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二六章 十万人消失了

作者:跃千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一念永恒仙宫三寸人间人皇纪纪元之主凡人修仙传神途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送走木森后,一些想法苗毅暂时摁下,眼前另有一件事情要处理。

    血莲已经落入了妖僧的手中,谁也不知道妖僧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但从妖僧放弃在封印之地的做法急于得到血莲便能嗅出一些端倪。

    而输得一败涂地的那场交易,目睹的人太多了,其中有没有别人的探子谁也说不清楚,那些人当时是不知身在何地,但目睹了他和妖僧的交易却是实实在在的。没回来之前一直控制着那些人对外的联系,回来后不可能一直控制的住,十有八九迟早要走漏消息。

    这事需要化解,同时还要提醒天下人,妖僧可能要真正卷土重来了,否则靠他一个人防是防不住的!

    急招杨庆来商议此事后,最后通过夏侯拓让夏侯家再次放出了谣言。

    很快,天下各地陆续有谣言传出,牛有德和夏侯家联手设置陷阱对付妖僧南波失手,反倒被妖僧南波将计就计,夺走了来自血魔老祖的血莲,此血莲能助妖僧重铸肉身,妖僧很有可能再恢复当年的实力。

    此消息一出,天下震惊,人心惶惶!

    夏侯家和苗毅接连辟谣都没用。

    事情非同小可,天庭派了上官青亲自前来,询问情况是真是假。

    寇凌虚、广令公、腾飞、成太泽则是法驾亲临南军天王府,亲自询问情况真伪。

    然苗毅一概否认,表示没有此事,纯属谣言,这事他不可能承认,否则解释不清楚,也担不起那个责任。

    之后这边才解除了当时大批亲眼目睹人马的严禁,该走漏的消息让有心人走漏去吧。

    很快,天下各地的动静印证了苗毅这边的猜测,他的亲军中果然有其他势力的探子,各地势力加强了对各地的盘查和监管,这正是苗毅希望看到的。

    苗毅为此找了青月和龙信长谈,要求他们务必想办法肃清亲军中的探子,隐隐流露出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意思。开什么玩笑,自己的亲卫人马中有外部势力的探子,谁能忍受?有时候一个小差错往往能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而在面临妖僧随时要卷土重来的压力下,苗毅对南军的掌控进度很不满意,一些对下掌控能力不足,进度缓慢,甚至没什么进度的,苗毅发了火,对这种能力不够的人,强行撤换了一批,没什么情面好讲的。

    哪怕是当初幽冥总镇府的的老人,也一样给撤换了。

    其中当然也有一些当初的降将,一位侯爷对此不满,阴阳怪气说有人要过河拆桥之类的,煽动旧部意图施压上面,苗毅毫不留情,直接派兵镇压,直接给血洗了,灭门!

    苗毅一连串雷令风行的手段,从上开始强力施压,逼迫下面给他个交代!

    内宅主院阁楼上,云知秋与一群姐妹赏景谈笑,苗毅身后跟着人在王府内快步而行回来的情形吸引了一群女人的注意,谈笑声陆续小了不少,都有意无意留意着外出回来的苗毅。

    对这王府内的莺莺燕燕来说,牛王爷对她们意味着什么自然是不需多说,如此环境下,或多或少都滋生了些许期盼。

    云知秋略蹙眉看着龙行虎步而回的苗毅,心有忧虑,知道苗毅最近的压力很大,很忙,忙的几乎没什么时间和她交流,罕见地在南军境内到处奔波,不惜以王爷之尊亲自去快刀斩乱麻地处理一些事情。

    “你们聊着,我去看看。”云知秋对妹妹们交代了一声,笑着离开了。

    也有人想跟去看看,但是王府内的重地也不是随便哪个妾室想接近就能接近的,大多人还没那个资格。

    临近书房时,云知秋向千儿摆了摆手,示意不必通报,轻步走到了靠近书房门口的位置听着。

    杨召青的声音在里面响着:“赵侯一死,在宇文派系的旧部中的确引起不小的骚动,让宇文川去安抚,宇文川也的确是有压力,老部下这样死了,他不声援还要去安抚,确实是为难。”

    书房内的苗毅静默了一阵后,缓缓问道:“宇文川的女儿是叫宇文如梦吧?”

    杨召青小汗一把,这是连自己妾室的名字都不敢确定,这得是多不上心,宇文如梦好歹也是个绝色美人,颔首道:“是的!芳名的确是叫如梦。”

    苗毅手指敲击着桌面,“你通知那边一声,就说本王今晚过去。”

    “是!”杨召青应下,两人随后又谈起了别的事情。

    云知秋略咬唇,打消了进去的念头,又悄悄离开了。

    当夜,站在楼阁上的云知秋亲眼目睹苗毅去了宇文如梦那边的院子……

    良辰美景,佳期如梦,只羡鸳鸯不羡仙,锦被下,云消雨歇后的宇文如梦脸蛋娇美羞红,光溜溜依偎在苗毅一只胳膊的搂抱中,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些闲话。

    尴尬稍消后,苗毅提到了正事,“如梦,家里那边还好吧?”

    “嗯!”宇文如梦应了声,不好的也没好说出来,她也知道自己还没有随便提要求的资格,柔声道:“家里面让妾身代为问候王爷,只是妾身一直没遇上见王爷的机会。”

    苗毅抚摸着她柔软腰肢,叹了声,“这都是本王的疏忽啊,实在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下面总有不安分的人闹腾,这样吧,你跟你爹说一声,让他找个合适的时候带上你娘一起来见本王…嗯,将本王的话原话转告!”

    他相信宇文川不傻,应该知道他所谓的‘合适时候’是什么时候,麻烦不解决想必宇文川也没那胆子来见他。

    “嗯!妾身记下了。”宇文如梦乖巧应着,一些应有的性格在这个时候也化为了柔顺。

    “以后若想见本王,若是王妃那边有什么不方便,你可以直接向杨总管通报,回头我会跟杨总管打招呼。”苗毅又许了个特权给她,当然,有些特权能给也能随时取消,就看宇文川那边识相不识相了。

    宇文如梦一听倒是暗暗心喜,玉臂搂紧,身子贴的更紧了一些……

    一座城外山脚寺庙内,一栋塔楼顶部的楼层,精神显得有些萎靡的妖僧南波盘膝而坐,寺庙内的僧侣在塔楼院墙外来往,没人能想到让天下惶惶的妖僧就躲在这里,实在是这寺庙的主持本就是原来赢家安排的人。

    左儿推开小门而入,走到一旁禀报道:“前辈,外面的风声依然很紧,牛有德编造的谣言还在传。”

    南波抬了抬眼皮,冷笑一声,“血莲已在我手上,我现在需要跟他计较什么谣言吗?他现在是走夜路给自己壮胆,不要理他,回头有找他算账的时候,我要的东西操办的怎么样了?”

    左儿道:“正在寻找下手的目标,这个不难,只是求个小心谨慎罢了,只要前辈恢复了,随时可以下手,现在下手太早的话,那么多人养活还得费心。”

    南波:“临门一脚了,不要再出什么漏子。”

    左儿道:“是,绝对会做到万无一失的!”

    转眼便是三年后。

    三本堂内,寇凌虚坐在桌后,手指敲着桌面,沉声:“十万人的一座城,怎会一夜之间不见了人影?”

    他境内世俗的一座城池内的十万人口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男女老幼全部不见了,别看只是十万凡夫俗子,却是直接惊动到了他这里。

    唐鹤年:“这事的确蹊跷,经查,应该是有人先布阵将整个城给笼罩隔绝了,然后趁夜将城中人口全部虏走了,这速度除了修士应该没别人。”

    寇凌虚:“城中土地、城隍、门神之类的是干什么吃的,出这么大的事也不知情吗?要他们有什么用,全给本王砍了!”

    唐鹤年:“王爷,土地、城隍、门神之类的也消失了,甚至连一座寺庙内的僧侣也全部消失了,有些地方略有打斗痕迹,估摸着是有人先摸清了城隍土地之类的底,先控制了他们,才动手虏了人口离去,否则事发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

    一旁的寇铮肃然道:“还有佛门中人,那这事怕是瞒不住了!”

    如他所言,的确是瞒不住了,事情很快直接捅到了天庭,连一群天庭大员都在议这事,十万俗世凡人也许在这些人的眼里如同蝼蚁一般,可事态的性质不一样,这是整个城的人消失不见了,惊动了监察右部亲自派人去查。

    为免引起不必要的乱子,消息并未扩散,但苗毅这种级别的天庭大员自然很快收到了消息。

    朝会一散,苗毅就接到了消息,徘徊在亭台楼阁中的他慢慢停步,怎么会出这样的怪事?意识到了不妙,摸出了星铃联系在小世界的血妖确认。

    将情况讲了遍后,问:你说过妖僧想要利用血莲重铸肉身需要大量的鲜血,你觉得这事和妖僧有没有关系?

    血妖:我不能确认,不过很可能有关系,一般修士谁会不管男女老幼全部给虏走?老弱病残又做不了什么。

    苗毅:也就是说,如果真是妖僧干的,那就说明妖僧已经开始着手重铸肉身了,成功的几率高不高?

    血妖:我不知道他需要重铸什么样的肉身,若是一般修士的肉身只要不出意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他若是没把握怕也不会浪费血莲去尝试。

    苗毅:如果是妖僧干的,他重铸肉身后你觉得他要多久才能恢复早年的实力?

    血妖:我不知道,按理说肉身是肉身,修为是修为,重铸肉身后要重新开始一步步修炼,可妖僧既然如此急于求成,怕是不能以常理揣摩…这都是我造下的孽,是我把重铸肉身的法门传给了他,贫僧罪孽深重!

    苗毅还能说什么,只能是安慰了一句:这也非你所愿,你当时是被他给控制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