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85.他静静的看着她:你的例假已经有多久没来了?

作者:浮华尽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她纤细美丽的侧影,白穆然醉了,醉在有她的世界里,不愿意醒……

    白穆然起身走向她……

    琴声止住,肖沐沐转过头来,一脸的惊恐。

    到底几分清醒还是几分醉都分不清的陆少铮,已经向她伸出手去…妲…

    肖沐沐从钢琴椅上起身,转身想逃,却被白穆然一把钳住了纤细的手腕。

    被扯住手臂的她,惯性之下,长发以一个漂亮的弧度垂落在钢琴黑白分明的键盘上,她的身影映在钢琴上,异常的美。

    房间内,钢琴按键被触及,发出的尖锐声音和肖沐沐的尖叫混合在一起,响遍了别墅里的每个角落,却无人敢出来阻止。

    白穆然从她的身后,抱住她的腰,将她腾空托起,按在钢琴上窀。

    皮带的金属扣落地声响起,肖沐沐的眼泪和垂下来的头发混在一起,黏在脸上,白穆然猛然进入的动作,她的身子开始剧烈颤抖。

    随着他的节奏,钢琴发出吱呀且不连贯的难听声响,

    肖沐沐看着洁白钢琴上律动交融在一起的身影,眼泪一滴滴砸在键盘上。

    最终,她已经无谓再去挣扎,咬紧了嘴唇,浅浅的呜咽中从口中细碎的溢出,远处的古老美式挂钟正发出整点悦耳的鸣报声,说不尽的苍凉。

    大床上的白穆然拥着肖沐沐柔软的身体,将头埋进她的颈蜗。

    她的身子很凉,白穆然想抱紧她去暖,却怎么也暖不过来。

    肖沐沐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黑夜里,她的眸子异常的曜亮,身旁是白穆然浅浅的呼吸声。

    “沐沐,我喜欢你弹钢琴的样子,很美……”白穆然的声音带着情yu过后的暗哑。

    肖沐沐的身子在他怀里僵了僵,转而恢复如常,笑道:“是吗?”

    白穆然听到肖沐沐的回应,心情瞬间愉悦,赶忙应道:“是……美的让我移不开眼。”

    可惜,只顾着高兴的他,根本没有留意到肖沐沐笑意中的讽刺。

    他错把它当成了美好……

    ……

    清早,宿醉后的白穆然被一阵怪异的腥气刺激的睁开了眼。

    他讨厌这种味道,像极了小时候从他母亲身体里流出的血一样,让人忍不住作呕。

    伸出手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手下一空。

    白穆然突然从大床上坐起,朝着身旁的位置看过去。

    那里早已经没了肖沐沐的身影。

    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迅速转身朝其它地方看去。

    幸好,一回头就找到了她的身影。

    看着肖沐沐正坐在钢琴凳上,安静的俯身趴在琴盖上,他的心总算落回了原处。

    白穆然起身将床上的内.裤拽了过来,穿上,起身走向她。

    “沐沐?”

    他在她身后温柔的叫她。

    肖沐沐没有回应,长发遮住半张脸,安静的仿佛沉睡。

    白穆然伸出手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等开口再次唤她,就被脚下一阵温热的粘腻感给惊住。

    白穆然迟疑的朝着脚下看去……

    一地的猩红,刺眼夺目,说不出的恐惧感顷刻间向他袭来,他忘了该怎样去呼吸。

    目光落在肖沐沐垂落下来的右手上,一股娟细的血流正顺着她的手臂流淌到洁白的钢琴上,蜿蜒着坠下,与地上的猩红融为一体。

    “沐沐?!你醒醒!肖沐沐!吴管家……来人……”

    ……

    早晨,左擎宇将小瞌睡虫从床上拎起来,由着苏子衿帮她穿好衣裳后,抱着她出了门。

    苏子衿站在阳台上楼下,左擎宇将妮妮放到车的后排座位上,关好车门后,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后,才打开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收回目光,苏子衿走去洗手间,胃里突然的灼烧感让她觉得是有必要去一趟医院了,毕竟过两天又要出差,如果是身体出了问题就麻烦了。

    收拾好了一切后,苏子衿拎起手提包刚要推门离去,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上显示的是白穆然的号码,上次陪肖沐沐去学校的那一次,她存在手机里的。

    苏子衿按下了接听键,对着手机:“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似乎有点混乱,苏子衿的心里下意识的揪了一下,再次“喂?”了一声。

    “苏,苏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个女声,听起来是个年岁较大的女人。

    苏子衿应道:“是我,您是哪位?”

    电话那头的女声再次响起,说道:“我是白先生的管家吴秀,您快过来一趟吧,肖沐沐小姐,她出事了……”

    ……

    苏子衿忘记了自己是怎样出的门,小区门前,她不顾死活的横在马路中间将一辆出租车拦下以后,顾不得车内已经有了人,从钱夹里拽出几张百元钞票,塞到那位乘客手里,说道:“对不起,您能不能换一辆车,我朋友出了大事,我赶时间……”

    车内的乘客莫名其妙的看了苏子衿一眼后,又看了看手里的几张钞票,怒到嘴边也咽了下去,将钞票往手心里一攥,说道:“好吧,反正我也不急。”

    说完推开车门下了车。

    苏子衿总算松了口气,对着前排的司机说道:“师傅,麻烦您,成交丽海湾别墅……”

    司机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笑道:“这有钱人果然就是不一样,出手大方啊……”

    苏子衿懒得和他调侃,对着司机说了一句:“我很急”后,干脆目光放车外。

    上班时间,路上的车堵得十分严重,到了丽海湾白穆然所在的别墅门前,苏子衿付了钱后,连零钱都没拿,就冲了进去。

    刚进门,正好看到从里面出来的佣人。

    苏子衿一把拽住佣人的手臂,问道:“肖沐沐在哪?他怎么样了?”

    佣人看了苏子衿一眼,问道:“您就是苏小姐吧?”

    苏子衿用力点头。

    佣人一边带着她朝里走,一边说道:“您还是跟我进去看看吧,白先生已经快要急疯了。”

    苏子衿顾不得再细问,一路小跑的跟着佣人进入了大堂。

    大堂里不时的有人出入,而白穆然就满脸颓废的坐在沙发里,和那些忙碌着的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苏子衿快步走到他身前,问道:“沐沐呢?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穆然抬起头,目光中的自责、悔恨之意尤为明显,沙哑着声音说道:“你来了?”

    “我问你沐沐到底怎么了?”苏子衿突然拔高了语调。

    白穆然浑浑噩噩的抬起头盯着她,仿佛还深陷梦中,不能自拔。

    直到片刻以后,他才动了动嘴角,麻木的开了口。

    “她的手怕是以后再也不能弹钢琴了……”

    苏子衿怔在原地,她没从白穆然的话里反应过来。不过提到弹琴,苏子衿倒是听邱丹提起过一次,好像小时候的沐沐钢琴很棒,还得过什么奖。

    听白穆然这么突然一说,苏子衿似乎明白了什么,目光落在了白穆然衬衫上深褐色的点点污渍上,是一块快血迹干涸后的颜色。

    苏子衿转身朝着二楼跑去,她认得肖沐沐的房间。

    推开了肖沐沐卧室的门,两个医生正从里面走出来,苏子衿认得,其中一个是第一医院外科的专家韩教授。

    韩医生对苏子衿没什么印象,淡淡看了她一眼后,一边和身旁的医生低声说些什么,一边快速从她身边走过。

    苏子衿走进卧室,里面的佣人正在打扫,地上的血迹猩红刺眼,佣人正跪在地上用力擦洗。

    另一个佣人正将染血的床单抱出去,一屋子的血腥气和消毒液的气味萦绕在鼻尖,苏子衿的心揪了起来。

    绕过身前的佣人,苏子衿朝床边走去。

    入眼的肖沐沐一张惨白的脸。

    肖沐沐安静的躺在床上,呼吸清浅的仿佛消失了一般,长发如黑色锦缎一样,一缕缕的落在枕上,压在身下。

    要不是她的眼睛还睁着,苏子衿甚至会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她身上是一条浅青色的丝质睡裙,干净整洁,显然是新换上去的。可依旧掩不住她颈部和肩头上的吻痕。右手的手臂上包着厚重的绷带,纤细素白的手指没有半分血色,指甲缝里还嵌着没法深入清洁的血污,看的苏子衿心疼。

    “沐沐……”苏子衿坐在床边,伸手去握住她没有受伤的手。

    肖沐沐没有反应,目光依旧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许久都没眨一下。

    身后有人轻拍她的肩膀,苏子衿回过头去。

    是肖沐沐的心理医生。

    松开了肖沐沐的手,起身随着医生走出了卧室,在一条通往一楼的走廊里停住了脚。

    肖沐沐的家庭心理医生叫窦春丽,是个有名的心理专家,苏子衿曾去听过她的讲座。

    前辈面前,苏子衿没心思客套,而是直接开口问道:“沐沐她有没有事?”

    窦春丽摇了摇头,脸上表情多少有些无奈的说道:“白先生这么一直刺激着她,我个人认为,对她的病情并没有半分好处,可是白先生那边的工作也需要有人来做,我做不通……”

    苏子衿蹙起眉角,一脸震怒道:“做不通也不能由着他!沐沐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再这样下去,她早晚会出事的……不行,我这就给她家人打电话,让她父母来接她走……”

    窦春丽闻言,也轻轻点了点头。

    苏子衿拿出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邱丹的号码,刚准备拨出去,就被一只大手给按住了。

    苏子衿回过头去,看着一脸苍白的白穆然。

    白穆然的眸子混沌,可一脸坚决的看着苏子衿,冷静说道:“我带她去美国……不管她是疯,是残,还是死,我白穆然对她的下半辈子负责!”

    苏子衿望着他的眼睛,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反驳的话来。

    ……

    在得知沐沐已经脱离了危险后,苏子衿从白穆然的别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

    白穆然派了的司机去送苏子衿回市区。

    坐在车里的苏子衿将车窗落下,闻着外面咸鲜的海风,胸口的憋闷感稍稍缓解。

    司机老孟回过头来,恭敬问道:“苏小姐是不是晕车?我尽量开的慢一点。”

    苏子衿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谢……”

    老孟笑着回了一句:“不客气”

    转而老孟又叹了口气,说道:“您是肖小姐朋友吧?我看她出了这么大的事,就您一个人过来看她……”

    “是……”苏子衿回答道。

    老孟一边平稳的驾驶着车,一边惋惜道:“唉,少爷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性子我太了解了。”

    苏子衿抬起头,从前面的后视镜里看着老孟脸上的表情。

    老孟继续说道:“自从夫人去世以后,少爷就仿佛变了个人,其实,小时候他很乖的,成绩又好……”

    “您说的夫人,是白穆然的母亲吧?”苏子衿问道。

    老孟点了点头:“是啊,夫人去世那年,少爷才10岁,夫人死的惨啊,死在了少爷面前,你说,童年里他又怎么能没有阴影呢……”

    “死在他面前?”苏子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老孟继续说道:“是,夫人是自杀的,割腕,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抢救了,而发现她尸体的第一个人就是少爷。少爷一个人跪在血泊里,哭到失声,可最后也没能把夫人唤醒啊……”

    苏子衿心里堵的难受,她从没想过风流成性的白穆然会有这样的过往。

    老孟深深的叹了口气:“否则少爷能对今天的事这么大反应?您是没看到啊,少爷抱着一身是血的肖小姐冲出别墅时的样子,哭的简直歇斯底里……”

    苏子衿的眼角微酸,别过头,望向车窗外,沉声说道:“可肖沐沐承受不了这样的爱,这样只能逼着他们越走越远……”

    老孟摇了摇头,一声叹息:“唉,我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搞不懂,这事要是放在以前啊……嗨,你瞧我,以前哪能出现这种事呢……”

    苏子衿不再回应,老孟也收了声,不再多语。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起来。

    ……

    苏子衿刚到家的楼下,就接到了苏澈的电话。

    苏澈在电话里告诉苏子衿,取消了她这次去海南的出差计划,并让她尽快赶到君雅豪格酒店,说是有工作。

    苏子衿很诧异的问向他:“取消?为什么?!”

    电话那头的苏澈平静说道:“我已经换了别人去了,你留下来跟我去谈另外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对于未来的创科来说,非常重要。”

    苏子衿没在电话里问具体的细节,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毕竟是工作,也只好答应。

    出租车内,苏子衿给左擎宇打了电话,并说明了没法一同和他去海南的事。

    左擎宇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转移话题,问她去了医院没有。

    苏子衿为了不让他担心,只好谎称自己已经去过了,并说没什么大毛病,胃病犯了而已。

    听到这些,电话那头的左擎宇才放下心来。

    ……

    酒店门前,苏澈早已经等在那里。

    帮苏子衿拉开了出租车的车门后,顺便付了零钱递给了司机。

    苏子衿站在他面前,问道:“到底是什么项目,催的这样急?”

    苏澈诡秘一笑:“夏氏的项目,众多草案中,只有我们创科的最出色。”

    苏子衿感到惊讶,没想到这段时间苏澈一直在忙这个事。

    她突然明白,当初苏澈为什么让她去海南跟进和刘总公司的合作项目。

    其实就是为了支开她,他想独自完成夏氏的项目,用实力证明,夏氏的单子是他用能力换来的,而不是在苏子衿的帮助之下。

    想通这件事以后,面对这样的苏澈,苏子衿瞬间觉得欣慰。

    他还是那个从小就骄傲的哥哥,一点都没改变过……

    酒店门口,一个醉了酒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一步三晃的走到苏子衿身边时,抬头看了她一眼。

    苏子衿很快被突如其来的酒气恶心到。

    忍不住转身朝着不远处跑去,蹲在地上止不住的干呕。

    本就没吃什么东西的她,直到把胃里的酸水都吐净了以后,才微微喘了口气。

    不知道苏澈已经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问道:“你怎么了?”

    苏子衿起身,一边在包里翻找着纸巾,一边回答道:“我没事,可能是胃病犯了,这几天一直都是这样……”

    苏澈脸上的表情在变,静静的看着她,开口问道:“你例假多久没来了?”

    苏子衿转过身,对上脸色难看的苏澈……

    她的脸色瞬间苍白,手里的纸巾包“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