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V278.为了不被人打扰,锁门是个不错的方法…

作者:浮华尽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贾颖的笑僵在了脸上,想着左擎宇小时候不靠谱也就算了,没想到,老爷子这么一把年纪,耍起自己儿子来,比他还不靠谱。

    这也……太坏了…燔…

    看着左老爷子将玉龟重新收好,放在一边,贾颖笑着说道:“既然今天是左家大喜的日子,我也不便叨扰了,左老,我先回去了……”

    贾颖转身想走,却被左君乾给拦住了。

    “小颖啊,你先别走……”

    左君乾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贾颖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

    左君乾很少叫贾颖的小名,而当下正用手示意她走过来。

    贾颖犹豫了一下,转身走回,停在左君乾的办公桌前。

    左君乾抬头静静的看着她,指着桌前的椅子,说道:“坐下。”

    左君乾的命令,她不敢不坐窠。

    见贾颖顺从的坐好后,左君乾才缓慢开口:“小颖,算一算,你从20几岁就留在左氏做事,这一晃都10多年了吧?”

    “14年……”贾颖说道。

    左君乾点了点头:“在我心里,你已经和我女儿没什么分别。”

    贾颖是个很理智又冷静的人,可在听闻左君乾这样一句话说出口后,她还是红了眼圈,点了点头。

    左君乾并没有看她,而是继续说道:“是你带着擎宇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是你在她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留在他身边细心关怀,你的心思我都明白……”

    贾颖低着头:“左老,我不敢奢望……”

    “我知道,你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做事向来留有分寸,这也是我最看重的一点……”左君乾语调有些沉重。

    “……”贾颖说不出什么,只能安静的听着。

    左君乾叹了一声,道:“擎宇的婚事向来我们没有能力替她做主,你也知道,程淼的事就是个例子,若是他不愿,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懂,程淼小姐的确很苦……”贾颖说道。

    “不对,程淼的路多半是她自己走出来的,论她的出身,相貌,就算不嫁给擎宇,也有很多不错的选择,可她没有……”

    “……”贾颖不语。

    左君乾看着她,继续说道:“程淼这孩子错就错在,在不该坚持的地方坚持,不该执着的地方执着,误了自己的一生……”

    贾颖脸色微微苍白,他明白左君乾的意思。

    见贾颖始终不说话,左君乾叹息,道:“要说苦,没有人能比的过子衿这孩子,实话说,一开始我并不喜欢这孩子,她是容秀薇的女儿,又是夏氏的私生女,论出身,我对此还是有些意见的。但我始终没在擎宇面前表现出反对,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贾颖弯起了嘴角,看着左君乾点了点头:“您是怕您越反对,擎宇就越要和她在一起,对吗?”

    左君乾点头笑了起来:“的确,那小子从5岁开始就叛逆,逆了我一辈子,我越说东,他就越往西……”

    贾颖跟着点头。

    左君乾继续说道:“不过,子衿那孩子,性格坚韧的很,同你一样,逆境中她不会自弃,反而越加坚强,这是我喜欢她的地方。”

    “的确,苏小姐是吃了不少的苦。”贾颖认同道。

    左君乾这次倒是没赞同贾颖的说法,而是自顾自说道:“吃点苦按说不算什么,人生中遇到逆境始终不是件坏事,你熬过去了,终归是成长了,再遇事就沉稳了,熬不过去也就败了,没败给现实,败给了自己。”

    “……”

    “子衿和擎宇经历过的事情不算少,子衿付出的也是一样,擎宇对她做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可最终,她还是……若换做别人,也许这一辈子也不能原谅,终归是擎宇欠她的多……”左君乾叹道。

    “左老,这件事也不能都怪擎宇,他纵然是有错,可和苏小姐在一起的日子里,他一直都在弥补,情人之间有摩擦在所难免,磨合过了,自然也就和顺了,擎宇是真的喜欢苏小姐,而苏小姐终归年轻,亲人和爱人面前,她偶尔会有迟疑,不过,现在他们也终于度过难关,有这样的结果,我很高兴……”贾颖说道。

    左君乾笑着看向贾颖:“他20岁起,你就跟在他身边,从来就不许别人说他一句不好,你遇事冷静,唯有擎宇事总能让你失去理智……”

    贾颖的脸色白了白:“对不起,10几年了,或许我已经把他当成了身边的亲人……”

    左君乾点头:“这样很好,擎宇一直视你如姐姐,我倒是怕你想不开……”

    贾颖笑的一脸无奈,并不抬头看左老爷子的眼睛,自己说道:“左老,我懂您的意思,我很好,看着擎宇能和苏小姐终成眷属,我心里是高兴的,但请原谅我也是个有感情的人,有些情绪即使我不能阻止它的滋生,起码我还能用理智压制它的增长,您不必担心……”

    “傻孩子,我担心的是你!”左君乾语气沉重的

    说道。

    贾颖抬起头,看着左老爷子。

    左君乾继续说道:“我这一把年纪,怎么说也是过来人,谁没年轻过,这种事就算看透也参不透,你别太为难自己,人生的路很长也很短,保不准什么时候,对的那个人就突然出现在眼前,但你总要给自己这样的机会。现在擎宇结婚了,你守护了他十几年,也该去追寻自己的幸福了,既然你高兴他有自己喜欢的人,殊不知,他也一样希望你有个好的归属……”

    贾颖沉默了许久,才点头:“谢谢左老,我明白。”

    左君乾点了点头:“明白就好。”

    贾颖转身,似乎又突然想起什么来。

    看贾颖脸上的神色,左君乾抬起头,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贾颖顿住脚步,看着左君乾,恢复以往冷静,说道:“美国那边公司现在岌岌可危,我想过去帮承宴,也算是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

    左君乾点头:“好,你去吧。”

    “谢谢左老……”

    贾颖语气始终平静,说完转身离开……

    ……

    门口处,左承宴正将手里的简易皮箱递给佣人,低头看着佣人将拖鞋放在他脚下。

    徐智凝走上前,看着左承宴,问道:“二表哥,你真的刚下飞机啊?”

    左承宴一身疲惫,对着徐智凝笑了笑:“我骗你干什么?刚从美国飞回来。”

    徐智凝接过左承宴脱下的外套,交给佣人,跟着左承宴一起走进客厅。

    徐铭慧在厨房里交待佣人晚餐的内容,左擎宇上楼换衣服。

    客厅里除了徐智凝,就只有苏子衿。

    苏子衿从沙发里起身,对着左承宴叫了一声:“二哥……”

    左承宴笑的一脸温润,点了点头,道:“最近看着瘦了些。”

    苏子衿朝自己看了一眼,没反驳。

    左承宴笑着朝二楼走去,口中说道:“都是一家人了,不必拘谨,你随意坐,我先上去了。”

    苏子衿说了声:“好”,便看着左承宴上了楼。

    客厅里又恢复了平静。

    贾颖从书房的方向里走出,在看到苏子衿时,停下了脚步。

    四目相对间,贾颖先笑了笑。

    苏子衿懂得贾颖心里的苦,却也勉强对着她笑了笑,开口问道:“要离开吗?”

    贾颖点头,上前一步,对着苏子衿语气轻柔道:“好好照顾擎宇……”

    苏子衿的脸色有几分红,迟钝的对着贾颖点头。

    贾颖要走,苏子衿却在她身后拽住了她的手腕。

    贾颖回过头,低头看着苏子衿攥紧自己的手,脸上多少有些不解。

    苏子衿的声音很低,却说的很认真:“贾颖姐,谢谢你曾在他最需要照顾的时候,留在了他身边……”

    贾颖的脸色僵了僵,在确定苏子衿完全没有恶意的情况下,才反手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我当他是弟弟……”

    苏子衿没反驳,事已至此,她更愿意贾颖能带着尊严离开。

    苏子衿认真点头,答道:“我知道。”

    贾颖弯了弯唇角,将手臂抽回,笑道:“祝你们新婚快乐,我走了……”

    没等苏子衿说谢谢,贾颖已经离开。

    徐智凝拿着一盒酸奶,站在苏子衿身后,感叹道:“我以为情敌见面都会眼红,你们这是演的哪一出?”

    苏子衿回过头,对着徐智凝笑笑,道:“她不是我的情敌,和你们一样,是擎宇的亲人……”

    徐智凝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将吸管插进酸奶盒子里,转身坐进沙发。

    门口处门铃再次响起。

    苏子衿看着佣人正从厨房里小跑出来,走到门口去开了门。

    苏子衿的目光一直放在门口的来人身上。

    左瑾的出现,并没有让苏子衿感到意外。

    在佣人的帮助下,左瑾换了鞋。

    5月的天气里,左瑾穿了一件黑色的大外套,多少显得有些与季节不符。

    不过,她很快配合着佣人,将外套脱下。

    接连着两个喷嚏打出来,苏子衿才知道,左瑾病了。

    左瑾比以前更清瘦了些,表情更清冷了。

    佣人朝着左瑾身后看了一眼,问道:“姑爷没跟您一起过来?”

    左瑾摇了摇头:“我没见到他,不清楚……”

    这样的语气,让佣人都跟着心酸了起来,夫妻一场,走到现在这种地步,任谁看了都会心生同情。

    左瑾的表情一直很淡,并没有去看佣人脸上怜惜的表情,平静说道:“帮我泡一杯咖啡,别加糖。”

    佣人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厨房。

    左瑾走向客厅,在看到苏子衿的那一刻,还是顿住了脚步。

    徐智凝在电话里和左瑾说的不多,只说是徐铭慧要求全家都回来吃饭,具体原因还没等徐智凝说出口,左瑾就挂断了电话。

    当看着苏子衿出现在这里时,她难免不诧异。

    可诧异也只持续了片刻,她便恢复了平静。

    并没有与苏子衿打招呼,而是直接坐进了一旁的独立沙发椅里,随手拿起了茶几上的遥控器,将电影频道,换成了如今最火的综艺节目“奔跑吧,兄弟!”

    电视里不时传出爆笑的声音,还有足以逗人开怀大笑的场面。

    可沙发里坐着的三个人里,除了徐智凝笑的没心没肺,左瑾和苏子衿都把目光放在电视节目上,脸上却都没有半分笑意。

    很快,徐智凝被厨房里的徐铭慧叫了去。

    客厅里除了电视发出的声响,再没有其他动静。

    苏子衿从电视上收回目光。

    刚要从沙发上起身,左瑾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谢谢你没因为我,而迁怒于擎宇……”

    左瑾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苏子衿,依旧将目光放在电视节目上。

    但苏子衿看得出,左瑾根本没有在看,和自己一样。

    苏子衿静静的看着左瑾,道:“我已经伤害过他一次,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做第二次,我不怨恨并不是代表我心里不难过,只是,凶手并不是你,我没理由拿无辜的人泄恨……”

    左瑾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苏子衿。

    苏子衿已经从沙发上起身,就没有再坐回去的道理。

    错开了与左瑾的对视,她的语调缓了下来,说道:“开始的时候,我没法不怨你,毕竟那一幕就发生在我眼前……可擎宇想保护你,既然他说不是你做的,我至少要给他时间,让他来证明你是无辜的,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左瑾难得的弯起了嘴角,低下头:“擎宇遇见你,是他的福气。”

    苏子衿也动了动唇角,道:“不,遇见他是我的福气……”

    左瑾点头,不置可否,重重的打下了一个喷嚏。

    苏子衿起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门口处,她对着里面的徐智凝,说道:“智凝,麻烦你给我一杯水,可以吗?”

    不等徐智凝转过身,佣人就已经手脚利索的倒好了水,递了过来。

    苏子衿说了声“谢谢“就转身朝着客厅走去。

    左瑾面前,苏子衿将清水放下,意思很明显,感冒不应该喝咖啡。

    苏子衿没说,左瑾抬起头看着她,脸上表情有些震撼。

    弯了弯唇角,苏子衿放下水杯后,朝着二楼走去,去了左擎宇的卧室。

    厨房门口处,徐铭慧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笑容早已经挂满脸,眼睛却有些湿润。

    佣人徐姨就站在她身后,关心的叫了一声:“夫人……”

    徐铭慧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徐姨问道:“你看那孩子怎么样?”

    徐姨点了点头:“能容人,能忍让,擎宇没看走眼。”

    徐铭慧点了点头:“她这样,我们阿瑾心里的委屈总算能缓解一些。”

    徐姨也满脸心疼的朝着客厅里身只影单的左瑾看去:“小瑾这是太要强了,女人啊,在男人面前总归要软弱些,才能得人怜惜。”

    徐铭慧摇头叹气:“可是,我们阿瑾最不会的就是这个了,遇见津陌是她一生的劫啊……”

    徐姨也红了眼圈,转身拿起一把青菜,躲去一旁抹眼泪。

    徐铭慧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心口酸的难受。

    ……

    左擎宇的卧室前,苏子衿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动静。

    苏子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推了推门,竟然发现是从里面锁上了。

    苏子衿对着里面轻声的叫了一声:“擎宇?”

    很快,里面有了回应,门被咔哒的一声从里面打开。

    左擎宇回来时穿在身上的衣服并没有换,手里拿着手机,一直在通话。

    见到苏子衿出现在门口,似乎也没有要挂断的意思,而是朝里面指了指,示意她自己先进去。

    苏子衿走了进去,而左擎宇关上了门,依然不忘反锁。

    苏子衿奇怪的看着他。

    左擎宇终于简短的说了几句后,挂断了手机。

    “为什么大白天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苏子衿见他放下手机,开口问道。

    左擎宇走到她身前,低头轻吻她嘴角,说道:“徐智凝进门从没有敲门的习惯,为了不被她破坏我俩之间的“性”趣。我觉得锁好门是个不错的方法……”

    “……”

    —————————浮华尽褪—————————

    月底了,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