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忍一忍

作者:紫恋凡尘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做了什么?他为什么给你钱?”)

    简爱被霍东霆扣着手腕往后拧,疼痛让身体向后倾。两个人靠的极近,在他靠近的时候,简爱就闻到他浑身都是烟味。简爱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头,那副嫌弃的模样让霍东霆眼底阴鹜更甚。

    “简爱,我在问你话!”

    他已经咬牙切齿了!

    “你以为呢?”

    简爱在看着霍东霆阴鹜的眼神满脸的怒容,也不解释,只是迎着他的眼神,嘴角轻扯,那是在嘲讽他,霍东霆的太阳穴青筋被刺激的突起。他忘记了,她的月事来了……

    简爱一开口,酒气扑鼻而来,她喝酒了?她来月事了竟然还跑去喝酒,就是为了赚地上这点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阴鹜的眸子看着她一脸的苍白,虚弱的随时都会晕倒。霍东霆又气又心疼,他捧她在手心的日子她不过,她一定要这样折腾自己。霍东霆因怒气胸-口起伏着,压下胸-口翻涌的怒气。松开简爱的手,要去抱她。

    “回家。”

    简爱却是后退一步,避开他的大手。也不说话,直接蹲下开始捡地上的钱。霍东霆气的脸色发青,当看着简爱捡钱的手背上贴着的纱布时,迅速的蹲下扣住她打点滴的手问道:“这是什么?你就为了这点钱把自己折腾进医院了?简爱,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在你眼底的这点钱,在我眼底每一分都很重要。我每多赚一分钱就意味着,我离摆脱你霍东霆就更近了一步!”

    简爱不客气的挥开他的手,听着他这些暗藏着关心的言语,她只觉得可笑。自己走到这一步,究竟是谁逼的。现在,在这里上演关心的戏码,恶心谁。

    简爱说的很冷静,每个字却如同刀在剐他的心。

    霍东霆想转身离开,凭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赚到。她想离开他,这辈子也休想。可看着简爱纤细的身子弯着身子在那里一张张的捡着地上的钱,脸色那么白。挪动步子的时候,身体还会晃动。

    转身走了几步,还是不忍心的折了回来。一把抱起正在捡钱的简爱,大步就往里走。简爱身体突然腾空,想开口一口气没接上来,头一阵阵晕眩,缓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扛进了电梯里,直到电梯门关上才把她放下来。

    电梯直上,门打开。简爱伸手按一楼,伸出的手直接被霍东霆扣住,另一手直接圈住她的腰,强制的把她带出了电梯,搂进了家里。砰的一声,甩上门。

    “简爱!”

    霍东霆正变身换鞋,听到开门声,恼怒的看着简爱准备开门。

    就她这走几步都要倒的模样,还要下楼去捡那几个钱!

    “你给我滚进去睡觉!”

    恼的一把扣住简爱的手腕往后一拖,另一手把刚打开的门又砰的一声拉上,铁青着脸满脸怒容的转身看着简爱手撑在鞋柜门上,不言不语的又要往门边走。

    “多少钱,告诉我今晚他给你多少钱。要钱是吗?够了吗?都给你!够了吗?能消停了吗?”

    霍东霆是真的气极了,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可是看她这鬼模样。就为了地上那几个钱,舍不得地上几个钱,他给她。

    拿出钱包打开,里面厚厚的一叠现金,比之前简爱手上握着的钱多许多。霍东霆直接全都抽了出来,甩到要下楼的简爱的身上。本是甩在两个人之间的地上的,却因为简爱向前一步而扔在了她的身上。他们之间的高度,让霍东霆甩出的钱直接砸到了她的脸上。

    钱再次散开,玄关处,一地的红色钞票。钞票砸在脸上,并不是很疼。简爱抿着唇,直勾勾的看着霍东霆,财大气粗的模样。

    “呵。”

    冷冷一笑,看都不看散落一地的钱,简爱踩在钱上面轻勾嘴角冷冷说道:“我会赚任何人的钱,唯独你霍东霆的,一分都不会要。”

    忘不了,他曾经因为钱怎样的羞辱过自己。

    霍东霆似乎也想起了曾经他说过的话,眼看着被自己带上楼的简爱从自己眼前走过,开门离开,身体有些颓然的坐到玄关的沙发凳上。

    他们回不到最初,她再也不会笑的眉眼弯弯的搂着他叫东东,他们之间只剩下互相折磨。

    可他,舍不得放手。

    ****

    H市一间知名珠宝店的VIP室里,凌鸢坐在那里,面前摆放着各种珠宝配饰。裴雨柔坐在凌鸢的身边,认真的帮她挑选着。

    “伯母,这一套首饰配昨天送来的那套礼服,怎么样?”

    “雨柔,眼光真好。”

    凌鸢很是满意,这一套最为名贵,搭配她昨天送来的礼服最好。是自己挑的媳妇,就是让人很是满意,眼光品味都是极好。

    还有三天,就是两人的订婚。挑好明天配戴的首饰后,裴雨柔陪凌鸢去喝下午茶。

    “雨柔,明天你叫了叶予溪?”

    “嗯,我还帮她她准备了一套礼服。”

    裴雨柔落落大方的笑着……

    “她和以琛以前……”

    “嗯,我都知道。”

    裴雨柔微微颔首,还是保持着笑容美眸看着凌鸢补充道:“是我的,谁也不能碰。”

    不是她的,她也不会要!

    一句话让凌鸢嘴角的笑容更甚,看着裴雨柔依然是落落大方的笑着。这样的女人,够自信,做的也够绝。就算叶予溪心中还有一点念想,亲眼看到贺以琛和另一个女人订婚,拥吻。明天的订婚典礼有多受瞩目,就代表雨柔在贺以琛的心中占的位置。

    这样的效果,比任何方式都要好。

    下午茶后,裴雨柔看了一眼时间对凌鸢说道:“伯母,明天我和以琛准备带阳阳去郊外玩,我回去准备准备。”

    “雨柔,你很喜欢阳阳?”

    “以琛喜欢这个儿子。”

    裴雨柔的回答,让凌鸢对裴雨柔更是满意了,这个儿媳妇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懂得赢得男人的心……

    “阳阳是越来越喜欢我,小孩子都这样,谁对他好,他就会偏向谁。”

    说到阳阳喜欢她,裴雨柔的嘴角勾起。凌鸢看着裴雨柔的表情,她在利用阳阳讨琛儿的欢心,也在用对阳阳好,让阳阳喜欢她,而让叶予溪受折磨。

    她的野心,很大。不仅仅是要挤掉叶予溪在贺以琛心中的位置,还有阳阳的。

    “以后你和琛儿会有你们自己的孩子,别放太多心思。”

    裴雨柔听着凌鸢的话,心下咯噔一下。看着凌鸢面上没有一点变化,但是言语间的意思,她听得明白。她是在指,这个孩子她可以现在讨好取悦贺以琛,但是,别放太多心思……

    意思是……

    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裴雨柔也是极会隐藏情绪,并未多问,只是嗯了一声。

    送凌鸢上车,看着车开离,裴雨柔这才开车离开。脑中不停的回荡着凌鸢刚刚说的这句话,她只是言语稍微暗示是在利用阳阳,她同样用着一句话在暗示着。

    她是相信她听得懂,真是指阳阳的病活不久,才告诉她别放太多心思,还是她会让他活不下去……

    这个想法在脑中的时候,裴雨柔也不禁打了个冷颤,若真如此……

    “喂,以琛,嗯,刚提过。嗯,你和小溪说了吗?好,我现在开车过来。晚上一起吃饭,嗯,好。”

    挂了电话,裴雨柔的车,直接往金茂大厦开去。两人一起吃了晚餐,开车去了裴雨柔的住处。

    ****

    第二天一早,病房

    “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

    贺以琛看着叶予溪一脸的担心……

    “要不,你和雨柔带阳阳去,我不去了。”

    “叶予溪!”

    贺以琛大手掐在她的腰上,用-力的收紧。搂进怀里,低头就吻下去,一个吻结束,叶予溪双腿有些发软。见贺以琛松开她的唇就往他的颈间寻去,叶予溪哼了一声,两个人身体互相磨-蹭的有些热了。眼见就要在浴室里,擦-枪-走-火,外面传来阳阳的声音。

    “妈妈,大宝贝醒喽哦。”

    阳阳醒来没在病房看到叶予溪,躺在*上叫着妈妈。今天爸爸要带着他和妈妈还有裴阿姨,一起出去玩。想着,阳阳就很兴奋。笑容很灿烂,爸爸真好。

    他只是说在病房里闷,爸爸就立刻安排好一切,说带他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想着可以去外面不用总躺在病房里,阳阳就很开心。

    “贺以琛,阳阳醒了,别闹了。”

    听着阳阳叫自己,叶予溪立刻推着贺以琛。贺以琛喘-着-粗-气,蹭的自己一身火。这个时候,真是没办法说自己的儿子贴心,再晚醒半个小时……

    “嗯。”

    贺以琛帮叶予溪拉好衣服,亲了一下她的唇,放她出去。

    “贺以琛,昨晚你真在裴雨柔那里睡的吗?”

    叶予溪在拉开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昨晚,他和裴雨柔一起吃饭,然后送她回家。晚上,并没有来病房。

    “我什么也没问。”

    一看贺以琛的眼神,叶予溪立刻识相的快速的闪出去。看贺以琛那眼神,真是吓人。

    贺以琛用冷水洗了个脸,冷静了一下这才从洗手间里走出去。

    “爸爸。”

    正被抱起来换衣服的阳阳,一看到贺以琛,立刻开心的叫着。

    贺以琛走过去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阳阳立刻抱住贺以琛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也亲了一口。

    “爸爸,裴阿姨来了吗?”

    对裴雨柔,阳阳是真的喜爱的。

    “嗯,等我们准备好了,她就来了。”

    “好哒。”

    阳阳乖乖的让叶予溪帮他穿衣服,系上围巾,戴上可爱的小口罩。准备就绪后,贺以琛抱住阳阳,和叶予溪三人一起走出病房。

    外面,一辆加长的黑色宾士停在外面。裴雨柔已经等在楼下,阳阳看到裴雨柔松开搂着贺以琛的双臂扑向她,小手把自己口罩扯下一些:“裴阿姨,早。”

    “大宝贝,早。”

    裴雨柔看着阳阳,心都柔了。伸手抱住他,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会忍心不喜欢。阳阳在裴雨柔的脸上亲了亲,裴雨柔也回亲了一下,阳阳咯咯的笑道:“裴阿姨,阳阳好喜欢你,我长大了娶你好不好?你看我长的很帅的,等我再长大一点,就和爸爸一样帅了。我爸爸最帅了,可我爸爸有妈妈了,以后阳阳长的和爸爸一样帅的时候,阳阳娶你。”

    “好,我等阳阳长大。”

    裴雨柔被阳阳的话逗的忍不住笑出声……

    医生早就已经等待在楼下,阳阳被抱着上了车,车,向郊外开去。

    ****

    郊外,车停在不远处。

    阳阳不能过于疲劳,想放风筝,又不可以奔跑。贺以琛抱着阳阳让他拿着风筝,叶予溪拿着线。就听到阳阳说道:“妈妈,阳阳准备要松手喽。”

    贺以琛双臂牢牢的抱着阳阳,向前奔跑着。阳阳戴着口罩,声音不是很清楚。叶予溪迎着阳光,灿烂的笑着。自从离开贺以琛后,叶予溪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怀的笑了。在郊外,四周都是贺以琛安排的人,没有人可以靠近。

    她在这里,可以放肆的笑,可以把自己的幸福表达出来,可以用深情的眼神看贺以琛。可以与他四目相对,不用顾及,再隐藏自己的爱。

    风筝从阳阳的手中松开,叶予溪扯着线,风筝高高的升起,随着线轻扯越来越高。阳阳被贺以琛架到脖子上走向叶予溪,叶予溪正扯着风筝线,站在她的身后,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妈妈,好高啊。”

    阳阳坐在贺以琛的脖子上,小手遮着眼睛,看着蓝天白云,和上面飞着的风筝。笑容,灿烂极了。贺以琛听着儿子咯咯的笑容,看着站在面前的叶予溪,嘴角灿烂的笑容。

    似乎是感应到了贺以琛的眼神正盯着她,叶予溪转过脸,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很是温柔,在阳光下,情意满满。他嘴角的笑容很柔,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温柔深情的笑容了。

    叶予溪不知道是被阳光刺的,还是被贺以琛这样深情的眼神感动的。眼眶,有些红。

    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上。阳阳本来是看着天上的风筝,身体突然向前倾了一些,低头就看到爸爸在亲妈妈,小家伙乐的嘴角笑开了花……

    叶予溪被贺以琛的吻的呆住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手推开他的俊脸,把手中的风筝塞到他的手中说道:“你和阳阳玩。”

    他真是的,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当着阳阳的面也就算了,后面还坐着雨柔,他也这样也不怕别人笑话。

    心底虽然在埋怨,但是叶予溪的嘴角却是越笑越是灿烂,越笑越甜蜜。

    “雨柔,谢谢。”

    叶予溪对裴雨柔,除了一句感谢,不知道说什么。

    “我也有自己想要得到的。”

    裴雨柔摇摇头……

    “小溪,我挺羡慕你的,爱上的人是贺以琛。”

    人不能比人,她各方面也许都比叶予溪要好。可是她真的很羡慕叶予溪爱上的男人是如贺以琛,一个为爱如此勇敢的男人。

    ****

    阳阳不能太累,玩了一会儿后,一行人准备回郊外的别墅。

    裴雨柔把空间留给了一家三口,开着车出去兜风了。阳阳在车里就已经睡着,贺以琛抱着阳阳牵着叶予溪回到三楼他们的房间,阳阳睡的香甜。叶予溪帮阳阳把外衣脱掉,拉好被子刚转身就被贺以琛一把抱住,直接往一边的门走,推开门,进了隔壁的房间直接往*边走。

    “喂,贺以琛!”

    叶予溪察觉到贺以琛的目的时,忍不住掐他。这大白天的,他就不能忍到晚上吗?

    ----5030字---

    嗷嗷,二货要赶着出门,今天就不卡你们了~~~~~~o(︶︿︶)o 这个作者怎么能这么善良呢~~~不爱上她真心不科学啊~~~~

    →_→推荐二货老文:《总裁的妻子》很虐心滴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