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13.你们刚刚说六年前那场车祸是……左擎宇?

作者:浮华尽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少铮根本不关心这些,而他真正关心的是如果这事被苏子衿知道了,她会怎么想……

    顾不了那么多,陆少铮一把抓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快速的拨下一串号码后,对着手机说道:“韩兵,现在给我派人去查,苏杏车祸的两个目击证人,到底是受了谁的威胁?!”

    ……

    周一,是容秀薇房子产权争端开庭的日子,也是苏杏去世后的“头七”。

    中国传统的理念里,人去世后的第七天,灵魂会回到家里与亲人做最后的告别郎。

    无论真假,苏子衿都选择了留在苏杏家里,守着姑姑灵魂最后的回归。

    静谧的房间里,一家人坐在这里默默无声锎。

    直到最后一炷香燃完,李芳琼起身打了个哈欠,对着苏子衿说道:“既然你姑姑也去了,葬礼也顺利结束,有些话终究我还是要和你说清楚的。”

    苏子衿木讷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养母。

    一旁的苏澈拧起眉头,从椅子上起身,看向自己的母亲。

    “妈,您想说什么?”苏子衿语气平缓的问道。

    李芳琼清了清嗓子:“我知道这些年你和你姑姑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的积蓄我们一分钱也没有见到,是不是她出事之前都已经给了你?”

    苏子衿张口结舌,缓慢的站起身,看着李芳琼,情绪略微有些激动。

    苏澈忍不住上前:“妈,姑姑去的那么突然,您怎么张口闭口就提钱?再说姑姑和姑父这些年的日子有多难您不知道吗?”

    李芳琼回头瞪向自己的儿子:“阿澈,你不能什么事都向着她说话,你姑姑毕竟姓苏,她遗留下来的东西,继承权本来也轮不到她,是我们苏家的才对。”

    苏子衿心凉如水,脸上表情淡漠的说道:“不管您信不信,我姑姑确实没有留下一分钱给我……”

    李芳琼听闻彻底黑了脸,转而说道:“那这房子总归得由我们继承吧?毕竟我们才是有继承权的。”

    苏子衿闭上眼弯起嘴角,苦笑连连。

    苏秉承在一旁沉默不语,仿佛事不关己。

    苏澈终于爆发了脾气,拉起苏子衿的手腕,走到自己母亲身前,说道:“妈,既然你这么想把子衿从这赶出去,那么我现在带她走。”

    李芳琼一把拽住自己的儿子,瞪大了眼睛问:“你带她去哪?”

    苏澈几乎是对着自己母亲吼道:“既然你这么想要这个房子,反正她一个人住在这里我也不放心,我这就让她收拾好了搬去和我一起住。”

    听到苏澈这么说,李芳琼如同疯了一样,死死的拽着自己的儿子,怒道:“你想都别想,阿澈,我生养你20几年,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我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同意她搬去和你一起住!”

    苏子衿被吵的脑仁疼,将手腕从苏澈手里抽回,平静说道:“妈,你放心,我不会搬过去和哥一起住的,我自己有住的地方……”

    李芳琼半信半疑的看着她。直到一旁的苏秉承开了口。

    “芳琼,你就给子衿留条后路吧,毕竟这些年我也没有好好的照顾过我姐,一直都是子衿在帮忙照顾,这房子本也不值什么钱,姐和姐夫死的凄惨,没人愿意出钱买的,不管怎么样,就当是给子衿留下点念想也好……”

    李芳琼还想再说什么,触及到旁边苏澈慎人的目光后,最终还是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送走了苏秉承夫妇,苏澈也因为苏杏官司的事约了律师匆匆离去。

    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寂静,苏子衿独自收拾着姑姑生前的遗物。

    在整理苏杏生前的旧衣服时,一张银行卡从口袋里掉出,落在地上。

    苏子衿弯腰捡了起来。

    那是一张建设银行的储蓄卡,是她之前特意存入200万偷偷的留给姑姑的,卡片上还有自己写上的密码。

    苏子衿拿起手边的手机,拨通了建设银行的查询电话。

    里面一共200万,分文未动……

    苏子衿的眼泪滴在银行卡上润湿了密码,姑姑依旧没有接受这笔钱。

    就如同姑姑曾经无数次对她说过:“不要总拿婆家的钱贴补娘家人,会让人家瞧不起的,我宁可自己的日子苦一些,也不愿意我们子衿受她们的白眼……”

    静谧的房间里,苏子衿终于忍不住放声的哭泣,这些天来的压抑情绪终于得以爆发,一个人的世界里,她发泄的淋漓尽致……

    晚饭前,容秀薇打来了电话。

    苏子衿静静的听着容秀薇在电话里说:“子衿,妈妈败诉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对不起,我没能过去陪你……”苏子衿对着手机说道。

    电话那头的容秀薇深吸了口气,道:“没事,你在不在结果也是改变不了的,妈妈不怪你。等有空带我去你姑姑墓前看一看,这些年来她对你的照顾,我都记在心里,只可惜还没有亲口跟她道谢……”

    苏子衿鼻尖微酸,对着手机道:“好,等你病愈,我带你去。”

    ……

    蓝洋彼岸是一家高级的VIP会所。

    里面往来的顾客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权色交织场所,有绝对高的私密性。

    左擎宇一身银灰色的西装,系着深色的领带,单手插兜,大步走在堂皇富丽的中央走廊里。

    服务生在前面带路,一间包房面前,他推开了大门,径直走入。

    包房内的诺大的棕色沙发里坐着陆少铮和白穆然,以及清一色的长腿美女,穿着性.感暴.露。

    这一向是白穆然喜欢的风格。

    在看到左擎宇走入时,白穆然轻挑的从脂粉堆里伸出脑袋,打了声招呼:“擎宇,怎么每次迟到的都是你?”

    左擎宇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

    一旁的陆少铮则微微抬起头,看着左擎宇落座。

    左擎宇将身前茶几上的空酒杯拿过来,坐在一旁的美女很有眼色的将殷虹的红酒注入他的酒杯。

    左擎宇喝了一口,转过头看向陆少铮,问:“今天这么闲?难得看着你不带女人出来……”

    提到夏雨霏,陆少铮皱了皱眉头。

    “擎宇,苏杏车祸目击证人的事,是你做的?”陆少铮的眉头依旧紧紧拧着。

    左擎宇一脸的波澜不惊,点了点头,道:“是我做的,你都知道了?”

    陆少铮胸口更堵了,低下头深深的吸了口气:“为什么这么做?”

    左擎宇一脸无辜表情,说道:“不是夏雨霏说,我应该站在你们这边吗?”

    “雨霏?我们这边?”陆少铮显然没明白左擎宇的意思。

    左擎宇倒也有耐心,将酒杯放回茶几上,伸展开双臂靠向身后的沙发,平静说道:“苏杏的葬礼,我和老赵去过了,正巧在那遇到了夏雨霏。”

    “雨霏?她也去了?”陆少铮的瞳孔放大,一阵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滋生。

    左擎宇点头:“是啊,她的确在,而且还在逝者面前大放厥词,总之闹的不欢而散……”

    “那苏子衿呢?有没有怎么样?”陆少铮开口就问,直接忽略掉重点。

    左擎宇一丝不快的情绪从眼底划过,面上表情倒也没什么变化,继续说道:“没怎么样,不过夏雨霏辱骂过世的两位老人,被苏子衿打了一巴掌。”

    陆少铮的脸色变了变,倒也没说什么,继续听左擎宇说起。

    左擎宇将交叠的长腿换了个方向,继续道:“不过,你女人倒也不是个忍气吞声的,拿起茶杯就朝苏子衿的额头砸去……”

    陆少铮嗖的从沙发上起身,情绪失控道:“她受伤了?”

    左擎宇挑起一侧嘴角,抬起头瞥向陆少铮:“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又没说她受伤,况且,你不是更应该担心夏雨霏么?”

    陆少铮一屁股坐回沙发,烦躁的将西裤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扔到一旁的茶几上。

    手机在茶几上转着圈的震动着,屏幕上显示的是夏雨霏的来电头像。

    左擎宇面带讽刺,将目光从手机上收回。

    “最后怎么样了?雨霏有没有继续闹下去?”陆少铮问的一脸无奈。

    左擎宇弯了弯嘴角,平静自然道:“没有,她是有些冲动,不过被我拦住了,所以她觉得我是在帮苏家。”

    “愚蠢!”陆少铮一声低骂。

    左擎宇笑笑:“不过也没什么,我看夏家这边目击证人的事始终没有解决,我就顺手帮了他们一把,封了目击证人的口,也免得让雨霏误会我是站在苏家那一边,而不是站在你们这一边……”

    “……”陆少铮脸色青白,一句话也说不出。

    左擎宇笑的意味深长拍了拍陆少铮的肩膀,随意道:“不用谢我……”

    陆少铮拿起茶几上的酒杯送入嘴边,他是实实在在的吃了个哑巴亏,不但不能怪左擎宇,反倒还要领他这么大的一个人情,心里也只能干憋屈着。

    手机依旧锲而不舍的在茶几上震动着。

    看着上面夏雨霏的来电头像,陆少铮烦躁的一把将手机抓起,随手扔进一旁的红酒杯里,屏幕很快暗了下去……

    ……

    苏澈揽下了苏杏所有的身后事,包括与肇事司机的一场官司。

    苏子衿也已经恢复到正常的工作中去。

    第一医院的精神科被评为0投诉率科室,负责精神科的主任决定下了班带大家出去玩一下。

    聚过餐以后,就近找了一家KTV,所有上班时绷着脸严肃的医生们,都彻底的嗨了起来,唯独苏子衿。

    大家理解苏子衿的心情,毕竟家里的亲人刚刚去世不久。

    苏子衿本不想扫兴,可看着大家喝的醺醺然,一直也没有要散场的意思,只好自己拎起手包,走去主任身边。

    “王主任,我想先回去了。”苏子衿对着老主任说道。

    王主任没有强求,颇为理解的说道:“知道你心情不好,也不好留你,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苏子衿点头:“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与大家道了别,苏子衿拎着自己的大衣外套往出走。

    刚出KTV的大门口,身后就有人叫住她。

    “苏医生,等等我。”一个男人的声音。

    苏子衿转过头去,看着与自己同一科室的实习医生小吴正一边穿着大衣外套,一边从电梯里跑了出来。

    “小吴,你怎么也出来了?”苏子衿忍不住问。

    小吴原名吴恩,是刚刚被分来第一医院的实习医生,来的日子不长,认识的人也不多,第一天来报道,就由苏子衿带着,所有跟苏子衿格外亲近些。

    小吴长相一般,却异常的瘦高,走起路来步子迈的特别的大。

    几步走到苏子衿身前,对着她说道:“反正我跟他们也不熟,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我送你回去吧。”

    苏子衿对着小吴笑笑,说道:“谢谢,不用了,我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打车10几分钟就到了。”

    “没事,走吧,说不定顺路。”小吴不见外的说道。

    苏子衿见小吴坚持,也只好点点头,笑道:“那就麻烦你了,不过我家在西边,我们要去马路的对面打车才比较方便。”

    小吴笑着点头,大步走在前面。

    马路对面就是蓝洋彼岸黄金会所。

    门口处正有几个男人走出来,身边还陪着几个身材高挑的火辣美女。

    小吴一边伸手拦着出租车,一边一脸羡慕的朝着蓝洋彼岸看去,自然自语道:“如果王主任能请我们到这里来玩一次该有多好啊,忒气派!”

    说话间,苏子衿注意到了门口的几个人,不等小吴的话音落下,一把拽起他的手腕躲去了一旁的奥迪Q7的车身后。

    车身遮挡住了苏子衿和小吴的视线。

    小吴一脸不解的问道:“苏医生,我们躲什么?”

    苏子衿一脸的尴尬,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时间竟然想到的是躲。

    她并没有什么怕面对他们的,可当目光触及到左擎宇时,还是忍不住想退缩。

    陆少铮从蓝洋彼岸出来,一直低着头,脑子里纷乱不堪。

    紧接着走出来的是左擎宇,一手拿着手机在讲电话,一手里攥着车钥匙,正对着一旁的黑色迈巴.赫远程遥控。

    迈巴.赫的车灯闪了一下,鸣叫了一声后自动开锁。

    左擎宇的目光不经意的从路边扫过,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快速的从眼前消失。

    左擎宇的脚步顿了顿,目光落在一旁的黑色奥迪Q7上。

    直到陆少铮回过头和他说话,他才将目光从远处收回。

    白穆然由两个高挑丰满的美女搀扶着走出来,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还不忘跟其中的一个美女咬着耳朵说些血脉喷张的话,笑的一脸轻浮。

    几个人朝着苏子衿藏身的方向走过来。

    小吴感受到了苏子衿的紧张,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苏医生,你没事吧?到底怎么了?”

    苏子衿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勉强的对着小吴笑笑:“那里有我不想见的人,不好意思,我不该拽着你跟我一起躲的。”

    小吴无所谓的笑笑,说道:“没关系的,如果你觉得有危险,我可以帮你报警,就算警察来的慢,起码我还能顶一阵子。”

    苏子衿被小吴的样子逗的有点想笑,只能感激的用眼神看着他,心里期盼着这几个人快点走,不想与他们正面接触。

    几个人的脚步在不远处停住。

    左擎宇已经收起了手机,看着腕上手表,目光时不时的朝着旁边的黑色Q7看过来。

    白穆然喝的有点飘,说起话来根本不走脑子。

    在陆少铮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后,取笑道:“少铮,你最近真怂,被那个姓夏的女人整天缠也就算了,出来玩儿也用电话‘远程遥控’,你何时混到这个地步了?”

    陆少铮的脸色难看,一脸的不耐烦,这样的表情他平时很少有。

    左擎宇眸光轻闪,问向陆少铮:“你的车司机还没有开过来,用不用我送你?”

    陆少铮摇了摇头:“不用。”

    一旁的白穆然打着酒嗝,对着陆少铮说道:“少铮,你也别烦了,擎宇不是把问题都帮你解决了么?正好还了你六年前替他顶替车祸的人情了,这回你俩算扯平……”

    提起六年前的事,左擎宇的脸色在变,陆少铮的也没好到哪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子衿已经远远的站在一旁,一张小脸血色褪尽,嘴唇微微颤抖。

    “你们刚刚说,六年前那场车祸是……左擎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