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9【无以为报】

作者:王梓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超维术士圣墟武炼巅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万古最强宗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听康剑飞说到试戏,李兵兵立即坐直了身体,一脸认真地等着康剑飞下文。●⌒,

    康剑飞继续说道:“我说的这部电影名字叫《阳光灿烂的日子》,根据王硕的《动物凶猛》改编,导演你肯定听过,就是《北.京人在纽约》的主演姜汶。”

    李兵兵本以为康剑飞只是推荐她演一部普通电视剧,可当听到王硕和姜文这两个名字时,她的小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90年代初,葛大爷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大腕儿,中国文艺圈里最有名的男人,除了张一谋、陈凯哥这两个导演外,就要数王硕和姜汶了。

    王硕的原著改编,姜汶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如果能当选这部电影的女主角,这消息只要放出去都够李兵兵露脸了。

    李兵兵紧张地握紧:“康导,我想试试看。”

    康剑飞身体往沙发上一倚,翘着二郎腿说:“《阳光灿烂的日子》剧本我也看过,女主角是那种丰满性感的大姐姐。虽然我觉得你外形不错,不过女主角性格很活泼,你太内向了,这一点在面对镜头时能表现好吗?”

    “我……我演这话时,自己心里都没底。

    康剑飞不置可否,盯着李兵兵看了一阵说:“那部电影虽然是我投资的,不过我对演员只有建议权,姜汶这个人很倔。我如果把你推荐给他。我很有可能不买我的账,这点你要了解。”

    康剑飞并没有骗她。姜汶这人在拍电影时霸道得很,剧组只能他一个人说了算。在原时空。《阳光灿烂的日子》选角费了很多功夫,男女主角都换了好多个才让姜汶满意。

    片中有个情节是男主角看到女主角的照片一见钟情,姜汶觉得这张照片怎么拍都不对劲,最后他整整用了四本胶片来拍——从2万3千多张照片中挑了一张最好的。

    就为精选一张满意的女主角照片,就丧心病狂地拍2万多张照片来挑,姜汶浪费胶卷的水平绝对是世界级的。

    想要硬塞一个演员给这样的导演,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有姜汶自己对李兵兵满意才行。

    康剑飞这话说得李兵兵越发没底,她勉强笑道:“康导能推荐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要不你现在先表演一段吧,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放得开,”康剑飞想了想说,“假设你现在是一个活泼到有些疯癫的少女,笑起来没心没肺那种。”

    本色出演很多人都会,但演跟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角色,才学表演两个多月的李兵兵就有些抓瞎了。她站起来想了很久,始终找不到那种感觉,急得差点哭出来。问道:“康导,能不能给我一点剧情提示?”

    康剑飞笑道:“这也需要提示?你要学会自己诠释设定角色,比如我叫你演一个活泼少女,你想当然的演肯定摸不着头脑。这个时候你就要在脑子里自己想。给那个少女安排出身、经历和事件,遇到什么事情,那个少女才会笑得没心没肺。只要把抽象的人物事件具体化。那么表演起来就容易多了。”

    李兵兵闭上眼睛,认真思考了几分钟。才说道:“那我试试。”

    李兵兵坐在对着电视机的沙发上,眼睛盯着漆黑的电视屏幕看得津津有味。突然她捂嘴笑出声来。似乎是看到了很逗的节目,那笑声渐渐变大,捂着嘴巴的手也变成捂着肚子,整个身体笑得弯曲前倾,随即仰头大笑,右手不停地拍打着沙发,笑得捶胸顿足。

    笑完之后,李兵兵突然安静下来,转头问康剑飞:“康导,我演得怎么样?”

    “很有悟性,”康剑飞赞许了一句,还没等李兵兵高兴,他又说,“可惜表演还是浮于表面,你的高兴是假的高兴,你的笑声也是假笑。你回忆自己以前经历的最快乐的事情,把那种经历和情绪附加于你的表演中,这会让表演生动且真实很多。”

    李兵兵回想自己的快乐经历,发现自己最快乐的是读师范的时候。那时她歌舞书画样样精通,还会多种乐器和杂技,同学和老师都赞美表扬,不像小时候总是被批评学习不好。

    可是那种得意和小虚荣的快乐,李兵兵很难跟癫狂大笑的表演联系在一起。她越琢磨越着急,想到如果自己错过这次机会,家里欠下的巨债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还清,母亲手术后每天都要坚持吃药,父亲的工资也根本没法支撑开销,自己怎么就这么没用啊,连试戏都表现不好,以后哪还有机会做大明星?

    蓦然间,李兵兵不但没笑出来,反而伤心地掉下眼泪,她急哭了!

    康剑飞笑问道:“你这算喜极而泣,高兴得哭了吗?”

    李兵兵生怕自己惹康剑飞不高兴,连忙手臂一横抹掉眼泪,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康导,你再让我试试,我能行的!”

    “好了,你别强撑啦,”康剑飞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说道,“过来,心里有什么委屈都讲出来,憋在肚子里会憋坏的。”

    李兵兵咬着嘴唇,走到康剑飞身边坐下,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演不出来有些着急。”

    康剑飞从茶几上扯来一张纸巾,搂着李兵兵的香肩给她擦眼角的泪痕,温柔地说:“你心里肯定有难事,都跟我说说吧。”

    康剑飞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在李兵兵背心来回抚摸,这动作让伤心之下的李兵兵很亲切温暖,感觉康剑飞就是一个关心安慰她的长辈。

    家里的遭遇李兵兵一直憋在心里,学校里谁都不知道,康剑飞的一番安抚。才终于让她敞开心扉,说道:“我感觉很累。不知道哪天就撑不住了。”

    “有什么困难吗?”康剑飞问。

    李兵兵绝望痛苦地说:“夏天的时候我妈住院动手术,光手术费就三万多。我爸妈加起来越工资才300多块。还要供妹妹读书,我只能拼命地帮家里赚钱。同学们都觉得我不合群,不参加社团活动、不参加聚会,我感到被所有人孤立了。最近一段时间我老做噩梦,梦见有人掐我的脖子,越掐越紧,扼得我呼吸困难,每次窒息得从梦中惊醒,我怕我是快要撑不下去了。”

    “你这是压力太大。俗话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不要老钻牛角尖,心放宽些没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康剑飞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哄骗小女生,“十多年前,我在内地连饭都吃不饱,冒着杀头的危险游海偷渡去香港。那个时候多艰难,你看我现在不照样出人头地,活得好好的?”

    康剑飞先生的励志人生可是上了《读者》的。每每被内地的各种各样报刊杂志当做心里鸡汤转载,不知激励了多少人战胜困难、积极进取。李兵兵以前读康剑飞的故事时,还只是当做饭后消遣的成名人轶事,现在她自身经历了困难磨难之后。再想起康剑飞的“坎坷经历”,心中自然多了无限感慨。

    李兵兵带着些许崇拜的眼神看着康剑飞:“康导你是有作为的英雄,我没有你坚强。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你这算什么困难?三万块钱而已,你现在是上戏的大学生。是天之骄子,还怕自己这辈子赚不了那几个钱?”康剑飞怒气不争地说。

    李兵兵被他说得有些惭愧。但一想到自己穷得每天只能啃包子馒头,她的心情就再次低落下来。

    “人活在世上就要有志气,要相信自己以后有个光明的前程,到那个时候,你再回头看看现在的困难,根本就不值一提,”康剑飞凝视着她的眼睛,问道,“你对自己有信心吗?”

    李兵兵不敢和康剑飞对视,低下头说:“没有。”

    “唉,”康剑飞叹息一声,掏出一张支票本说,“这里有三万块钱,算我借你的。”

    “不,我不能要你的钱!”李兵兵连忙推辞,眼睛却忍不住瞟了瞟那张现金支票,那对她来说简直如救命稻草一般。

    康剑飞一本正经地说:“我把钱借给你是有条件的:第一,这三万块钱你必须五年之内还清,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第二,你帮家里还清债务以后,一定要振作,要对自己有信心,别像现在这样愁眉苦脸的,枉我还觉得你是个人才。”

    如果康剑飞说要用这三万来包养她,李兵兵估计都会认真考虑。更何况康剑飞居然没有趁人之危,所说的两个条件更像是鼓励的话,李兵兵听完以后感动热泪盈眶,泪水顺着脸颊一直流到下巴,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对她这么好过。

    “好啦,别哭了,你看脸上的粉底都被你哭花了。”康剑飞搂着李兵兵,关切地帮她擦着泪水。

    李兵兵并没有哭出声来,但泪水就是忍不住往下掉,擦了又流,源源不断根本就止不住。她自己也不停地擦着眼泪,说道:“康导,你对我真好,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康剑飞摸着她的头说:“小傻瓜,我不要求你的报答,只要你自己过得好就行了。”

    这动作和语气都实在太亲昵了,李兵兵这时才惊觉自己已经靠在了康剑飞怀里。她红着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面颊贴着康剑飞坚实的臂膀,感受着从男人身上传来的安全感。她实在是有些累了,需要找个男人好生依靠。

    房间里的气氛,在不知不觉间开始暧.昧起来。李兵兵感觉康剑飞正低头凑过来,她脸红心跳的闭上眼睛,很快就等到了那令人期待的热吻。

    只片刻的时间,李兵兵就像度过了一万年那么久,她仿佛就要融化在男人舌头和爱抚当中。

    及至康剑飞开始解她的衣服扣子,李兵兵才按住男人的手问:“康导,你是真心喜欢我吗?”

    “别叫我康导,叫我飞哥,叫我亲爱的都可以,”康剑飞吻着她雪嫩的脖颈和耳垂说,“冰冰,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你了,你那么优秀、那么漂亮,就像一朵花儿一样美丽。”

    “我信你!”李兵兵推开康剑飞,两只手伸到自己的胸前,开始主动解扣子。很快她就把自己的衣服解开,脱下白色的胸衣,一对鲜笋般雪白挺翘的酥乳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李兵兵闭上眼睛,拉着康剑飞的手移向自己的胸部,说道:“我没有什么能给你的,只有用自己的身体来报答。”

    康剑飞脸上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饿虎扑羊一帮将李兵兵扑倒在沙发上。他之前在另一间房整整干了陈虹一个钟头,把那缠人的小妖精弄得昏睡过去,才终于脱身过来,现在总算可以享用新捕获的猎物了。

    “嗯!”李兵兵皱着眉头低声娇呼,破瓜之痛她也强忍着不叫出来,更别提后面情动时的**声。

    猛然间,李兵兵浑身绷直颤抖起来,喉咙里终于发出“呀呀”低沉叫声,那俏丽的模样别有一番风味。

    “舒服吗?”康剑飞趴在她身上问。

    “嗯。”李兵兵的声音迷醉慵懒。

    康剑飞又问:“舒服了怎么憋着不喊出来?”

    “难为情。”李兵兵娇羞地说。

    “小傻瓜,我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难为情的?想叫就叫吧,放开一些。”康剑飞抬起她的一双修长美腿,扛到肩上又一轮冲刺。

    “嗯……嗯……嗯……”

    李兵兵仍旧紧闭着嘴巴,只发出一连串的鼻音,但她脸上舒爽的表情却骗不了人,娇美柔嫩的身体像是跳动着无数音符,配合演奏着一曲动人的生命乐章。

    明明享受得很,却偏偏忍着不想让人知道,李兵兵在床上的反应激起了康大师征服的欲.望,当下使出浑身解数来宠幸这个女人。

    一次……两次……三次……

    “啊……啊~~~~~~”

    终于在第四次**的时候,李兵兵紧抱着男人的身体,放开一切束缚狂野地叫喊出来,然后她眼白一翻直接晕了过去,身体仍在持续的痉挛颤抖着。(未完待续。。)

    ps:  祝各位节日快乐。u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