷道:“跟我出去!”

    苏子衿想甩甩不开,力气又没陆少铮大。

    看着病床上急白了脸的容秀薇,她只能勉强说道:“我没事,很快就回来。”

    话音未落,陆少铮和苏子衿的身影就已经出了病房。

    门被陆少铮咣当的一声甩上,震的容秀薇心里一颤。

    僵硬着脖子,视线范围有限,容秀薇伸出手胡乱在床上摸索着,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上仅存的两个号码,一个是苏子衿的,而另一个是景津陌的。

    景津陌是在她入睡的时候,偷偷的将自己的号码存进去的。

    虽然容秀薇有些惊讶,可眼前根本没功夫计较景津陌的号码是怎么存在于自己手机中的,想也不想就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人接起。

    不等对方开口,容秀薇就语气焦急的对着手机说道:“津陌,我不想打电话给你的,可我实在找不到人帮忙了,子衿被陆少铮给带走了,我怕她会出事,我求你,帮帮我!”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秒后,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你说什么?!”

    容秀薇顿时傻了眼,对着手机问道:“你不是景津陌?那你是谁?!”

    电话那头的男声再次响起,却根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语气焦急道:“你再说一遍?苏子衿被陆少铮带去了哪里?!”

    容秀薇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可既然电话里的男人是认识苏子衿的,容秀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对着手机说道:“我也不知道,子衿被他带走了,陆少铮的脾气很坏,好像很生气……”

    电话那头的左擎宇不等容秀薇说完,就已经挂断了电话。转身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就往出走……

    二楼楼梯处,景津陌和他的太太左瑾正从上面走下来。

    左瑾一脸奇怪的看着就要出门的左擎宇,问道:“老三,马上就要吃饭了,你去哪?”

    左擎宇并没有回头,而是一边将西装穿在身上,一边系好扣子,平静回道:“公司里的事,很急……”

    左瑾歪着脑袋看着他,而一旁的景津陌则把目光放在了沙发里自己的手机上。

    “咣当”一声门响,左擎宇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而二楼一间卧室的门里传出了景谪的声音,谩骂道:“左擎宇,你要死了是不是?大清早的关门就不能轻一点吗?我还在睡觉!”

    左瑾皱起眉头,转身朝景谪卧室走去,将门推开,微怒道:“景谪,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和你舅舅这么说话……”

    “……”

    景津陌坐在沙发里,将手机的屏幕锁解开,看着通话记录里的电话号码,眼皮终于跳了跳,最终把目光放在了左擎宇离开的门把手上。

    左瑾从二楼走下,坐到景津陌旁边,面色清冷。

    “昨天你从北京回来,为什么没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去机场接你。”景津陌儒雅的声音响起。

    左瑾微微侧头,目光平静的看着景津陌,挑起一边嘴角:“你在担心什么?怕我去找她?”

    景津陌的脸色瞬间苍白,错开与左瑾对视的目光。

    左瑾嘴角弯了弯,起身,云淡风轻道:“要吃饭了,我去喊我爸妈……”

    景津陌点了下头,看着左瑾朝二楼走去,眼中的无奈情绪尽显。

    ……

    苏子衿被陆少铮拖去了走廊里公用的洗手间。

    松开了手的陆少铮,将苏子衿甩出了足有几步远。

    不等苏子衿站稳,陆少铮又从身后一把将她扯回来,按在墙壁上,目光阴冷的看着她,问道:“告诉我,昨晚你去了哪?”

    苏子衿的身子忍不住的抖了抖,错开与陆少铮对视的目光,强作镇定道:“不关你事!”

    陆少铮一把掐住了她的下颚,将她的头掰去一边,阴鸷的目光,全部放在苏子衿的脖子上面。

    上面不大不小的一处吻痕,只要是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没人看不懂那是什么。

    痕迹酌伤了陆少铮的眼,击溃了他的所有理智。

    伸出手去,用拇指按住那枚吻痕,用力的搓着,歇斯底里的以为能将这个痕迹擦去。

    苏子衿吃痛,挣扎着想拜托陆少铮的钳制,却奈何根本就动不了。只能大声喊道:“陆少铮,你发什么疯?!”

    陆少铮阴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却带着让人汗毛倒立的冷笑,道:“苏子衿你真是好本事,怎么?刚离开我这么几天,就忍不住寂寞迫不及待的上别的男人的床了?”

    苏子衿只觉得一股子怒气直冲头顶。

    用力的挣脱开一只手,就朝着陆少铮推去,怒道:“陆少铮,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

    “你说呢?”

    陆少铮讽刺的笑,俯下头,亲吻着她的嘴角。

    苏子衿只觉的一阵恶心,脑海里全是他和夏雨霏律动在床上时的姿态。

    错开了陆少铮的索吻,苏子衿拒绝陆少铮的触碰,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领口。

    “怎么,之前恨不能求着我让我睡你,这会儿又贞洁起来了?苏子衿,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我再问你一遍,你昨晚到底和谁在一起?!”

    一把将陆少铮推开半步远,苏子衿抹了一把粘附在额头上的碎发,怒视着他。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想问问你,我什么身份?!不过是一个你不要了的女人而已,我跟谁在一起你不需要知道。”

    陆少铮嗤嗤的笑:“你是接受过我订婚戒指的女人,你说你是什么身份?”

    “你胡说,那枚戒指你明明已经带在了夏雨霏的手指上,就算是未婚妻也应该是她才对!”

    苏子衿看着耍着无赖的陆少铮,顿觉自己失去了全部气力。

    陆少铮似乎有备而来,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枚璀璨的钻戒,抓起苏子衿的手,强迫着她,硬是给她的无名指套了上去。

    戒指的尺寸依旧有些小,在指节的地方卡住,却被陆少铮一个用力,硬给套了下去。

    苏子衿疼的低呼,却被陆少铮狠狠的按在了墙壁之上。

    身后的瓷砖泛着清冷的白光,冷意从背脊处的传来,传向四肢百骸。

    苏子衿红着眼圈,将目光放在正钳制着自己手臂的一只男人大手上。

    陆少铮的无名指上有着跟她一样的对戒……

    苏子衿有些不能理解陆少铮现在的行为,既然他那么喜欢夏雨霏,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招惹自己?

    难道他还对自己有感情?!

    想到这里,苏子衿自己都觉得可笑。</p从陆少铮和她在一起那天起,她就只是个影子,既然夏雨霏已经回来了,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影子还恋恋不舍。

    陆少铮举起自己的左手,故意挪到苏子衿的眼前,说道:“你看清楚,只要我陆少铮还没说不要你,你就依旧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这回的戒指你还满意吗?”

    苏子衿觉得陆少铮简直是疯了,终于摆脱了他的钳制,她第一反应就是用力的去把右手上的戒指取下来。

    戒指本来尺寸就有些小,又跟陆少铮撕扯出了点汗,无论如何也取不下来。

    随着她的用力,耳侧的头发散落下来,盖住了她半张苍白的小脸。

    陆少铮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蜗处,很快将她抱进怀里,去吻她的耳侧。

    感受着陆少铮强势的吻,苏子衿心里泛着恶心,大叫着喊道:“陆少铮,你放开我!”

    陆少铮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将她抵在了墙上,大有要在洗手间里把她给办了的意思。

    外面有人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一个年轻的护士推开女洗手间的门朝里张望。

    “滚出去!”

    陆少铮一声怒喝,直接将小护士吓的退了出去。而他手上的动作更加肆无忌惮。

    两人正在撕扯间,陆少铮的手机从裤兜里滑落出来,落在地上,音乐响起。

    苏子衿无意中的一眼瞥见了上面的来电号码。

    显示的名字是——擎宇。

    松开了苏子衿的手臂,陆少铮俯身去捡手机。

    苏子衿趁机从洗手间里跑了出去。

    打开门是一双双饱含深意的眼睛,目光带满探究。

    一旁的小护士赶忙上前,看着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苏子衿关切问道:“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们帮你报警?”

    苏子衿的身子还在剧烈的颤抖着,胡乱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谢谢……”

    说完后,推开人群,朝着走廊的另一侧跑去……

    身后人指指点点的声音传来,夹杂的轻视的语调:“就说你是多管闲事吧?说不定这女人是自愿的,你都没看到那男的有多帅,换谁谁不愿意啊?”

    苏子衿屏蔽到一切来自于身后的声音,她不能回病房去,不能让容秀薇看到自己这一身的狼狈……

    ……

    陆少铮将手机从地上拾起,看着上面的来电号码,伸出手按了接听。

    “少铮……”电话那头是左擎宇平静沉稳的声音。

    “擎宇?找我有事吗?”陆少铮气息不匀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左擎宇静默了两秒,继续说道:“我和穆然在邑尚会所,找你有事商量,现在能过来吗?”

    “什么事这么急?”陆少铮按着发疼的额角问道。

    “电话里不方便,来了再说……”左擎宇声音依旧沉稳,听不出任何情绪。

    陆少铮朝门外看了一眼,道:“那行,我马上过去。”

    电话里他似乎听到了左擎宇松了口气的声音,很快,电话被左擎宇按掉。

    陆少铮一边收起手机,一边自言自语道:“穆然不是在法国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出了洗手间,

    陆少铮迎上门口一群人八卦的目光,显得从容自信。

    一脸平静的对着所有人说道:“看什么看,想看‘大片’回家看去!”

    人群逐渐散尽,还有一边离开,一边忍不住回头议论的小护士,红着脸说道:“你们都认出来了吗?陆氏的陆少耶……”

    “真的是他吗?”有不认识的护士问道。

    小护士们齐齐点头:“是,就是他,这可是真正的阔少……”

    陆少铮对他们的议论充耳不闻。

    在走廊里巡视了一圈苏子衿的身影,没有结果后,转身走到电梯门口,按下了向下键……

    在去往邑尚会所的路上,

    陆少铮开着香槟色的世爵,不时的把目光放在方向盘上的大手上,那上面有跟苏子衿一样的对戒。

    不自觉间,陆少铮的嘴角已经上扬。

    手机震动着响起,上面显示的是夏雨霏的号码。

    陆少铮不经意间已经皱起了眉角,按下接听键时,声音还是温柔了下去。

    “雨霏……”

    “少铮,你在哪?”电话里是夏雨霏有些亢奋的声音。

    陆少铮深吸了口气,道:“在开车,去往公司的路上。”

    “哦,对了,我今早好像在魅色看到了苏子衿……”

    陆少铮的车险些撞到了前面的一辆中华轿车上。

    这一刻,所有的猜想突然被夏雨霏这一句话印证。

    及时踩住了刹车后,陆少铮对着手机问道:“她在那里干什么?”

    “和一个男人开-房……”夏雨霏语调轻松,等待着陆少铮的反应。

    陆少铮握住方向盘的手指已经白了骨节,甚至都能听到手心攥紧方向盘时发出的声响。

    “和谁?”

    “左擎宇的私人助理,吴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