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和雨柔也是这样做(红包加更)

作者:紫恋凡尘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病房门,悄声推开,一个人影站在叶予溪面前,把她笼罩在阴影里。)

    叶予溪正无声压抑的哭着,心太痛,痛的让她忍不住自己的泪。黑夜给了人最好的保护色,可以把自己伪装的坚强暂时卸下。眼泪,肆无忌惮,不用掩饰,不用伪装,可以尽情的宣泄内心的苦楚,她,真的很痛。

    无数个夜里,阳阳在梦里叫着爸爸,而她只能看着阳阳熟睡的小脸,泪流满面,想念蚀骨,无法入眠。阳阳在想他的爸爸,而她在想深爱的男人。她不能让阳阳见到他的爸爸,她也不能再出现在贺以琛的面前,只能看着阳阳和他相似的鼻子和小嘴,想象,贺以琛的轮廓。

    慰解思念。

    凶了阳阳,阳阳在房外哭,她在门内哭……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温柔,她还能自欺欺人的活在他还爱着她的谎言里,让自己支撑下去。

    叶予溪哭的正伤心,突然感觉到一抹阴影笼罩着自己,心中一慌,以为是有人要来伤害阳阳……

    虽然她今天进出的时候有发现贺以琛在医院的四周都有派人守着,应该是防她偷带阳阳走。但是,从她听了唐阿姨说后,她无法不去警觉……

    阳阳,是她的命。

    为此,她可以舍弃一切,包括,贺以琛。

    迅速的抬头,一脸的惊慌害怕。

    贺以琛……

    叶予溪抬起头,在看到是贺以琛的时候,惊慌变成了困惑。

    “你怎么会来?”

    他不是去裴雨柔家了吗?他们曾经亲密成那样,她深知他的体力,这个时候应该和裴雨柔纠缠在一起做着他们曾经做的事情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贺以琛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着叶予溪满脸泪水的模样。刚刚他走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她压抑的哭声,呜咽的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每一声,都在刻意的隐忍,因为隐忍,才会更显得哀伤。

    哭的太伤心,连他的靠近都没有发现。

    叶予溪仰着头看着贺以琛,下额被贺以琛的大手轻松扣住。被紧扣的那一秒,叶予溪一慌,才想起自己现在满脸都是泪,这样的她,不想让他看到。在被扣住的那一刻,叶予溪反应过来后就想把头别开,手也推着贺以琛的手,挣扎着要避开。

    只是,贺以琛扣在她下额上的手力道太紧,叶予溪一边挣扎,一边用手掰都掰不开。

    “放开我!”

    沙哑的声音,哭的太久,说出来的声音类似在撒娇。叶予溪觉得自己狼狈极了,现在自己眼泪鼻涕一脸,被贺以琛的目光紧锁着。

    “这是鳄鱼的眼泪吗?”

    贺以琛对叶予溪的挣扎无动于衷,手禁锢着叶予溪的脸让她避无可避的迎接他的目光。一手,勾起她脸颊上的泪,声音充满了嘲讽。

    鳄鱼的眼泪,代表着虚伪。

    “和你无关。”

    叶予溪心一揪,她的眼泪在他眼底是鳄鱼的眼泪。他,真是恨透了她。即使现在明明看得到她有多难过,却是把她的眼泪定义鳄鱼的眼泪,都是虚伪作样子,只为了诱人同情……

    “呵,叶予溪,你在哭什么?”

    贺以琛看着叶予溪努力想要掩饰的模样,高大的身躯慢慢的弯下,贴近间更能清楚的看到她红肿的眼睛。

    她,哭了很久。

    心,一点点的在沉。越是沉,脸色越是难看。

    “……”

    他问她,她在哭什么。叶予溪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气息靠近,熟悉,让她眷恋的气息,扰乱她的正常思维。此时的她多想告诉她,她难过他碰了别的女人,她难过他对别的女人温柔。她更想伸出双臂,可以揽住他的腰,把自己埋进他的怀里。可是,她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任他用冷漠的眼神凌迟她的心。

    “在想我和雨柔怎么做吗?”

    贺以琛的声音很轻,只是近距离之下,他的每个字都咬的极清晰。叶予溪被人窥探到了心底最深处的想法,眼底的慌乱和狼狈让贺以琛清楚的捕捉到。

    “很难过?很心痛?”

    贺以琛的声音更轻了,拇指抚过她脸上的泪,问的极柔。叶予溪的心,更痛了。这样的贺以琛,在逼她。他的每个字都是刺,在讽刺她。

    “贺以琛,你想太多了,我只是难过阳阳的病情。你和裴雨柔是未婚夫妻,怎样翻云覆雨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我不想听。”

    叶予溪每吐出一个字,都让贺以琛的眼神更冷。一句和她无关,让贺以琛唇角勾起冷笑……

    “好一个和你无关!”

    贺以琛冷笑,只是手却没有放开叶予溪,而是更加逼近叶予溪,让叶予溪本来坐直的身体慢慢往后靠,被抵在了沙发上。贺以琛一手禁锢着她的下额,一手撑在沙发上,看着叶予溪想要避开的眸子,手上加重力道,让叶予溪避无可避的直视着他。

    “叶予溪,你不想听,可我想说怎么办?”

    贺以琛的声音极冷,显然是被刺-激到极-限了。

    “我会这样亲-吻雨柔……”

    贺以琛身-体只是稍微再靠前一些,薄-唇已经直接贴上了她的-唇。下额被扣着,叶予溪的唇是微张的,贺以琛的-舌轻松的探-了进-去。叶予溪的舌闪避,却被贺以琛轻松的勾-住,气-息交-融。

    叶予溪的心,在沉-沦。看着眼前的贺以琛,明知道应该剧烈挣扎,可还是在闪避的时候不甚从心,不想抗拒任自己沉-沦在他的吻里。明知道会被他嘲笑,可是,真的很想念他的气息。

    想的,心都痛了,想的控制不住想要靠近,想要亲-吻-他,想要紧紧的抱住他。

    被他亲-吻的时候,叶予溪手紧紧的扣在他的手臂上,看起来是要扯开他,可是,内心深处却是在压抑自己回应的冲动。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假装在拥抱他。

    一个吻,经历了很久。

    她想-念他的气息,他也同样想念她,想的蚀-骨,想的恨不得掐死她算了。

    一个吻,吻的不想停止。纠缠在一起的唇-舌,吞-着彼此的气息。叶予溪眼眶更红了,为什么会在他的吻里,感觉到他和以前一样的情深,睁开双眼,想要看进他的眼底,却发现,他是垂着眼睑的,敛去了眼底所有的波澜。

    “我会这样抚摸雨柔……”

    贺以琛松开叶予溪唇的时候,抵在她的唇上,这样低语着。一句话,把叶予溪拉回了现实里。他亲-吻的,不是她,而是裴雨柔。他,是在羞辱她,

    可即便如此,她却是连推开他的想法都没有。

    她,舍不得。

    贺以琛的手,一点点收紧。目光,依然盯着叶予溪。身-体,熟悉的感觉,一点点涌上来。叶予溪咬着唇瓣,别过视线,不敢再去直视贺以琛的眼睛。

    他的大-手,从她身-体的每一处走过。每走过一处,都会说上一句:“我是这样和雨柔……”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和裴雨柔之间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每一晚都会做些什么。他会如何,带着近乎迷-恋的亲-吻裴雨柔,和抚-摸裴雨柔。

    她明明痛到难以呼吸,可是,却在他的唇和手里,贪恋自己想念的感觉,贪恋他离自己这样近,可以光明正大的靠近他。

    直到,他的手按在了她早已经情-动的地方。叶予溪手,扣上了贺以琛的手。绮-丽散去,强行抽-身而出。美梦该是时候醒来,不该再继续让自己沦陷在不能拥有的幸福里。

    “贺以琛,够了。”

    叶予溪掐着他的大手,身体的情-动,深-陷在他唇和手中。分开三个多月,她对他的渴-望,越发的强烈。他的碰触,只是让她身体发出想-要和他亲-密相贴的讯息。

    她放任了自己沉-沦片刻,却不能真的让自己沉-沦。身体想要靠近他,可是理智却在提醒,他只是为了羞-辱报复她。她贪恋片刻的温-存,却不能真的放任自己沉-沦……

    “羞-辱够了吗?”

    叶予溪轻声问,声音沙-哑,带着难掩的哀伤……

    “叶予溪,这是你欠我的!”

    贺以琛手用力一按,看着叶予溪的眼睛。他的眼底,没有她刚刚感觉到的浓情,一切,不过是她的错觉。他,不再爱她。

    “男未婚,女未嫁,好聚好散,我欠你什么了?发-情去找裴雨柔,别碰我!”

    叶予溪身体被按的一缩,忍不住抖了一下。

    直到这个时候,她还是给他这样的答案。贺以琛看着面前的叶予溪,以前就知道她倔,现在的倔只是让他更怒。

    “他已经等不及了。”

    贺以琛的大手突然扣住叶予溪的手,往下……

    叶予溪身体一僵,手直接的碰触,清楚的感觉到,他说的等不及是什么意思。

    “不!”

    叶予溪手一缩,手这次是真的用力推着贺以琛。她以为他只是想羞-辱一下她,她放任自己在他的羞-辱里*片刻。没有想到,贺以琛会真格的,他真准备要做。

    “都这样了,真不要?”

    贺以琛并未立刻行动,按着她的手不让她抽手,言语间的轻讽,让叶予溪陷入尴尬的挣扎中。

    “只是各取所需而已,还是你以为,上你一次,我就会和雨柔分开?”

    “我没那么想!”

    “很好!”

    贺以琛突然伸手揽住叶予溪,从沙发上扯起来,搂进怀里。

    “贺……”

    叶予溪明知道他只是因为自己被撩-起了,他这方面需-求本就大,现在让他折回去找裴雨柔,他等不及。所以,他说,各取所需。唇被他堵住,迈着大步,直接往里面的休息室走去。

    “又不是第、一、次,矫情什么?”

    当被压进牀的时候,里面一片黑,看不到贺以琛的脸和表情,却能感觉到他的唇有多滚烫的贴在自己唇-上。

    手扣在他的双臂上,被他吻的意-乱-情-迷。慢慢闭上双眼,叶予溪双臂慢慢往下滑,扣上了他的腰。这个拥抱,从见到他的时候就想这样做。

    这样温暖的怀抱,她好想念。

    被搂住腰的那一刻,贺以琛的身-体怔了一下,接着-吻更加炽-热,恨不得吞了她一样的狠狠掠-夺着她的气息。一个吻-里,有她的想念,也有他疯-狂的想-念。

    三个月,漫长的仿佛三个世纪。

    黑暗,隐藏了一切,不用害怕被窥探。叶予溪任贺以琛亲吻着自己,把自己的罪恶感压至最深处。

    仿佛,他们的热情相拥,是因为还相爱。

    她依然深爱着他。

    他也依然深爱着她。

    这样的梦,多美。

    贺以琛炽-烈的吻着叶予溪,大手,一腿直接格开她的双-腿,大手,开始扯着她的衣服,急切的想扯-掉她的衣服……

    ****

    看了阳阳后,从医院离开,她去了药-店买了三-种验-孕-棒。没在医院检查,而是准备先买验-孕棒回家自己先验一验再说。

    为了避开任牧禹,她没等他一起,直接自己先回了家。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里,蹲在那里,开始验。

    沐莹在等待的那短短的时间里,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希望自己怀-孕,还是不希望自己怀-孕。爱着任牧禹,自然希望能够帮他孕育孩子,可是,两个人维持关系这几个月以来,虽然彼此间一直都是守着对方,如同之前两个人的约定,没有再和任何人暧-昧,只是彼此的需要。

    但是,说到底,他们依然是各取所需的关系,他们的关系,停在原地。连男女朋友都不是,这个孩子,如果真有,该怎么办……

    她能够感觉到,任牧禹对她,越来越好。也能感觉到自己离任牧禹的心越来越近,但,依然是被他阻挡在他最隐-秘的那一层之外。

    他们,还没有到可以拥有一个共同孩子的地步。

    就因为彼此间都有默契,所以,一直都在做措-施。

    没想到,唯一的一次,会出现这个小意外。

    害怕有,又在内心深处,期待能够拥有一个和任牧禹一样的孩子。这种复杂的心情下,沐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结果……

    目光在看到三根验-孕-棒上同样的结果时,还来不及作出任何情绪上的反应,就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任牧禹正在叫自己。沐莹看着手中的验-孕-棒,立刻快速的用纸裹住扔进垃圾筒,怕会露出被任牧禹察觉到,直接再抽一些纸捏成团扔进去,掩盖住。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现在,她还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

    腹中太过意外的小生命……

    处理好一切后坐到了马桶上,对着外面的任牧禹说道:“我在里面,马上出来。”

    ****

    沐莹因为验出来的结果,有些心事重重。任牧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看沐莹看的医学书。厨房里,沐莹正在切菜,因为心中有事,沐莹有些恍神……

    “唔……”

    刀口太锋利,就算是缩的快,食指还是被切下来一块皮,鲜血迅速的涌了出来。

    正在外面看书的任牧禹听到厨房里沐莹发出的痛呼声,立刻起身,迅速的来到厨房。

    “怎么了?”

    大手直接握住她的手腕,看着沐莹食指上涌出来的鲜血,看了一眼沐莹。扯着她到水流下,冲了冲一手的血。

    “没事,只是破了点皮。”

    沐莹看着变了脸色的任牧禹,云淡风轻的解释着。但是她的话却让任牧禹的脸色更难看,直接瞪的沐莹闭了嘴。被扯到了沙发上坐下,任牧禹熟练的把医药箱拿出来。

    消毒,包扎,一气呵成。动作干净利落,每个动作都是极迷人。他的目光专注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每个动作都像是在面临着一场大手术一样的认真。

    在包扎好后,任牧禹转过头,冷冷看着沐莹,语气不好的问道:“你是切菜还是切手,笨手笨脚的!”

    言语间的责备很是明显……

    沐莹看着任牧禹摆着一张自己欠了他几百万的臭脸,表现是责备自己,但眼底却是因她弄伤自己而心疼。

    他,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

    如果,他知道这个孩子,应该会要吧!

    沐莹静静的看着任牧禹,想要开口告诉他。

    “听到没有!”

    “啊!”

    沐莹一愣,恍神没听到任牧禹刚说的话。

    “沐莹!”

    任牧禹脸都青了,看着完全不当回事的沐莹。

    “你刚说什么?”

    沐莹讨好的笑着……

    任牧禹脸色阴沉着,不理沐莹。

    “是不是让我以后注意点,不许再有下次?”

    沐莹摸索着任牧禹的风格,靠在他的肩膀上,试探的问着。在看到他的表情时,就知道自己揣摩君心很对。

    “臣妾知道了,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不要再垮着脸了,会吓坏小朋友的。”

    沐莹抚着他皱在一起的眉头,哄着他……

    “你不小!”

    任牧禹说的一本正经,可是手却是探到了她的胸-前,调-戏的捏了一下。

    “*。”

    沐莹脸一红,推开她的手,护住自己的胸。夸张的动作,总算让任牧禹绷着的脸松开。沐莹看了看自己的手,再次倒回任牧禹的怀里说道:“大厨负伤了,我们只能叫外卖了。”

    ****

    叫了外卖,吃了饭,消了食后,任牧禹晚上留下来。他已经习惯了抱着她入眠,除了她回家睡,他都是留在这里。洗了澡,沐莹躺在被窝里,正在想着关于孩子的事情,任牧禹洗了澡出来,直接搂住她,往她身上蹭。这是他想要的表示,他的手已经直接从衣摆下方往里,扣住他喜欢的柔-软。五-指收紧的时候,另一只手熟-练的往-下。

    “不要,今天好累,不做好不好?”

    任牧禹虽然有些扫兴,可是两个人三个多月的磨合,他已经越来越懂得尊重她。见她真的脸色不是很好,就深深的吻了吻她后,翻过身躺着,喘-息急促,没再继续。

    夜,渐深。

    一边的任牧禹,睡着了,沐莹看着面前的俊脸。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

    到底,该不该告诉他。

    就在沐莹还在挣扎犹豫的时候,被抚-摸的男人突然在夜色里睁开双眼,扣住在他脸上挑-逗他的小手,紧扣在大手里,顺势翻身,把沐莹压到了身-下。

    (明天是双吃的节奏么~哈哈。你们说,木木的宝宝会不会被任牧禹不小心给激-烈的做掉了~)

    ---6076字---

    ---六千字红包加更送上,明天见,分分钟觉得,你们给我一点阳光,我就灿烂,立刻变得棒棒哒了~

    感谢好好美美一万大红包,wangshirong6滴五千大红包,还有renaxing,书友_1271,Caitlynyen几位小伙伴们滴捧场~爱你们,谢谢~

    红包加更在继续哟~快快给我红包吧,嗷嗷。我要阳光,我要阳光。我要灿烂,我要灿烂。我要红包,我要红包。

    PS:现在一次性充值200元(是直接一次充值200,不能分开充哒)在10月31日前消费掉,会返还100元到帐户,或是充值100元话费到你的手机里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