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六章 狗急跳墙

作者:跃千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一念永恒仙宫三寸人间人皇纪纪元之主凡人修仙传神途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U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后一句话才真正把两人给安抚了下来,想想也是,若是很危险的话,杨庆岂不是要陪着送死,可见杨庆的确是有把握的。

    “更何况,王定朝身边有我们的人而不自知,大军中也有不少我们的统将,何惧之有?”杨庆又补了句。

    对他个人来说,他一点都不担心,首先是跟在苗毅那边大风大浪见多了,其次苗毅已经暗中派了人马进来负责接应,一旦有事内外都有人保护杨庆安全撤离,从杨庆发现母子两个有可能做墙头草后,他就做了这个准备。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杨庆不会这样做,人马的预备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否则就坏了计划。

    就在这时,娥眉前来通报,“娘娘,殿下,王定朝求见。”

    夏侯承宇霍然站起,心惊肉跳道:“来了多少人?”青元尊也跟着站了起来,似乎连呼吸都屏住了。

    杨庆瞅着母子俩的反应有些无语,人家既然客客气气求见,就算有事也说明是想先礼后兵,说明在这边的预料之内,用得着这样沉不住气吗?人家若是直接闯进来那才叫麻烦。

    娥眉道:“连同王定朝在内就三个人。”她多少有些奇怪母子二人的反应,因为她不知事情真相。

    夏侯承宇瞥了眼杨庆,见杨庆微微点头,遂挥手道:“让他们进来。”

    不多久,王定朝身后左右跟着两人大步而来,进入阁楼内,一起行礼道:“参见娘娘,参见殿下。”

    青元尊努力压制住紧张情绪,沉声道:“有事?”

    王定朝看向他的神情很复杂,拱手道:“殿下,下令发兵吧!”语气中带了哀求。

    这是他最后一次恳求,也是他费尽口舌为青元尊这里争取到的最后机会,上面答应了让他最后试一次,若是能劝到青元尊出兵,那就算了,否则就直接宣旨剥夺兵权将母子两个抓起来,押往天宫。

    青元尊绷着脸道:“我已经说了,必须谋定而后动,岂能鲁莽行事!”

    王定朝一脸痛苦,忽地身子一矮,单膝跪地,痛声恳求道:“殿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就是抗旨啊,那个后果您承担不起的!”

    青元尊寒着脸站了起来,“王定朝,你不要乱扣帽子,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本督有权视战场形势变化而定夺,不能让麾下弟兄冒然去送死,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抗旨,你居心何在?”

    王定朝一脸痛苦,昂头看着他道:“殿下,到底为什么?”

    青元尊:“没有为什么,还要我跟你解释多少遍?”

    王定朝绷着嘴唇缓缓站了起来,“殿下,我刚接到陛下的旨意,即刻免去殿下幽冥总督一职,连同娘娘一起‘请’往天宫!”

    此话一出,夏侯承宇和青元尊心惊肉跳,果真和之前杨庆说的几乎一样,真要把他们押去天庭,那下一步应该就是如杨庆说的那般要让他们母子在南军境内遇刺而亡吗?

    夏侯承宇怒道:“放肆!”她现在反倒不那么害怕了,更多的是怒火中烧,心里反复念叨,那贱人果然要害自己!

    她一发话,外面的娥眉等女侍立刻冲了进来。

    “陛下旨意在此,娘娘和殿下可以验明真伪!”王定朝不为所动,捧出了一块玉牒,身后两人则迅速拔出武器,在其身后戒备娥眉等人。

    这里只需发出消息,外面立刻会有大批的人马冲进来。

    青元尊亦缓缓站起,心中亦冒出怒火,天宫那位果真是要不顾父子情分动手了吗?他面露狰狞道:“王定朝,你曾说过,你不用效忠于陛下,只效忠于我,原来一直在骗我!”

    王定朝痛声道:“殿下误会了,末将绝没有食言,这样做也是为了殿下好,殿下回宫后,顶多沉寂一时,若是这样与陛下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这里都是陛下的人马啊!”

    青元尊狞笑道:“我看不见得吧!”

    他话刚落,“唔…”王定朝发出一声闷哼,他身后戒备的一将突然反剑一刺,直接洞穿了王定朝的心窝,胸口喷血。

    王定朝瞪大了双眼,满眼的难以置信,没想到自己的心腹居然会偷袭自己。

    另一将大吃一惊,一剑劈开侍女的阻拦,同时“嗷”发出一声长啸,欲要逃离。夏侯承宇身形一闪,一条带着霞光的驯龙鞭出手,那人回剑一击,撞上驯龙鞭,却拼不过夏侯承宇的修为,被震的吐血砸落,被四周暗伏的人冲出围攻。

    青元尊一脚踢飞桌子,拔剑一步到了王定朝跟前,一剑刺入王定朝的胸口,拔剑又刺,反复拔剑刺入,如同疯了般,两眼通红,溅了一身的鲜血,嘴中还念念有词,“敢骗我,敢骗我……”

    一早,杨庆就说了让他除掉王定朝,他下不了那个狠心,还对王定朝抱了希望,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没想到他不忍杀害对方,对方反过来要害他。

    王定朝瞪着眼睛看着疯了般的青元尊,没想到自己忠心耿耿这么多年竟然换来青元尊如此对待,他也没想到青元尊居然敢杀他,难道不知道那后果吗?

    他也没想到青元尊连陛下的旨意都没看,就对他就动手了,这分明是早就存了杀他的心思,他还想着先礼后兵来着。

    关键他并不知道有人在背后唆使的母子二人狗急跳墙,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费什么事的。

    王定朝口鼻渐渐淌血,盯着青元尊的两眼渐渐神采黯淡,嘴里咕嘟着血泡泡,不知道想对青元尊说什么。

    而那逃逸之人已经被下面埋伏的人给乱刀砍死,但之前发出的啸声终究是将外面的人马给招了进来,乌压压人群从四面八方冲来。

    “娘娘!”杨庆朝夏侯承宇喝了声,提醒她现在该做什么。

    被四周冲来人马吓坏的夏侯承宇回过了神来。

    杨庆又抬手拍在了有点疯狂的青元尊肩头,对着其耳朵传音怒喝了声,“殿下,立刻召集投效你的人马过来!”

    青元尊醒悟,从王定朝身上拔出剑,一剑砍下了王定朝的脑袋。

    杨庆抓了脑袋,直接塞入夏侯承宇手中,“娘娘,沉住气,你是母仪天下的天后,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只有你能震慑住他们,为殿下争取时间!”

    娥眉等侍女吓的脸色发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埋伏在院子里的数千人迅速收缩,团团拱卫在了阁楼周围对外。

    夏侯承宇提了脑袋飞到了阁楼顶上,扬起了王定朝的脑袋,施法厉喝道:“王定朝假传天旨,意图谋反,已伏法!”

    四周腾空而起围来的人马纷纷停下,惊疑不定地看着这边。

    “本宫乃天庭正宫娘娘,殿下乃陛下独子,谁敢动我们母子?本宫倒要看看谁敢造反逼死我们母子!”夏侯承宇声震四方。

    四周人马陷入了犹豫不决,之前听令于王定朝的将领也不敢乱来了,天后这是要拼命呐,王定朝不在,就如夏侯承宇讲的,谁敢逼死他们母子?

    只能是迅速向能联系到的近卫军那边紧急传消息。

    阁楼上,杨庆扫了眼四周的情况,心中石头落地,五指吸了王定朝落在地上的玉牒在手,施法查看了一下,随后直接捏碎成了齑粉。

    而此时,四周有更多的人马快速飞掠而来,正是那些已经效忠于青元尊的人带了麾下人马赶来,王定朝没想把动静搞太大,也不认为抓扣母子两个能多费事,不过准备了数万人马而已,此时包围他们的人却不知有多少倍。

    幽冥大军当然不止眼前这些人,可更多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分散驻扎在各地,王定朝事先也并未把事情宣扬的人尽皆知,也没必要那样做,事后把天帝旨意一宣布自然就大局已定。

    “王定朝假传天旨,意图谋反!”率军围来的一将忽然振臂高呼。

    “王定朝假传天旨,意图谋反!”

    “王定朝假传天旨,意图谋反!”

    周围赶来的大军立刻跟着高喊,声音震天,喊声此起彼伏。

    附近驻军察觉到动静,远远近近地赶来,见到这场面也懵了,王定朝谋反?

    听到这动静,谁还敢乱来?只能是静观其变。

    脸上、身上染血的青元尊也飞上了屋顶,和夏侯承宇环顾四周,周围高喊支持的呼声如惊涛骇浪而来,两人居然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也找到了舞动风云的感觉,之前的恐惧和害怕,此时被高喊声扫的一干二净。

    青元尊挥手指向围住自己的人马,施法怒喝道:“王定朝意图行刺本督,你们也想步他后尘吗?放下武器既往不咎,否则格杀勿论!”

    周围呼喊声依旧,更有大量破法弓层层拉开了,对准了中间被困那批人。

    势单力薄之下,那些人不得不慢慢放下了武器,随后迅速被控制住了。

    源源不断赶来的人马几乎将幽冥总督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杨庆支招下,青元尊迅速通令各地人马,下令紧急管控星铃对外联系,最大程度的切断了天宫那边对幽冥大军的遥控指挥,同时急招各地主将赶赴幽冥总督府议事。

    数百员将领抵达后,从挤满广场的人马中通过,进入了议事大殿内。

    身上血污依旧的青元尊高高在上,面对诸将语出惊人,“我等久困此地,没有出路,如今本督已经争取到了夏侯家族的支持,欲兵出幽冥为大家挣个前途,不知诸位可愿助我一臂之力?”(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