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她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你也下得去手?

作者:浮华尽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谭姝木讷的接过肖沐沐递过来的银行卡,对着她说道:“肖小姐,如果您缺钱,可以和白先生说……”

    肖沐沐浅浅的对着她笑,淡然道:“他不是我什么人,我不会找他要……”

    谭姝瞬间语塞。

    …牙…

    谭姝买了手机回来,肖沐沐正一个人坐在病床上看电视。

    娱乐新闻定格在电视画面上。

    肖沐沐手里握着遥控器,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谭姝将手机递给了肖沐沐酢。

    肖沐沐伸手接过,按下了开机按键,顺便看了一眼卡架上自己的新手机号码。

    还算好记……

    谭姝的目光朝着电视的方向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

    电视画面里,是白穆然挽着一个混血的模特,正在参加一个应酬的酒会。

    两人姿态暧昧,角落里似乎拥吻在一起,画面火辣,吸引人眼球。

    谭姝想也不想,一把将遥控器抢了过来,关掉了电视。

    谭姝的动作太突然,倒是引的肖沐沐抬起头来。

    肖沐沐朝着电视的方向看了一眼,表情平静的说道:“刚刚电视里演过的是重播……”

    ……

    景城,白穆然走出公司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

    手机里一直有电话进来,显示的是兰维维。

    白穆然烦躁的按了几次,最后终于忍不住,对着手机怒道:“兰维维,你有完没完?监视我总该有的限度!”

    电话那头的兰维维沉默,片刻以后才开口说道:“穆然,左先生来了,正在客厅里陪爸品茶,是爸让我打电话给你……”

    “……”

    白穆然一时间无语,片刻以后,才对着手机说了一声:“行,我知道了……”

    ……

    白穆然赶回白家老宅的时候,刚好是8点整。

    门口处,出来给他开门并不是佣人,而是兰维维。

    在看到白穆然回来那一刻,兰维维显然是有些激动的,

    不过,纵使心里高兴,可涵养颇好的她还是保持着温柔的微笑,轻声问道:“你回来啦?”

    白穆然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应声,低头换着脚上的皮鞋。

    兰维维早将拖鞋准备好后,弯下腰,将他脱下的皮鞋放进了鞋柜。

    果然,客厅里坐着左承宴,正低头浅笑着和白子义闲聊。

    听到门口的动静后,客厅里的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

    白穆然脸色不算好。

    可在见到左承宴时,还是打趣道:“怎么是你?我以为是左老三过来了。”

    左承宴沉稳笑笑:“怎么?是我你失望了?”

    白穆然笑了:“失望倒没有,奇怪是有一点,你不是在美国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左承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倒是白子义从沙发里站起身,说道:“你们年轻人聊,我去书房……”

    左承宴起身,目送白老爷子上了楼。

    白穆然懒懒的坐进了沙发里,对着左承宴说道:“找我有事?”

    兰维维将泡好的咖啡送了过来,问道:“穆然,今晚还走吗?”

    白穆然的脸色开始变的难看,兰维维瞬间尴尬。

    左承宴目光从二人的面上收回,兰维维已经浅声告辞,转身上了楼。

    “穆然,你有些过了……”左承宴开口道。

    白穆然不以为然,嗤笑一声,道:“过了?她和她姑妈串通一气,要进我们白家,我拦着了?”

    “可她毕竟是你妻子……”左承宴道。

    白穆然转过头看着他,问:“冉馨曾经也是你妻子,你是怎么对待的?你觉得她和冉馨有什么不同?白家少奶奶的位置我如她们所愿,给了兰维维,她们还想要求什么?”

    “可是……”

    左承宴似乎还想再说,却被白穆然拦下了,白穆然直截了当的问:“承宴,你没事不会来这里找我,说吧,到底什么事?”

    左承宴的眸光动了动,声音低沉的说道:“我想买你手里的一块地……”

    白穆然愕然,看着左承宴的目光有些不能理解。

    若说房地产这一块,他白穆然不是专长,无非偶尔买几块地,要么建个酒庄,要么建个别墅,纯属娱乐消遣。

    左承宴不是潜心于国外定居了吗?怎么突然想回国买地?

    “哪一块?”白穆然问道。

    “葡萄庄园……”

    “s.hit!你要那块地干什么,升值空间有限,一个旧的葡萄园而已。”白穆然不解的问。

    左承宴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这件事困难吗?”

    倒也不算困难,那里曾经不过是

    一片老旧的别墅区,只是别墅区的周围种植了大片的葡萄。

    老别墅的地下是个年头久远的酒窖,设备已经老旧,根本没什么升值空间。

    白穆然当初低价拍来不过是突然兴起,想亲手酿制红酒而已。

    如今被左承宴看上,他倒也没什么不舍得,只不过有些奇怪。

    白穆然端起身前的咖啡喝了一口,随意道:“没什么困难,手续方面问题,我让我助理和你联系,价钱方面你自己说看着给,只是别亏待我就成……”

    左承宴起身,笑了笑道:“没问题……”

    见左承宴要走,白穆然看了一眼腕上手表,也站起身来,说道:“去喝一杯?”

    左承宴笑着朝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白穆然耸了耸肩:“今晚我不留在这里,你也少劝。”

    左承宴不置可否,起身,和白穆然一起走出白家……

    白家二楼的卧室里,兰维维一个人站在窗帘后,看着左承宴和白穆然的车一前一后的离开,攥着的手,指甲已经陷入掌心。

    身后的门被从外面敲响,兰维维收敛了面上表情后,这才走过去,打开了卧室的门。

    兰榕瑾站在门口,朝着里面望了一眼,开口问道:“穆然没有留下?”

    兰维维眼圈泛红,摇了摇头,道:“他走了……”

    兰榕瑾叹了口气,走了进来。

    兰维维站在她身后,关上了卧室的门。

    “姑妈……”

    兰榕瑾回过头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坐去了床上。

    “维维,当初是姑妈的错,还以为穆然婚后能收了心,实心踏地的和你过日子。”

    兰维维笑的勉强:“姑妈,您别这么说,路是我自己选的,我相信,穆然迟早会明白我的,他会回来的。”

    兰榕瑾为兰维维的懂事感到欣慰,只是,这结婚两年了,白穆然回家来住的日子屈指可数,长此以往,兰维维怎么才能怀上孩子。

    提到孩子,兰维维的目光晦暗了些,失望道:“姑妈,我爸爸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兰榕瑾赶忙摇了摇头:“你怎么会这么想?”

    兰维维晦涩的笑了笑,说道:“我们兰家,早就已经外强中空,我是知道的,如今我和穆然的感情并不好,又生不出白家的孩子……”

    兰榕瑾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只要穆然有一天玩够了,自然会回来,那个时候,你们想要几个就要几个,不必太急……”

    “可是,穆然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您也知道,每天的娱乐新闻里几乎都有他的影子,不是与明星在一起,就是和模特见报,姑妈,我也是女人,我是他妻子,看着那些女人围在他身边,我没法不嫉妒。”兰维维有些激动的说。

    兰榕瑾笑了笑,沉稳的说道:“你看,连你自己都说,穆然是故意的,那你还怕什么?就算他和你没有感情,难道还能和那些女人来真的?他不过是做些样子,给他爸爸看,给我们看,这你就沉不住气了?姑姑当初是怎么教你的?”

    闻言,兰维维终归是低下来头去,沉声说道:“我不怕他外面有多少女人,只是怕他万一哪天,对外面其中的一个动了什么心思……”

    兰榕瑾笑了笑:“放心,不会的。”

    ……

    私人会所里。

    白穆然和左承宴刚刚坐稳,左承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白穆然亲手将一瓶红酒开启,斜着眼睛看他。

    起初,左承宴的眉头还是纠结着的,可当看到来电号码时,他还是按下了接听。

    电话那头是个比较兴奋的女声。

    “承宴,你在哪儿呢?我闺蜜团们想要看看你,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打电话来的女孩叫唐沁。

    左承宴听得到电话里传来的女孩子尖细的叫嚷声,应该是玩的挺嗨。

    “已经这么晚了,都是女孩子,我去不方便吧?”左承宴对着手机说道。

    电话那头的唐沁不开心了,撒娇道:“你来嘛,我闺蜜们都知道我交了个不错的男朋友,你就给她们看看嘛,好不好嘛?亲爱的……”

    许是对方的声音太吵,连白穆然听了都微微侧目。

    左承宴回头看了白穆然一眼,刚要开口拒绝唐沁,却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沁沁,烟放在哪里?”

    是慕凌兮的声音,左承宴认得。

    下一刻,左承宴想也没想,就答应道:“那好吧,我半个小时左右到你那里,需要我买什么吗?”

    电话里的唐沁心情瞬间大好,尖叫着笑道:“你来就好,什么也不用买……”

    “好……”左承宴闻言挂了电话。

    白穆然挑着嘴角,鄙夷道:“女朋友?”

    左承宴“嗯”了一声,回

    头找自己的外套。

    白穆然自顾自给自己的酒杯里倒着酒,问道:“你真跟唐沁在一起了?”

    左承宴随意笑笑:“怎么,不可以吗?”

    白穆然耸了耸肩,道:“没什么不可以,唐沁从小几乎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那么熟了,亏你对她下得了手,她比我们小了那么多……”

    左承宴懒懒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比肖沐沐小吗?”

    白穆然瞬间语塞,被左承宴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左承宴将西装外套穿好,又抓起了桌面上的车钥匙,不忘回头对着白穆然说道:“最近听说你动不动就消失,不会是找到肖沐沐了吧?”

    “……”

    白穆然不答,慵懒的收回目光,道:“管好你自己得了。”

    左承宴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身出了门。

    偌大的包房里,只剩下白穆然一个人,兴致全无。

    ……

    唐沁14岁出了国,回来也不过两三年。

    唐沁的外公和左君乾出自于一个部队,是在一个军属大院里长大的。

    只不过唐沁是她外公最小的外孙女,她上面还有四个哥哥,一个姐姐,如今基本也都在国外。

    这次回国,唐沁经家里人撮合,和离了婚的左承宴走到了一起。

    唐沁从小就喜欢左承宴,她记事时起,左承宴就像个大哥哥一样,阳光又帅气。

    如今,她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成了他的女朋友。

    唐沁回国这几年,在名媛圈里颇有些人缘。

    结交的都是上流社会里的千金。

    唐沁外公的名声不小,当初是在部队里立过军功的,在老一辈里,也只剩他一个人从政,其余的都经了商。

    今天是唐沁26岁的生日。

    本来约好了左承宴要一起的,没想到他临时有事。

    唐沁就只好约来了自己的姐妹团,在家里办了个小型的派对。

    左承宴临时在花店了包了一束白玫瑰,就赶了过去……

    唐沁喝的有点高,转转悠悠的和几个姐妹吃了点点心后,就回头朝着慕凌兮看去。

    慕凌兮今天穿了一件深红色的裙子,红唇妖艳,脸色却不好。

    她正将手里的烟重新点燃,一个人坐在角色里端着酒杯,吞云吐雾。

    生活在名媛圈子里的女孩们,很注重保养自己的皮肤,吸烟是万万不能的。

    可慕凌兮不在乎,她不光酗酒,还酗烟。

    也许,酗烟这个词挺奇怪的,可唐沁就是这么形容她的。

    唐沁说:“如果你生活在清朝年间,没准就是个老烟鬼……”

    姐妹们都笑着看向慕凌兮,唯独她自己没有笑。

    慕凌兮不在意周围的目光,一口烈酒咽下去,脸色渐渐有了红润。

    唐沁夺了她手里的烟,看着她颈间的那条项链,笑着说道:“仿制品?凌兮,你什么时候起,也开始带这个出来了?你很缺钱吗?”

    许是一句话戳伤了慕凌兮的自尊。

    慕凌兮弯起妖冶红唇,笑着说道:“我缺不缺钱,你们不知道吗?”

    偌大的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

    门铃豁然响起,唐沁收回了脸上的尴尬,叫佣人去开门。

    门口处,左承宴一身黑色西装,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白玫瑰出现,离开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左承宴身上的沉稳矜贵之气,是用时间淬炼出来的。

    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让不少女孩的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

    慕凌兮的表情微微一怔,转而又恢复了如常的状态,低下头,又去寻找另一根烟。

    唐沁跑过去,搂住左承宴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挽着他的手臂,对着所有人介绍道:“左承宴,我未婚夫……”

    女孩们还是变的矜持起来,交头接耳的品评着,从她们艳羡的目光里,唐沁终于有了成就感。

    左承宴目光扫过在座的每一位,最后定格在了慕凌兮的身上。

    慕凌兮没看他,留给他的是个侧脸,夹着烟的手指瘦成了一把骨头,正将烟频繁的往口中送着。

    左承宴皱眉。

    才几个月不见,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唐沁领着左承宴进来,回头吩咐佣人,去取她父亲送给她的那瓶价值不菲的红酒。

    整个派对,因左承宴到来,而显得拘谨。

    左承宴和唐沁坐在沙发正中,接受着许多女孩的祝福。

    直到慕凌兮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所有人似乎才发现了她的存在。

    唐沁回过头去,目光里有所不满,对着慕凌兮厉声说道:“你就不能少抽烟吗?带一条假项链来,不就是想告诉我你最近缺钱吗?好啦,我现在知道了,能不能放下你的烟,

    整个房间里都被你搞得乌烟瘴气……”

    慕凌兮吸烟的手势抖了抖,转过脸来看向唐沁,缓缓说道:“你从前不对我这么说话的……”

    唐沁的脸瞬间红了,委屈之意上涌。

    左承宴不明就里的看着这一切,明明被攻击的是慕凌兮,为什么委屈的却成了唐沁。

    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看向慕凌兮的眼光多少带着点同情。

    慕凌兮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后,拎起放在沙发上的手包,说道:“既然你不喜欢我来这儿,我走就是了……”

    说完,也不看任何人一眼,将手里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门“咣当”的一声关上,唐沁终于委屈的掉了眼泪。

    “她明明就是故意的,就是来扫我的兴的……”唐沁哭着说。

    一旁一个粉裙子的女孩坐过来,安慰着她说道:“沁沁,你别哭了,她趾高气扬惯了,如今败落了,也无非是想在我们面前寻找点自尊罢了,现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没人理她了,要不是看在她是你表姐的面子上,我们早就不理她了。”

    唐沁哭的更厉害了,委屈道:“我舅妈出事,管我什么事?慕凌兮一天天和我摆着臭脸,我舅舅早就和她妈离婚了,要不是还看在我舅舅的面子上,我都懒得再叫她一声姐。”

    粉裙女孩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劝道:“算了,慕凌兮最近也够惨的了,她妈妈犯了事后,她连工作都找不到了,从前她仰仗你舅舅是律师界的翘楚,也跟着沾了几分光,如今你舅舅不在政界了,她也没什么成绩做出来,早被人放在一边了,也就是你还心善把她当成是你表姐,可她什么时间把你当成表妹了?我们可还记得当初她是怎么不要脸,抢了你找设计师定做的项链的……不过也是活该,你看她现在,带着个仿制的项链就出来了,真够丢脸的,没钱还非得装高贵,恶心……”

    许是粉裙女孩的尖酸语气让唐沁心里舒服了些,她也跟着点了点头,道:“从前我被她欺负惯了,是因为她家世比我好,现在,她妈妈栽了,她凭什么还跟我耀武扬威?!”

    “就是!”粉裙女孩连声附和。

    大家都想尽法子安慰今天的寿星,唯独左承宴一个人坐在旁边,眉头紧锁。目光一直放在门口,慕凌兮离开的方向。

    唐沁哭够了,转头让佣人将那瓶昂贵的红酒打开,先给左承宴倒了一杯。

    左承宴看着酒杯中的红酒,。

    片刻后,他终于起身。

    唐沁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问道:“承宴?”

    左承宴将杯中的红酒饮尽,笑着说道:“抱歉沁沁,我还有事,要先走,你们好好玩儿,生日快乐……”

    左承宴说完,也不顾唐沁脸色难看,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